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研究中心

http://t.cn/8sWegl2欢迎参与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的情景分析活动

 
 
 

日志

 
 
关于我

http://t.cn/8s0sQjD 本次模拟利率风险交易行为调查活动暨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模拟盘交易大赛由西南民族大学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利率综合指数期货项目组主办,参与者只需要从自身经济利益和交易偏好出发,扮演一个面临利率风险相关交易者的角色,依据每天公布的模拟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来进行交易,交易的本金和利润皆为虚拟。参赛者只需要填写交易合约和核对交易对账单即可以完成模拟交易,最后的获胜者将按照奖励办法获得奖励,具体奖励办法见附件一,本次活动的目的旨在金融科学研究目的,不属于任何商业性质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服务业通胀起步  

2011-04-12 22:51:00|  分类: 通货膨胀,工资,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不到中国出现双位数通胀的危险。上次出现双位数通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尚处于短缺经济,消费者甚至抢购囤积厕纸。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中国服务业通胀应该会持续升温,可是制造业却没有多少加价能力,这就决定了整体通胀水平达不到双位数的地步。 中国政府通过涨工资来刺激内需,在笔者看来是好的转型策略。这样做扭转了劳动者收入在GDP占比上连续二十多年下滑的态势,提高了增长的分配效率和公正性。不过此举无可避免地会带来全面、持久的通胀压力。中烈度通胀,会在中国长期存在。过去十年,中国的平均通胀率为1.8%,今后十年,估计介乎4-5%之间。政府、市场,乃至整个社会,均有必要在心态上适应新的“常态”。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

2011年中国经济的一道风景线,是食品通胀的高位回落与服务业通胀的低位上升之间的交替与反差。笔者预言,由于服务业提价,通货膨胀很难大幅下降,政策利率也难不大幅上升。 今年1月CPI数据的最大看点,不是国家统计局对CPI分类指数权重的调整,而是服务业价格指数突然升至4.6%,比上期的2.8%大幅上扬。这是非食品类通胀升温的第一个重大信号。 服务业通货膨胀起步,源于工资的全面上调。涨工资,对提高中国普通消费者及农民工的购买力有帮助,也是中国经济向内需拉动转型的重要步骤。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许多国家的经验表明,服务业工资大涨,服务业价格必然跟着涨。与制造业相比,服务业生产效率提高的空间有限,多数领域也不存在产能过剩。面对众多的小消费者,服务企业有加价能力,也有加价动机。 政府认为,今年上半年通胀有进一步上升的可能,不过至年中CPI会见顶,之后因基数效应,通胀在下半年会滑落至3-3.5%区间。笔者认为,基数效应根本就不是经济学家分析的问题,有一个excel,小学生也能做出计算。用基数来测算通胀的前提是,其它情况不变,而这个前提恰恰是错误的。服务业价格上升,使基数效应对CPI不再具有主导作用。政府经济学家在两年内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在2010年他们也是强调基数效应,预言CPI年中见顶看不到中国出现双位数通胀的危险。上次出现双位数通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尚处于短缺经济,消费者甚至抢购囤积厕纸。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中国服务业通胀应该会持续升温,可是制造业却没有多少加价能力,这就决定了整体通胀水平达不到双位数的地步。 中国政府通过涨工资来刺激内需,在笔者看来是好的转型策略。这样做扭转了劳动者收入在GDP占比上连续二十多年下滑的态势,提高了增长的分配效率和公正性。不过此举无可避免地会带来全面、持久的通胀压力。中烈度通胀,会在中国长期存在。过去十年,中国的平均通胀率为1.8%,今后十年,估计介乎4-5%之间。政府、市场,乃至整个社会,均有必要在心态上适应新的“常态”。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 2011年中国经济的一道风景线,是食品通胀的高位回落与服务业通胀的低位上升之间的交替与反差。笔者预言,由于服务业提价,通货膨胀很难大幅下降,政策利率也难不大幅上升。

