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研究中心

http://t.cn/8sWegl2欢迎参与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的情景分析活动

 
 
 

日志

 
 
关于我

http://t.cn/8s0sQjD 本次模拟利率风险交易行为调查活动暨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模拟盘交易大赛由西南民族大学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利率综合指数期货项目组主办,参与者只需要从自身经济利益和交易偏好出发,扮演一个面临利率风险相关交易者的角色,依据每天公布的模拟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来进行交易,交易的本金和利润皆为虚拟。参赛者只需要填写交易合约和核对交易对账单即可以完成模拟交易,最后的获胜者将按照奖励办法获得奖励,具体奖励办法见附件一,本次活动的目的旨在金融科学研究目的,不属于任何商业性质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财政同盟漏洞多  

2011-12-12 21:09:00|  分类: 财经,财政赤字,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洲领袖终于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在货币同盟的基础上,寻求建立财政同盟。 欧洲领袖终于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在货币同盟的基础上,寻求建立财政同盟。 12月10日,欧元区十七国及另外九个欧盟成员国领袖,于布鲁塞尔签署财政公约,在“法律执行的框架下”,增强财政纪律,籍此消弭欧洲的债务危机,振奋市场信心。 此次峰会的几项主要安排如下: 1)各国政府承诺平衡财政预算,每年结构性财政赤字不得超过GDP的0.5%。 2)一旦某国财政赤字突破3%的红线,政府将被“自动罚款”。 3)欧盟严格监督和评估财政纪律的执行情况,欧洲法庭也拥有强制执法权。 4)欧洲稳定机制(ESM)提早至2012年中成型,运用5000亿欧元稳定市场。 5)十天内确认各国央行向IMF提供最多2000亿的双边贷款,由IMF负责欧债援救。 6)放弃PSI“自愿减债”做法,对民间债权人的要求按IMF原则办事。 德国总理默克尔称此计划为“迈向稳定同盟的突破性一步”。法国总理更直言,欧洲以坚实、全面的措施,向世界表明了解决危机的意愿和能力。这是欧洲领袖一年中第四次,对欧债危机做出紧急救援行动,每一次不是“决定性的”便是“最终的”方案,每一次都以失败收场,迎来更大的危机。笔者相信,这一次也不例外。 公平而论,这次欧债解决方案,与过去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有所不同。领袖们试图通过财政同盟,解决货币一统与财政分散之间的结构性错位,并在宪法框架下将其固定。这种错位,在过去曾经带来了成员国“吃免费午餐”的心态,导致南欧国家债务暴涨,最终失控酿成危机。 然而,财政同盟不仅仅是财政纪律和惩罚制度,更必须包括财政收入的跨国再分配
    12月10日,欧元区十七国及另外九个欧盟成员国领袖,于布鲁塞尔签署财政公约,在“法律执行的框架下”,增强财政纪律,籍此消弭欧洲的债务危机,振奋市场信心。
    此次峰会的几项主要安排如下:
    1)各国政府承诺平衡财政预算,每年结构性财政赤字不得超过GDP的0.5%。行,更是未知数。其实欧元区早就有惩罚条款,只是无人去执行而已。 欧洲央行推出一系列非常规措施,向市场和银行注入流动性。但是欧洲货币当局拒绝了直接、无限量地、无条件地买入欧猪债,将债务货币化。摆明只救银行,不救国债。央行为银行提供流动性,是顺理成章的。为挥霍无度的政府买单,则只会鼓励其不当行为,最终导致货币发行失控和通货膨胀。欧洲央行的拒绝,在笔者看来符合经济学原理和监管准则。可是没有欧洲央行的鼎力配合,欧洲领袖连稳定今后几个月的债市都做不到,遑论重建财政机制,有序地化解欧债危机。 欧洲提出财政一体化,是一个进步,不过实现此目标的步骤似乎不甚明确。笔者并未看到清晰的欧洲走出危机的路线图,也未看到欧洲银行与债务危机之间划出防火墙,更未看到如何修复欧元机制中政治与经济利益错位的先天性缺陷。欧洲重陷危机,只是时间的问题。 本文原载于台湾经济日报,为个人观点,绝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2)一旦某国财政赤字突破3%的红线,政府将被“自动罚款”。
    3)欧盟严格监督和评估财政纪律的执行情况,欧洲法庭也拥有强制执法权。
    4)欧洲稳定机制(ESM)提早至2012年中成型,运用5000亿欧元稳定市场。
