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研究中心

http://t.cn/8sWegl2欢迎参与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的情景分析活动

 
 
 

日志

 
 
关于我

http://t.cn/8s0sQjD 本次模拟利率风险交易行为调查活动暨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模拟盘交易大赛由西南民族大学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利率综合指数期货项目组主办,参与者只需要从自身经济利益和交易偏好出发,扮演一个面临利率风险相关交易者的角色,依据每天公布的模拟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来进行交易,交易的本金和利润皆为虚拟。参赛者只需要填写交易合约和核对交易对账单即可以完成模拟交易,最后的获胜者将按照奖励办法获得奖励,具体奖励办法见附件一,本次活动的目的旨在金融科学研究目的,不属于任何商业性质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旧金山机场落难记  

2011-01-28 12:37:00|  分类: 旧金山,纽约,暴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金山的天空,飘着几片散云。窗口望出,一面是恶魔岛(Alcatraz Island),一面是金门大桥,中间是温顺的海水、和煦的阳光。与客户的交谈十分愉快,但是我的焦虑却不断上升。 今晚必须赶回纽约,明天有几个重要的会议,晚上还要主持几百名客户参加的鸡尾酒会。然而天公却不作美,纽约自早上开始降雪,地面已积下六寸厚雪。公司昨晚就发出内部出行警告,下午至凌晨将进入暴雪期,最坏时间预计为午夜,建议取消所有“非绝对必须”的飞行。我的飞机恰恰预计在午夜降落肯尼迪机场! 这一周的旅行,只能用残酷来形容。 周一 6:00am 由香港飞抵纽约,飞行时间17小时 10:00am开始,全日七个会,参加客户晚宴 周二 7:30am 由纽约飞波士顿,飞行时间1小时 9:15am开始,全日四个会,午餐演讲 5:45pm 由波士顿飞旧金山,飞行时间6小时 周三 7:30am 早餐演讲,午餐会,三个客户会议 4:30pm 由旧金山飞纽约,飞行时间6小时,1am到达 周四 9:00am开始,全日四个会,客户午餐 6:00pm主持新兴市场鸡尾酒会 周五 6:30am 由纽约飞多伦多,飞行时间2小时 10:00am 演讲,午餐会,两个会 1:00am 由多伦多返香港,飞行时间14小时 总飞行距离:近4万英里;平均每日睡眠时间:唉,不提也

旧金山的天空,飘着几片散云。窗口望出,一面是恶魔岛(Alcatraz Island)一面是金门大桥,中间是温顺的海水、和煦的阳光。与客户的交谈十分愉快,但是我的焦虑却不断上升。

罢。 下午四点赶到机场,发现航班已被取消,纽约市长宣布城市进入暴雪紧急状态。我以近乎哀求的语调请求柜台将我移至午夜航班,哪怕是坐经济舱中间位,务求周四一早抵达纽约,“那里有几百人等着我呢”。想不到联合航空的那位华裔小姐也读我的博客,她爽快地为我调换了航班(以当时的机位紧张情况,估计她挤掉了另一位乘客)。不过她加上一句,“这是今天唯一一班还没有被取消的纽约班机,你未必走得成,good luck!”。“做事在人,成事在天,我留给上帝来决定啦”。 9:45pm,UA12准时关上机门,离开闸口。我急忙向在纽约焦急等候的同事发出电邮。不等飞机起飞,多日集聚下来的睡魔一起袭来…不知过了多久,乘务长的广播惊醒了我,“纽约所有机场已经关闭,本次航班取消,请大家下机取回行李”。 噩梦越来越大。由于当天所有的航班均被取消,之前航班的乘客已将第二天的剩余机位全部占满,周四赶到纽约已变得不可能。取消纽约,第二天飞多伦多。 噩梦还没有完。已是凌晨一点,旧金山所有酒店全部爆满,秘书和旅行社花了近一个小时才订到机场附近的一家汽车旅馆。汽车旅馆每晚仅收80美元,但是设备破旧不堪,地毯一阵霉味,室内电话坏了,无线上网每十秒断一次。房内有一个厨房,不过冰箱内空空如也。 朝早醒来,窗外阳光明媚。信步走上街头,脚刚要迈上马路,两边的汽车全

今晚必须赶回纽约,明天有几个重要的会议,晚上还要主持几百名客户参加的鸡尾酒会。然而天公却不作美,纽约自早上开始降雪,地面已积下六寸厚雪。公司昨晚就发出内部出行警告,下午至凌晨将进入暴雪期,最坏时间预计为午夜,建议取消所有“非绝对必须”的飞行。我的飞机恰恰预计在午夜降落肯尼迪机场!