今年,结果食品通胀打破其它情况不变的假设,下半年通胀不降反升,招致一场手忙脚乱的货币政策调控。2011年也会这样。 笔者预计,CPI在年中见6.5%,之后的回落速度因服务业通胀而远慢过市场预期,基本上在5%左右徘徊。一旦这种情况出现,中国人民银行在下半年也要继续加息。 现在,笔者将问题掉转过来再问:中国是一个经济高速增长的新兴市场国家,出现5-6%的通货膨胀率真的那么可怕吗?过去十年,新兴市场国家的平均通胀率为6%,而工资增长率为3%(远低过中国目前的收入增长速度),与其说今天中国的通胀高,不如说过去的几次通缩出现得不正常。 其实目前中国的通货膨胀在一个正常化的过程中,迈向与高速增长相匹配的物价环境。随着农民工供应数量、外出打工意愿及工资预期的改变,中国的工资水平在正常化,带动通货膨胀水平正常化,随后还有货币环境、利率环境的正常化。 今天的问题,不是通胀水平过高,而是市场对通胀的预期偏低,政策制定者对通胀的预期偏低。当人们最终意识到5%的CPI乃是中国通胀的新常态时,市场便不会每个星期五都出现加息恐慌,政府也不必为每一个超过4%的CPI数字解画。 食品通胀具有季节性、暂时性的特征,工资拉动的服务业通胀却是结构性的。一旦工资预期出现改变,通胀便有长期化的趋势,通胀治理也更困难。不过笔者暂时1CPI数据的最大看点,不是国家统计局对CPI分类指数权重的调整,而是服务业价格指数突然升至看不到中国出现双位数通胀的危险。上次出现双位数通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尚处于短缺经济,消费者甚至抢购囤积厕纸。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中国服务业通胀应该会持续升温,可是制造业却没有多少加价能力,这就决定了整体通胀水平达不到双位数的地步。 中国政府通过涨工资来刺激内需,在笔者看来是好的转型策略。这样做扭转了劳动者收入在GDP占比上连续二十多年下滑的态势,提高了增长的分配效率和公正性。不过此举无可避免地会带来全面、持久的通胀压力。中烈度通胀,会在中国长期存在。过去十年,中国的平均通胀率为1.8%,今后十年,估计介乎4-5%之间。政府、市场,乃至整个社会,均有必要在心态上适应新的“常态”。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 4.6%,比上期的2.8%大幅上扬。这是非食品类通胀升温的第一个重大信号。

,结果食品通胀打破其它情况不变的假设,下半年通胀不降反升,招致一场手忙脚乱的货币政策调控。2011年也会这样。 笔者预计,CPI在年中见6.5%,之后的回落速度因服务业通胀而远慢过市场预期,基本上在5%左右徘徊。一旦这种情况出现,中国人民银行在下半年也要继续加息。 现在,笔者将问题掉转过来再问:中国是一个经济高速增长的新兴市场国家,出现5-6%的通货膨胀率真的那么可怕吗?过去十年,新兴市场国家的平均通胀率为6%,而工资增长率为3%(远低过中国目前的收入增长速度),与其说今天中国的通胀高,不如说过去的几次通缩出现得不正常。 其实目前中国的通货膨胀在一个正常化的过程中,迈向与高速增长相匹配的物价环境。随着农民工供应数量、外出打工意愿及工资预期的改变,中国的工资水平在正常化,带动通货膨胀水平正常化,随后还有货币环境、利率环境的正常化。 今天的问题,不是通胀水平过高,而是市场对通胀的预期偏低,政策制定者对通胀的预期偏低。当人们最终意识到5%的CPI乃是中国通胀的新常态时,市场便不会每个星期五都出现加息恐慌,政府也不必为每一个超过4%的CPI数字解画。 食品通胀具有季节性、暂时性的特征,工资拉动的服务业通胀却是结构性的。一旦工资预期出现改变,通胀便有长期化的趋势,通胀治理也更困难。不过笔者暂时    服务业通货膨胀起步,源于工资的全面上调。涨工资,对提高中国普通消费者及农民工的购买力有帮助,也是中国经济向内需拉动转型的重要步骤。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许多国家的经验表明,服务业工资大涨,服务业价格必然跟着涨。与制造业相比,服务业生产效率提高的空间有限,多数领域也不存在产能过剩。面对众多的小消费者,服务企业有加价能力,也有加价动机。