    5)十天内确认各国央行向IMF提供最多2000亿的双边贷款,由IMF负责欧债援救。行,更是未知数。其实欧元区早就有惩罚条款,只是无人去执行而已。 欧洲央行推出一系列非常规措施,向市场和银行注入流动性。但是欧洲货币当局拒绝了直接、无限量地、无条件地买入欧猪债,将债务货币化。摆明只救银行,不救国债。央行为银行提供流动性,是顺理成章的。为挥霍无度的政府买单,则只会鼓励其不当行为,最终导致货币发行失控和通货膨胀。欧洲央行的拒绝,在笔者看来符合经济学原理和监管准则。可是没有欧洲央行的鼎力配合,欧洲领袖连稳定今后几个月的债市都做不到,遑论重建财政机制,有序地化解欧债危机。 欧洲提出财政一体化,是一个进步,不过实现此目标的步骤似乎不甚明确。笔者并未看到清晰的欧洲走出危机的路线图,也未看到欧洲银行与债务危机之间划出防火墙,更未看到如何修复欧元机制中政治与经济利益错位的先天性缺陷。欧洲重陷危机,只是时间的问题。 本文原载于台湾经济日报,为个人观点,绝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6)放弃PSI“自愿减债”做法,对民间债权人的要求按IMF原则办事。
    德国总理默克尔称此计划为“迈向稳定同盟的突破性一步”。法国总理更直言,欧洲以坚实、全面的措施,向世界表明了解决危机的意愿和能力。这是欧洲领袖一年中第四次,对欧债危机做出紧急救援行动,每一次不是“决定性的”便是“最终的”方案,每一次都以失败收场,迎来更大的危机。笔者相信,这一次也不例外。
    公平而论,这次欧债解决方案,与过去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有所不同。领袖们试图通过财政同盟,解决货币一统与财政分散之间的结构性错位,并在宪法框架下将其固定。这种错位,在过去曾经带来了成员国“吃免费午餐”的心态,导致南欧国家债务暴涨,最终失控酿成危机。
    欧洲领袖终于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在货币同盟的基础上,寻求建立财政同盟。 12月10日,欧元区十七国及另外九个欧盟成员国领袖,于布鲁塞尔签署财政公约,在“法律执行的框架下”,增强财政纪律,籍此消弭欧洲的债务危机,振奋市场信心。 此次峰会的几项主要安排如下: 1)各国政府承诺平衡财政预算,每年结构性财政赤字不得超过GDP的0.5%。 2)一旦某国财政赤字突破3%的红线,政府将被“自动罚款”。 3)欧盟严格监督和评估财政纪律的执行情况,欧洲法庭也拥有强制执法权。 4)欧洲稳定机制(ESM)提早至2012年中成型,运用5000亿欧元稳定市场。 5)十天内确认各国央行向IMF提供最多2000亿的双边贷款,由IMF负责欧债援救。 6)放弃PSI“自愿减债”做法,对民间债权人的要求按IMF原则办事。 德国总理默克尔称此计划为“迈向稳定同盟的突破性一步”。法国总理更直言,欧洲以坚实、全面的措施,向世界表明了解决危机的意愿和能力。这是欧洲领袖一年中第四次,对欧债危机做出紧急救援行动,每一次不是“决定性的”便是“最终的”方案,每一次都以失败收场,迎来更大的危机。笔者相信,这一次也不例外。 公平而论,这次欧债解决方案,与过去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有所不同。领袖们试图通过财政同盟,解决货币一统与财政分散之间的结构性错位,并在宪法框架下将其固定。这种错位,在过去曾经带来了成员国“吃免费午餐”的心态,导致南欧国家债务暴涨,最终失控酿成危机。 然而,财政同盟不仅仅是财政纪律和惩罚制度,更必须包括财政收入的跨国再分配然而,财政同盟不仅仅是财政纪律和惩罚制度,更必须包括财政收入的跨国再分配。这一点在方案中根本没有提及。欧洲各国的经济竞争力不同,增长速度不同,税率与征税效率不同。同时各国的福利水准、基建开支不同,经济周期也不同,自然财政状况一定不同。如果弱国无法通过汇率来调整经济动力,长此以往必然会产生结构性财政赤字。解决方案:要么允许汇率调节,要么强国补贴弱国。
    当年美国曾有十三个州,各有各的政府、财政与货币。当国家统一后,财长杰佛逊便安排了资金调(payment transfer),经济强州纽约通过联邦政府在资金上补贴弱州卡里兰纳。唯有如此,货币统一与财政统一才能长期维持,经济平衡才能长期维持。美国是联邦国家,联邦政府有能力、有义务、有权威在各州之间做出必要的资金调配。 欧洲领袖终于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在货币同盟的基础上,寻求建立财政同盟。 12月10日,欧元区十七国及另外九个欧盟成员国领袖,于布鲁塞尔签署财政公约,在“法律执行的框架下”,增强财政纪律,籍此消弭欧洲的债务危机,振奋市场信心。 此次峰会的几项主要安排如下: 1)各国政府承诺平衡财政预算,每年结构性财政赤字不得超过GDP的0.5%。 2)一旦某国财政赤字突破3%的红线,政府将被“自动罚款”。 3)欧盟严格监督和评估财政纪律的执行情况,欧洲法庭也拥有强制执法权。 4)欧洲稳定机制(ESM)提早至2012年中成型,运用5000亿欧元稳定市场。 