部停了下来等我。猛然意识到这是美国(纽约之外的美国)。San Bruno小镇的主街道上,商铺比行人多。 啜着清新的果汁,眺望着街头行人和狗缓缓通过。在工作日时无需看电邮、等电话、下一个小时没有预定活动的,这是今年第一次。现代生活的嘈杂、繁忙、竞争,令我们失去了许多乐趣,甚至自我。 迈进旁边的小教堂,坐在空荡的板凳上。宁静拂散开心上的烦躁,空荡洗涤去眼中的失望,只有那台挂钟和心跳在作响。原来平和与尘嚣仅咫尺之隔、喜悦与失落乃一念之差。 教堂一刻,在尘世倒也只是一刻。收拾起行李,再去机场。这时才发现San Bruno的街头,是找不到出租车的。电招的出租车姗姗来迟。等车的一段时间,汽车旅馆中居然先后走出两队IPO路演的中国公司,和他们的美国Bankers,同样因飞机延误而流落此地。 哈,这家散发着霉味的的旅馆,昨晚倒是蓬荜生辉呀!这一周的旅行,只能用残酷来形容。

周一    6:00am         由香港飞抵纽约,飞行时间17小时

10:00am开始,全日七个会,参加客户晚宴

旧金山的天空,飘着几片散云。窗口望出,一面是恶魔岛(Alcatraz Island),一面是金门大桥,中间是温顺的海水、和煦的阳光。与客户的交谈十分愉快,但是我的焦虑却不断上升。 今晚必须赶回纽约,明天有几个重要的会议,晚上还要主持几百名客户参加的鸡尾酒会。然而天公却不作美,纽约自早上开始降雪,地面已积下六寸厚雪。公司昨晚就发出内部出行警告,下午至凌晨将进入暴雪期,最坏时间预计为午夜,建议取消所有“非绝对必须”的飞行。我的飞机恰恰预计在午夜降落肯尼迪机场! 这一周的旅行,只能用残酷来形容。 周一 6:00am 由香港飞抵纽约,飞行时间17小时 10:00am开始,全日七个会,参加客户晚宴 周二 7:30am 由纽约飞波士顿,飞行时间1小时 9:15am开始,全日四个会,午餐演讲 5:45pm 由波士顿飞旧金山,飞行时间6小时 周三 7:30am 早餐演讲,午餐会,三个客户会议 4:30pm 由旧金山飞纽约,飞行时间6小时,1am到达 周四 9:00am开始,全日四个会,客户午餐 6:00pm主持新兴市场鸡尾酒会 周五 6:30am 由纽约飞多伦多,飞行时间2小时 10:00am 演讲,午餐会,两个会 1:00am 由多伦多返香港,飞行时间14小时 总飞行距离:近4万英里;平均每日睡眠时间:唉,不提也周二    7:30am         由纽约飞波士顿,飞行时间1小时

9:15am开始,全日四个会,午餐演讲

5:45pm         由波士顿飞旧金山,飞行时间6小时

罢。 下午四点赶到机场,发现航班已被取消,纽约市长宣布城市进入暴雪紧急状态。我以近乎哀求的语调请求柜台将我移至午夜航班,哪怕是坐经济舱中间位,务求周四一早抵达纽约,“那里有几百人等着我呢”。想不到联合航空的那位华裔小姐也读我的博客,她爽快地为我调换了航班(以当时的机位紧张情况,估计她挤掉了另一位乘客)。不过她加上一句,“这是今天唯一一班还没有被取消的纽约班机,你未必走得成,good luck!”。“做事在人,成事在天,我留给上帝来决定啦”。 9:45pm,UA12准时关上机门,离开闸口。我急忙向在纽约焦急等候的同事发出电邮。不等飞机起飞,多日集聚下来的睡魔一起袭来…不知过了多久,乘务长的广播惊醒了我,“纽约所有机场已经关闭,本次航班取消,请大家下机取回行李”。 噩梦越来越大。由于当天所有的航班均被取消,之前航班的乘客已将第二天的剩余机位全部占满,周四赶到纽约已变得不可能。取消纽约,第二天飞多伦多。 噩梦还没有完。已是凌晨一点,旧金山所有酒店全部爆满,秘书和旅行社花了近一个小时才订到机场附近的一家汽车旅馆。汽车旅馆每晚仅收80美元,但是设备破旧不堪,地毯一阵霉味,室内电话坏了,无线上网每十秒断一次。房内有一个厨房,不过冰箱内空空如也。 朝早醒来,窗外阳光明媚。信步走上街头,脚刚要迈上马路,两边的汽车全周三    7:30am 早餐演讲,午餐会,三个客户会议