2011年中国经济的一道风景线,是食品通胀的高位回落与服务业通胀的低位上升之间的交替与反差。笔者预言,由于服务业提价,通货膨胀很难大幅下降,政策利率也难不大幅上升。 今年1月CPI数据的最大看点,不是国家统计局对CPI分类指数权重的调整,而是服务业价格指数突然升至4.6%,比上期的2.8%大幅上扬。这是非食品类通胀升温的第一个重大信号。 服务业通货膨胀起步,源于工资的全面上调。涨工资,对提高中国普通消费者及农民工的购买力有帮助,也是中国经济向内需拉动转型的重要步骤。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许多国家的经验表明,服务业工资大涨,服务业价格必然跟着涨。与制造业相比,服务业生产效率提高的空间有限,多数领域也不存在产能过剩。面对众多的小消费者,服务企业有加价能力,也有加价动机。 政府认为,今年上半年通胀有进一步上升的可能,不过至年中CPI会见顶,之后因基数效应,通胀在下半年会滑落至3-3.5%区间。笔者认为,基数效应根本就不是经济学家分析的问题,有一个excel,小学生也能做出计算。用基数来测算通胀的前提是,其它情况不变,而这个前提恰恰是错误的。服务业价格上升,使基数效应对CPI不再具有主导作用。政府经济学家在两年内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在2010年他们也是强调基数效应,预言CPI年中见顶

政府认为,今年上半年通胀有进一步上升的可能,不过至年中CPI会见顶,之后因基数效应,通胀在下半年会滑落至3-3.5%区间。笔者认为,基数效应根本就不是经济学家分析的问题,有一个excel,小学生也能做出计算。用基数来测算通胀的前提是,其它情况不变,而这个前提恰恰是错误的。服务业价格上升,使基数效应对CPI不再具有主导作用。政府经济学家在两年内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在 2011年中国经济的一道风景线,是食品通胀的高位回落与服务业通胀的低位上升之间的交替与反差。笔者预言,由于服务业提价,通货膨胀很难大幅下降,政策利率也难不大幅上升。 今年1月CPI数据的最大看点,不是国家统计局对CPI分类指数权重的调整,而是服务业价格指数突然升至4.6%,比上期的2.8%大幅上扬。这是非食品类通胀升温的第一个重大信号。 服务业通货膨胀起步,源于工资的全面上调。涨工资,对提高中国普通消费者及农民工的购买力有帮助,也是中国经济向内需拉动转型的重要步骤。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许多国家的经验表明,服务业工资大涨,服务业价格必然跟着涨。与制造业相比,服务业生产效率提高的空间有限,多数领域也不存在产能过剩。面对众多的小消费者,服务企业有加价能力,也有加价动机。 政府认为,今年上半年通胀有进一步上升的可能,不过至年中CPI会见顶,之后因基数效应,通胀在下半年会滑落至3-3.5%区间。笔者认为,基数效应根本就不是经济学家分析的问题,有一个excel,小学生也能做出计算。用基数来测算通胀的前提是,其它情况不变,而这个前提恰恰是错误的。服务业价格上升,使基数效应对CPI不再具有主导作用。政府经济学家在两年内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在2010年他们也是强调基数效应,预言CPI年中见顶2010年他们也是强调基数效应,预言CPI年中见顶,结果食品通胀打破其它情况不变的假设,下半年通胀不降反升,招致一场手忙脚乱的货币政策调控。2011年也会这样。

