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研究中心

http://t.cn/8sWegl2欢迎参与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的情景分析活动

 
 
 

日志

 
 
关于我

http://t.cn/8s0sQjD 本次模拟利率风险交易行为调查活动暨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模拟盘交易大赛由西南民族大学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利率综合指数期货项目组主办,参与者只需要从自身经济利益和交易偏好出发,扮演一个面临利率风险相关交易者的角色,依据每天公布的模拟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来进行交易,交易的本金和利润皆为虚拟。参赛者只需要填写交易合约和核对交易对账单即可以完成模拟交易,最后的获胜者将按照奖励办法获得奖励,具体奖励办法见附件一,本次活动的目的旨在金融科学研究目的,不属于任何商业性质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羊脂球  

2011-03-12 19:18:23|  分类: 学习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普法战争中,由于法国政府的腐败和军队的无能,法军节节溃退。 
普鲁士军队占领了鲁昂城。 
本地的几个大商人因为做买卖的需要,想到法国占守的阿弗尔港,但得先从陆地坐马车到第厄普,然后再乘船到那个港口。 
他们利用了几个相熟的德国军官的势力,居然从总司令那里弄来了一张准许离境的证书。 
一个星期二的清晨四点半,一辆载有十名乘客的公共马车启程了。 
由于下了半天一夜的雪,天气变得非常寒冷。 
这十名乘客中:鸟先生是葡萄酒批发商,这个绰号来自于他的奸诈狡猾;他的妻子是一个高大、强壮、意志坚强的妇人,是鸟先生生意方面的得力助手。 
卡雷拉玛东先生,在棉纺业里有很高的地位,开着三座纺织厂,得过四级荣誉勋章,是省议会的议员。 
他年轻、漂亮的妻子,此刻正蜷缩在皮大衣里。 
布雷维尔伯爵是一位气派很大的老绅士,他用尽心机在服装上修饰摆布,好突出他和国王亨利第四天生的相似之处。他在省议会和卡雷拉玛东先生是同僚。他的太太气派雍容,风流能干。据说伯爵家每年的收入达到五十万法郎。 
同行的还有两位修女。 
另外,号称“民主党”的高尼岱,是个自由自在的政客,外号“羊脂球”的妓女,因为肥胖又娇艳而格外惹人注目。 
天色大亮,那几位正经妇人认出了羊脂球后,都小声议论、辱骂她,三位太太也因此一下子结成了好朋友。 
而因为有了高尼岱的存在,三位上层社会的男子也谈得格外投机,当然话题都是围绕金钱展开的。 
因为走得匆忙,再者,也以为能赶到多特吃午饭,所以,大伙儿都没带吃的。但是,车子太慢,能在天黑以前赶到就算不错了。 
大家越来越饿,肚子咕咕直叫。 
路边也看不见一个小饭馆,周围的农庄里连面包找不到,那些农民怕被土兵们抢劫,早把东西藏好了。 
下午三点钟,他们来到了一片四望无边的平原,眼前连一个小村落都没有了。 
这时,羊脂球——犹豫了半天的羊脂球终于从长凳底下抽出一个蒙着白巾的大篮子。 
里面装有两只鸡、肉酱、水果、糖果、面包什么的,足够她吃三天。 
尽管大伙儿都挺蔑视羊脂球的,但肚子饿了,谁还管阶级仇恨和阶级差别呢。 
首先是鸟先生毫不客气地接过那条满裹着冻儿的鸡腿,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最后,连最正派的布雷维尔伯爵夫妇也放弃了坚持的立场,向羊脂球的食物投降了,不过,他们这样做是考虑到照顾羊脂球的情绪。 
风卷残云般,一篮子东西三下五除二就被全车的十个人吃光了。 
晚上六、七点左右,马车卟哧卟哧地开到了多特,在商务旅馆前停了下来。 