4:30pm         由旧金山飞纽约,飞行时间6小时,1am到达

部停了下来等我。猛然意识到这是美国(纽约之外的美国)。San Bruno小镇的主街道上,商铺比行人多。 啜着清新的果汁,眺望着街头行人和狗缓缓通过。在工作日时无需看电邮、等电话、下一个小时没有预定活动的,这是今年第一次。现代生活的嘈杂、繁忙、竞争,令我们失去了许多乐趣,甚至自我。 迈进旁边的小教堂,坐在空荡的板凳上。宁静拂散开心上的烦躁,空荡洗涤去眼中的失望,只有那台挂钟和心跳在作响。原来平和与尘嚣仅咫尺之隔、喜悦与失落乃一念之差。 教堂一刻,在尘世倒也只是一刻。收拾起行李,再去机场。这时才发现San Bruno的街头,是找不到出租车的。电招的出租车姗姗来迟。等车的一段时间,汽车旅馆中居然先后走出两队IPO路演的中国公司,和他们的美国Bankers,同样因飞机延误而流落此地。 哈,这家散发着霉味的的旅馆,昨晚倒是蓬荜生辉呀!

周四    9:00am开始,全日四个会,客户午餐

部停了下来等我。猛然意识到这是美国(纽约之外的美国)。San Bruno小镇的主街道上,商铺比行人多。 啜着清新的果汁,眺望着街头行人和狗缓缓通过。在工作日时无需看电邮、等电话、下一个小时没有预定活动的,这是今年第一次。现代生活的嘈杂、繁忙、竞争,令我们失去了许多乐趣,甚至自我。 迈进旁边的小教堂,坐在空荡的板凳上。宁静拂散开心上的烦躁,空荡洗涤去眼中的失望,只有那台挂钟和心跳在作响。原来平和与尘嚣仅咫尺之隔、喜悦与失落乃一念之差。 教堂一刻,在尘世倒也只是一刻。收拾起行李,再去机场。这时才发现San Bruno的街头,是找不到出租车的。电招的出租车姗姗来迟。等车的一段时间,汽车旅馆中居然先后走出两队IPO路演的中国公司,和他们的美国Bankers,同样因飞机延误而流落此地。 哈,这家散发着霉味的的旅馆,昨晚倒是蓬荜生辉呀!6:00pm主持新兴市场鸡尾酒会

周五    6:30am         由纽约飞多伦多,飞行时间2小时

旧金山的天空,飘着几片散云。窗口望出,一面是恶魔岛(Alcatraz Island),一面是金门大桥,中间是温顺的海水、和煦的阳光。与客户的交谈十分愉快,但是我的焦虑却不断上升。 今晚必须赶回纽约,明天有几个重要的会议,晚上还要主持几百名客户参加的鸡尾酒会。然而天公却不作美,纽约自早上开始降雪,地面已积下六寸厚雪。公司昨晚就发出内部出行警告,下午至凌晨将进入暴雪期,最坏时间预计为午夜,建议取消所有“非绝对必须”的飞行。我的飞机恰恰预计在午夜降落肯尼迪机场! 这一周的旅行,只能用残酷来形容。 周一 6:00am 由香港飞抵纽约,飞行时间17小时 10:00am开始,全日七个会,参加客户晚宴 周二 7:30am 由纽约飞波士顿,飞行时间1小时 9:15am开始,全日四个会,午餐演讲 5:45pm 由波士顿飞旧金山,飞行时间6小时 周三 7:30am 早餐演讲,午餐会,三个客户会议 4:30pm 由旧金山飞纽约,飞行时间6小时,1am到达 周四 9:00am开始,全日四个会,客户午餐 6:00pm主持新兴市场鸡尾酒会 周五 6:30am 由纽约飞多伦多,飞行时间2小时 10:00am 演讲,午餐会,两个会 1:00am 由多伦多返香港,飞行时间14小时 总飞行距离:近4万英里;平均每日睡眠时间:唉,不提也