5)十天内确认各国央行向IMF提供最多2000亿的双边贷款,由IMF负责欧债援救。 6)放弃PSI“自愿减债”做法,对民间债权人的要求按IMF原则办事。 德国总理默克尔称此计划为“迈向稳定同盟的突破性一步”。法国总理更直言,欧洲以坚实、全面的措施,向世界表明了解决危机的意愿和能力。这是欧洲领袖一年中第四次,对欧债危机做出紧急救援行动,每一次不是“决定性的”便是“最终的”方案,每一次都以失败收场,迎来更大的危机。笔者相信,这一次也不例外。 公平而论,这次欧债解决方案,与过去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有所不同。领袖们试图通过财政同盟,解决货币一统与财政分散之间的结构性错位,并在宪法框架下将其固定。这种错位,在过去曾经带来了成员国“吃免费午餐”的心态,导致南欧国家债务暴涨,最终失控酿成危机。 然而,财政同盟不仅仅是财政纪律和惩罚制度,更必须包括财政收入的跨国再分配
   可是欧洲是邦联,欧盟无权在资金上跨国调动,而各国政治家是由本国选民选出,对本国纳税人和税金负责。欧元区的长期稳定与均衡,不能缺少资金的必要调配,不然经济一统不过是空谈。目前欧洲领袖所谋求的财政一统(其实只是财政纪律),根本没有涉及政治上的一统,资金上的互通有无,也无意将欧盟或欧元区提升为联邦时的主权架构。
    其它救援计划细节,就更禁不起推敲了。EFSF是暂时性的安排,于是这次推出ESM作为永久性市场干预机制。可是如果4400亿欧元的EFSF解不了重债国集资成本高企的难题,5000亿的ESM也无能为力。法国生怕因直接干预市场而主权评级遭到降级,于是各国出资2000亿请IMF充当枪手,但是这种掩耳盗铃的把戏怎么能瞒得过世人呢?
    除此之外,此项方案需要经过各国议会批准,这个过程中出现节外生枝的可能性不小。至于之后的执行,更是未知数。其实欧元区早就有惩罚条款,只是无人去执行而已。。这一点在方案中根本没有提及。欧洲各国的经济竞争力不同,增长速度不同,税率与征税效率不同。同时各国的福利水准、基建开支不同,经济周期也不同,自然财政状况一定不同。如果弱国无法通过汇率来调整经济动力,长此以往必然会产生结构性财政赤字。解决方案:要么允许汇率调节,要么强国补贴弱国。 当年美国曾有十三个州,各有各的政府、财政与货币。当国家统一后,财长杰佛逊便安排了资金调(payment transfer),经济强州纽约通过联邦政府在资金上补贴弱州卡里兰纳。唯有如此,货币统一与财政统一才能长期维持,经济平衡才能长期维持。美国是联邦国家,联邦政府有能力、有义务、有权威在各州之间做出必要的资金调配。 可是欧洲是邦联,欧盟无权在资金上跨国调动,而各国政治家是由本国选民选出,对本国纳税人和税金负责。欧元区的长期稳定与均衡,不能缺少资金的必要调配,不然经济一统不过是空谈。目前欧洲领袖所谋求的财政一统(其实只是财政纪律),根本没有涉及政治上的一统,资金上的互通有无,也无意将欧盟或欧元区提升为联邦时的主权架构。 其它救援计划细节,就更禁不起推敲了。EFSF是暂时性的安排,于是这次推出ESM作为永久性市场干预机制。可是如果4400亿欧元的EFSF解不了重债国集资成本高企的难题,5000亿的ESM也无能为力。法国生怕因直接干预市场而主权评级遭到降级,于是各国出资2000亿请IMF充当枪手,但是这种掩耳盗铃的把戏怎么能瞒得过世人呢? 除此之外,此项方案需要经过各国议会批准,这个过程中出现节外生枝的可能性不小。至于之后的执
    欧洲央行推出一系列非常规措施,向市场和银行注入流动性。但是欧洲货币当局拒绝了直接、无限量地、无条件地买入欧猪债,将债务货币化。摆明只救银行,不救国债。央行为银行提供流动性,是顺理成章的。为挥霍无度的政府买单,则只会鼓励其不当行为,最终导致货币发行失控和通货膨胀。欧洲央行的拒绝,在笔者看来符合经济学原理和监管准则。可是没有欧洲央行的鼎力配合,欧洲领袖连稳定今后几个月的债市都做不到,遑论重建财政机制,有序地化解欧债危机。
    行,更是未知数。其实欧元区早就有惩罚条款,只是无人去执行而已。 欧洲央行推出一系列非常规措施,向市场和银行注入流动性。但是欧洲货币当局拒绝了直接、无限量地、无条件地买入欧猪债,将债务货币化。摆明只救银行,不救国债。央行为银行提供流动性,是顺理成章的。为挥霍无度的政府买单,则只会鼓励其不当行为,最终导致货币发行失控和通货膨胀。欧洲央行的拒绝,在笔者看来符合经济学原理和监管准则。可是没有欧洲央行的鼎力配合,欧洲领袖连稳定今后几个月的债市都做不到,遑论重建财政机制,有序地化解欧债危机。 欧洲提出财政一体化,是一个进步,不过实现此目标的步骤似乎不甚明确。笔者并未看到清晰的欧洲走出危机的路线图,也未看到欧洲银行与债务危机之间划出防火墙,更未看到如何修复欧元机制中政治与经济利益错位的先天性缺陷。欧洲重陷危机,只是时间的问题。 本文原载于台湾经济日报,为个人观点,绝非投资建议或劝诱。欧洲提出财政一体化,是一个进步,不过实现此目标的步骤似乎不甚明确。笔者并未看到清晰的欧洲走出危机的路线图,也未看到欧洲银行与债务危机之间划出防火墙,更未看到如何修复欧元机制中政治与经济利益错位的先天性缺陷。欧洲重陷危机,只是时间的问题。