,结果食品通胀打破其它情况不变的假设,下半年通胀不降反升,招致一场手忙脚乱的货币政策调控。2011年也会这样。 笔者预计,CPI在年中见6.5%,之后的回落速度因服务业通胀而远慢过市场预期,基本上在5%左右徘徊。一旦这种情况出现,中国人民银行在下半年也要继续加息。 现在,笔者将问题掉转过来再问:中国是一个经济高速增长的新兴市场国家,出现5-6%的通货膨胀率真的那么可怕吗?过去十年,新兴市场国家的平均通胀率为6%,而工资增长率为3%(远低过中国目前的收入增长速度),与其说今天中国的通胀高,不如说过去的几次通缩出现得不正常。 其实目前中国的通货膨胀在一个正常化的过程中,迈向与高速增长相匹配的物价环境。随着农民工供应数量、外出打工意愿及工资预期的改变,中国的工资水平在正常化,带动通货膨胀水平正常化,随后还有货币环境、利率环境的正常化。 今天的问题,不是通胀水平过高,而是市场对通胀的预期偏低,政策制定者对通胀的预期偏低。当人们最终意识到5%的CPI乃是中国通胀的新常态时,市场便不会每个星期五都出现加息恐慌,政府也不必为每一个超过4%的CPI数字解画。 食品通胀具有季节性、暂时性的特征,工资拉动的服务业通胀却是结构性的。一旦工资预期出现改变,通胀便有长期化的趋势,通胀治理也更困难。不过笔者暂时

    笔者预计,CPI在年中见6.5%,之后的回落速度因服务业通胀而远慢过市场预期,基本上在5%左右徘徊。一旦这种情况出现,中国人民银行在下半年也要继续加息。

    现在,笔者将问题掉转过来再问:中国是一个经济高速增长的新兴市场国家,出现56%的通货膨胀率真的那么可怕吗?过去十年,新兴市场国家的平均通胀率为6%,而工资增长率为3%(远低过中国目前的收入增长速度),与其说今天中国的通胀高,不如说过去的几次通缩出现得不正常。

其实目前中国的通货膨胀在一个正常化的过程中,迈向与高速增长相匹配的物价环境。随着农民工供应数量、外出打工意愿及工资预期的改变,中国的工资水平在正常化,带动通货膨胀水平正常化,随后还有货币环境、利率环境的正常化。

看不到中国出现双位数通胀的危险。上次出现双位数通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尚处于短缺经济,消费者甚至抢购囤积厕纸。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中国服务业通胀应该会持续升温,可是制造业却没有多少加价能力,这就决定了整体通胀水平达不到双位数的地步。 中国政府通过涨工资来刺激内需,在笔者看来是好的转型策略。这样做扭转了劳动者收入在GDP占比上连续二十多年下滑的态势,提高了增长的分配效率和公正性。不过此举无可避免地会带来全面、持久的通胀压力。中烈度通胀,会在中国长期存在。过去十年,中国的平均通胀率为1.8%,今后十年,估计介乎4-5%之间。政府、市场,乃至整个社会,均有必要在心态上适应新的“常态”。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     今天的问题,不是通胀水平过高,而是市场对通胀的预期偏低,政策制定者对通胀的预期偏低。当人们最终意识到5%CPI乃是中国通胀的新常态时,市场便不会每个星期五都出现加息恐慌,政府也不必为每一个超过4%CPI数字解画。