10:00am       演讲,午餐会,两个会

部停了下来等我。猛然意识到这是美国(纽约之外的美国)。San Bruno小镇的主街道上,商铺比行人多。 啜着清新的果汁,眺望着街头行人和狗缓缓通过。在工作日时无需看电邮、等电话、下一个小时没有预定活动的,这是今年第一次。现代生活的嘈杂、繁忙、竞争,令我们失去了许多乐趣,甚至自我。 迈进旁边的小教堂,坐在空荡的板凳上。宁静拂散开心上的烦躁,空荡洗涤去眼中的失望,只有那台挂钟和心跳在作响。原来平和与尘嚣仅咫尺之隔、喜悦与失落乃一念之差。 教堂一刻,在尘世倒也只是一刻。收拾起行李,再去机场。这时才发现San Bruno的街头,是找不到出租车的。电招的出租车姗姗来迟。等车的一段时间,汽车旅馆中居然先后走出两队IPO路演的中国公司,和他们的美国Bankers,同样因飞机延误而流落此地。 哈,这家散发着霉味的的旅馆,昨晚倒是蓬荜生辉呀!1:00am         由多伦多返香港,飞行时间14小时

总飞行距离:近4万英里;平均每日睡眠时间:唉,不提也罢。

罢。 下午四点赶到机场,发现航班已被取消,纽约市长宣布城市进入暴雪紧急状态。我以近乎哀求的语调请求柜台将我移至午夜航班,哪怕是坐经济舱中间位,务求周四一早抵达纽约,“那里有几百人等着我呢”。想不到联合航空的那位华裔小姐也读我的博客,她爽快地为我调换了航班(以当时的机位紧张情况,估计她挤掉了另一位乘客)。不过她加上一句,“这是今天唯一一班还没有被取消的纽约班机,你未必走得成,good luck!”。“做事在人,成事在天,我留给上帝来决定啦”。 9:45pm,UA12准时关上机门,离开闸口。我急忙向在纽约焦急等候的同事发出电邮。不等飞机起飞,多日集聚下来的睡魔一起袭来…不知过了多久,乘务长的广播惊醒了我,“纽约所有机场已经关闭,本次航班取消,请大家下机取回行李”。 噩梦越来越大。由于当天所有的航班均被取消,之前航班的乘客已将第二天的剩余机位全部占满,周四赶到纽约已变得不可能。取消纽约,第二天飞多伦多。 噩梦还没有完。已是凌晨一点,旧金山所有酒店全部爆满,秘书和旅行社花了近一个小时才订到机场附近的一家汽车旅馆。汽车旅馆每晚仅收80美元,但是设备破旧不堪,地毯一阵霉味,室内电话坏了,无线上网每十秒断一次。房内有一个厨房,不过冰箱内空空如也。 朝早醒来,窗外阳光明媚。信步走上街头,脚刚要迈上马路,两边的汽车全

下午四点赶到机场,发现航班已被取消,纽约市长宣布城市进入暴雪紧急状态。我以近乎哀求的语调请求柜台将我移至午夜航班,哪怕是坐经济舱中间位,务求周四一早抵达纽约,“那里有几百人等着我呢”。想不到联合航空的那位华裔小姐也读我的博客,她爽快地为我调换了航班(以当时的机位紧张情况,估计她挤掉了另一位乘客)。不过她加上一句,“这是今天唯一一班还没有被取消的纽约班机,你未必走得成,good luck!”。“做事在人,成事在天,我留给上帝来决定啦”。

9:45pm,UA12准时关上机门,离开闸口。我急忙向在纽约焦急等候的同事发出电邮。不等飞机起飞,多日集聚下来的睡魔一起袭来…不知过了多久,乘务长的广播惊醒了我,“纽约所有机场已经关闭,本次航班取消,请大家下机取回行李”。