    欧洲领袖终于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在货币同盟的基础上,寻求建立财政同盟。 12月10日,欧元区十七国及另外九个欧盟成员国领袖,于布鲁塞尔签署财政公约,在“法律执行的框架下”,增强财政纪律,籍此消弭欧洲的债务危机,振奋市场信心。 此次峰会的几项主要安排如下: 1)各国政府承诺平衡财政预算,每年结构性财政赤字不得超过GDP的0.5%。 2)一旦某国财政赤字突破3%的红线,政府将被“自动罚款”。 3)欧盟严格监督和评估财政纪律的执行情况,欧洲法庭也拥有强制执法权。 4)欧洲稳定机制(ESM)提早至2012年中成型,运用5000亿欧元稳定市场。 5)十天内确认各国央行向IMF提供最多2000亿的双边贷款,由IMF负责欧债援救。 6)放弃PSI“自愿减债”做法,对民间债权人的要求按IMF原则办事。 德国总理默克尔称此计划为“迈向稳定同盟的突破性一步”。法国总理更直言,欧洲以坚实、全面的措施,向世界表明了解决危机的意愿和能力。这是欧洲领袖一年中第四次,对欧债危机做出紧急救援行动,每一次不是“决定性的”便是“最终的”方案,每一次都以失败收场,迎来更大的危机。笔者相信,这一次也不例外。 公平而论,这次欧债解决方案,与过去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有所不同。领袖们试图通过财政同盟,解决货币一统与财政分散之间的结构性错位,并在宪法框架下将其固定。这种错位,在过去曾经带来了成员国“吃免费午餐”的心态,导致南欧国家债务暴涨,最终失控酿成危机。 然而,财政同盟不仅仅是财政纪律和惩罚制度,更必须包括财政收入的跨国再分配本文原载于台湾经济日报,为个人观点,绝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