车门开了,一个德国军人在高声喊叫:“先生们、太太们,你们还不下来吗?” 
十个乘客除了高尼岱和羊脂球外都是颤颤巍巍地、恭恭敬敬地鱼贯而下。 
德国军官在旅馆里检验了每个人的离境准许证,他一面看证件,一面看本人,把这批人端详了好半天,然后他突然说道:“好了。”说完他就走了。 
大伙儿正要吃饭的时候,旅馆的老板来了,问道: 
“谁是伊丽莎白·鲁塞小姐?” 
羊脂球不由得一惊,转身答道: 
“我就是。” 
“小姐,普鲁士军官要马上跟您谈话。” 
羊脂球先是一阵为难,但考虑了一秒钟,就断然地回答:“也许是找我,但是我不去。” 
但是,最后,在大家的又是央求,催逼,又是讲大道理之下。羊脂球答应为了大伙儿的利益,她才去的。 
过了十分钟,羊脂球回来了,喘着气,脸涨得通红,好像要窒息过去,怒气填胸,嘴里不停地嘟哝:“噢,这个浑蛋!这个浑蛋!”大家急切地问她怎么回事,她生气地说:“这和你们不相干,我不能说。” 
大伙儿开始吃饭,吃着,吃着,国土沦丧的痛苦,离家远走的奔波,旅途的不愉快,在一杯杯苹果酒里,在一句句连珠妙语里,消融了,稀释了。 
晚饭刚一吃完,大家因为已经累得腰酸背痛,就立刻都去就寝。 
这个晚上,鸟先生发现了一个秘密:高尼岱想进羊脂球房里跟她睡觉,但被羊脂坚决拒绝了,理由是:敌人就在身旁。 
第二天,大家按原定的八点动身聚集在厨房里。可是赶车的马车夫不见了!只有那辆车子孤零零地停在院子中央。 
原来是那位普鲁士军官下的命令:不准马车夫套车。 
大伙儿心烦意乱地在旅馆里到处走动,提心吊胆,中午也就胡乱吃了一点东西,羊脂球好像病了,而且显得局促不安。 
到晚饭时,旅馆老板又来了:“普鲁土军官叫我来问伊丽莎白·鲁塞小姐,她是不是还没有改变主意?” 
羊脂球气得直嚷嚷,说她坚决不会答应。 
大伙儿等老板一出去,立刻团团围住羊脂球,坚决让她说出来,羊脂球压不住心中的愤慨,大声喊道:“他想跟我睡觉!” 
大家听完都非常气愤,高尼岱气得把酒杯都摔碎了。 
可是,气愤过后,大家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各想各的心事。 
第二天,大家还是无聊地被困在旅馆里,这时各自的切身利益终于战胜了同情心和愤慨之情。 
等第三天羊脂球出去的空隙,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了起来,把一腔愤气都洒在羊脂球身上了。 
接下来的两天,人们采取了车轮战术,轮番对羊脂球进行口水轰炸,或哓之以理,或动之以情,或胁之以法。但羊脂球都不为之所动。 
又一天午饭后,伯爵夫人提议大家出去散步,而伯爵挽着羊脂球的胳膊,亲切地而不失身份地说: 
“这么说,您是宁愿让我们留在这里,和您一样等普鲁士军队吃败仗以后,冒遭受他们种种强暴对待的危险,而不肯随和一点,答应做您一生经常做的事?” 
羊脂球什么话也没回答。 
一回到旅馆,羊脂球立刻上楼到自己的房间去,再也没有露面。 
后来吃晚饭时,旅馆老板过来告诉大家羊脂球答应了。 
所有的人都如释重负,深深叹了一口气。旅馆里又恢复了欢快热闹的气氛,鸟先生还开了几瓶酒以资庆祝。 
只有高尼岱阴沉地说:“告诉你们大家,你们刚才干的事无耻透顶!” 
大家愣住了,可是等鸟先生把那天晚上看到的秘密说出来之后,大伙儿又乐了。第二天,天气晴朗,马车终于又开始启程出发了。 
快开动时,羊脂球露面了,她好像有点激动,有点羞惭,她谦恭地打着招呼,可是大家都没理她,把她丢在最后,羊脂球独自一个人爬上车,大家都尽量坐得离她远点,没有人跟她说话。 
走了几个小时候之后,大家把各自带的食物拿出来,津津有味地嚼着,吃着。 
没有一个人看羊脂球,没有一个人想到她,尽管她因为走得忙,什么吃的都没带。 
羊脂球想起了那一篮子自己带的食物,想起了他们劝她降服的每一句话,她终于忍不住了,眼泪涌了上来,又顺着两颊流了下来。她一直在哭。黑暗里传来一声呜咽,那是她没能忍住的一声悲啼。        
哭声中,马车依然缓缓地朝前走着。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