噩梦越来越大。由于当天所有的航班均被取消,之前航班的乘客已将第二天的剩余机位全部占满,周四赶到纽约已变得不可能。取消纽约,第二天飞多伦多。

噩梦还没有完。已是凌晨一点,旧金山所有酒店全部爆满,秘书和旅行社花了近一个小时才订到机场附近的一家汽车旅馆。汽车旅馆每晚仅收80美元,但是设备破旧不堪,地毯一阵霉味,室内电话坏了,无线上网每十秒断一次。房内有一个厨房,不过冰箱内空空如也。

罢。 下午四点赶到机场,发现航班已被取消,纽约市长宣布城市进入暴雪紧急状态。我以近乎哀求的语调请求柜台将我移至午夜航班,哪怕是坐经济舱中间位,务求周四一早抵达纽约,“那里有几百人等着我呢”。想不到联合航空的那位华裔小姐也读我的博客,她爽快地为我调换了航班(以当时的机位紧张情况,估计她挤掉了另一位乘客)。不过她加上一句,“这是今天唯一一班还没有被取消的纽约班机,你未必走得成,good luck!”。“做事在人,成事在天,我留给上帝来决定啦”。 9:45pm,UA12准时关上机门,离开闸口。我急忙向在纽约焦急等候的同事发出电邮。不等飞机起飞,多日集聚下来的睡魔一起袭来…不知过了多久,乘务长的广播惊醒了我,“纽约所有机场已经关闭,本次航班取消,请大家下机取回行李”。 噩梦越来越大。由于当天所有的航班均被取消,之前航班的乘客已将第二天的剩余机位全部占满,周四赶到纽约已变得不可能。取消纽约,第二天飞多伦多。 噩梦还没有完。已是凌晨一点,旧金山所有酒店全部爆满,秘书和旅行社花了近一个小时才订到机场附近的一家汽车旅馆。汽车旅馆每晚仅收80美元,但是设备破旧不堪,地毯一阵霉味,室内电话坏了,无线上网每十秒断一次。房内有一个厨房,不过冰箱内空空如也。 朝早醒来,窗外阳光明媚。信步走上街头,脚刚要迈上马路,两边的汽车全朝早醒来,窗外阳光明媚。信步走上街头,脚刚要迈上马路,两边的汽车全部停了下来等我。猛然意识到这是美国(纽约之外的美国)。San Bruno小镇的主街道上,商铺比行人多。

啜着清新的果汁,眺望着街头行人和狗缓缓通过。在工作日时无需看电邮、等电话、下一个小时没有预定活动的,这是今年第一次。现代生活的嘈杂、繁忙、竞争,令我们失去了许多乐趣,甚至自我。

迈进旁边的小教堂,坐在空荡的板凳上。宁静拂散开心上的烦躁,空荡洗涤去眼中的失望,只有那台挂钟和心跳在作响。原来平和与尘嚣仅咫尺之隔、喜悦与失落乃一念之差。

部停了下来等我。猛然意识到这是美国(纽约之外的美国)。San Bruno小镇的主街道上,商铺比行人多。 啜着清新的果汁,眺望着街头行人和狗缓缓通过。在工作日时无需看电邮、等电话、下一个小时没有预定活动的,这是今年第一次。现代生活的嘈杂、繁忙、竞争,令我们失去了许多乐趣,甚至自我。 迈进旁边的小教堂,坐在空荡的板凳上。宁静拂散开心上的烦躁,空荡洗涤去眼中的失望,只有那台挂钟和心跳在作响。原来平和与尘嚣仅咫尺之隔、喜悦与失落乃一念之差。 教堂一刻,在尘世倒也只是一刻。收拾起行李,再去机场。这时才发现San Bruno的街头,是找不到出租车的。电招的出租车姗姗来迟。等车的一段时间,汽车旅馆中居然先后走出两队IPO路演的中国公司,和他们的美国Bankers,同样因飞机延误而流落此地。 哈,这家散发着霉味的的旅馆,昨晚倒是蓬荜生辉呀!教堂一刻,在尘世倒也只是一刻。收拾起行李,再去机场。这时才发现San Bruno的街头,是找不到出租车的。电招的出租车姗姗来迟。等车的一段时间,汽车旅馆中居然先后走出两队IPO路演的中国公司,和他们的美国Bankers,同样因飞机延误而流落此地。

哈,这家散发着霉味的的旅馆,昨晚倒是蓬荜生辉呀!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