2011年中国经济的一道风景线,是食品通胀的高位回落与服务业通胀的低位上升之间的交替与反差。笔者预言,由于服务业提价,通货膨胀很难大幅下降,政策利率也难不大幅上升。 今年1月CPI数据的最大看点,不是国家统计局对CPI分类指数权重的调整,而是服务业价格指数突然升至4.6%,比上期的2.8%大幅上扬。这是非食品类通胀升温的第一个重大信号。 服务业通货膨胀起步,源于工资的全面上调。涨工资,对提高中国普通消费者及农民工的购买力有帮助,也是中国经济向内需拉动转型的重要步骤。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许多国家的经验表明,服务业工资大涨,服务业价格必然跟着涨。与制造业相比,服务业生产效率提高的空间有限,多数领域也不存在产能过剩。面对众多的小消费者,服务企业有加价能力,也有加价动机。 政府认为,今年上半年通胀有进一步上升的可能,不过至年中CPI会见顶,之后因基数效应,通胀在下半年会滑落至3-3.5%区间。笔者认为,基数效应根本就不是经济学家分析的问题,有一个excel,小学生也能做出计算。用基数来测算通胀的前提是,其它情况不变,而这个前提恰恰是错误的。服务业价格上升,使基数效应对CPI不再具有主导作用。政府经济学家在两年内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在2010年他们也是强调基数效应,预言CPI年中见顶    食品通胀具有季节性、暂时性的特征,工资拉动的服务业通胀却是结构性的。一旦工资预期出现改变,通胀便有长期化的趋势,通胀治理也更困难。不过笔者暂时看不到中国出现双位数通胀的危险。上次出现双位数通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尚处于短缺经济,消费者甚至抢购囤积厕纸。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中国服务业通胀应该会持续升温,可是制造业却没有多少加价能力,这就决定了整体通胀水平达不到双位数的地步。

2011年中国经济的一道风景线,是食品通胀的高位回落与服务业通胀的低位上升之间的交替与反差。笔者预言,由于服务业提价,通货膨胀很难大幅下降,政策利率也难不大幅上升。 今年1月CPI数据的最大看点,不是国家统计局对CPI分类指数权重的调整,而是服务业价格指数突然升至4.6%,比上期的2.8%大幅上扬。这是非食品类通胀升温的第一个重大信号。 服务业通货膨胀起步,源于工资的全面上调。涨工资,对提高中国普通消费者及农民工的购买力有帮助,也是中国经济向内需拉动转型的重要步骤。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许多国家的经验表明,服务业工资大涨,服务业价格必然跟着涨。与制造业相比,服务业生产效率提高的空间有限,多数领域也不存在产能过剩。面对众多的小消费者,服务企业有加价能力,也有加价动机。 政府认为,今年上半年通胀有进一步上升的可能,不过至年中CPI会见顶,之后因基数效应,通胀在下半年会滑落至3-3.5%区间。笔者认为,基数效应根本就不是经济学家分析的问题,有一个excel,小学生也能做出计算。用基数来测算通胀的前提是,其它情况不变,而这个前提恰恰是错误的。服务业价格上升,使基数效应对CPI不再具有主导作用。政府经济学家在两年内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在2010年他们也是强调基数效应,预言CPI年中见顶    中国政府通过涨工资来刺激内需,在笔者看来是好的转型策略。这样做扭转了劳动者收入在 2011年中国经济的一道风景线,是食品通胀的高位回落与服务业通胀的低位上升之间的交替与反差。笔者预言,由于服务业提价,通货膨胀很难大幅下降,政策利率也难不大幅上升。 今年1月CPI数据的最大看点,不是国家统计局对CPI分类指数权重的调整,而是服务业价格指数突然升至4.6%,比上期的2.8%大幅上扬。这是非食品类通胀升温的第一个重大信号。 服务业通货膨胀起步,源于工资的全面上调。涨工资,对提高中国普通消费者及农民工的购买力有帮助,也是中国经济向内需拉动转型的重要步骤。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许多国家的经验表明,服务业工资大涨,服务业价格必然跟着涨。与制造业相比,服务业生产效率提高的空间有限,多数领域也不存在产能过剩。面对众多的小消费者,服务企业有加价能力,也有加价动机。 政府认为,今年上半年通胀有进一步上升的可能,不过至年中CPI会见顶,之后因基数效应,通胀在下半年会滑落至3-3.5%区间。笔者认为,基数效应根本就不是经济学家分析的问题,有一个excel,小学生也能做出计算。用基数来测算通胀的前提是,其它情况不变,而这个前提恰恰是错误的。服务业价格上升,使基数效应对CPI不再具有主导作用。政府经济学家在两年内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在2010年他们也是强调基数效应,预言CPI年中见顶GDP占比上连续二十多年下滑的态势,提高了增长的分配效率和公正性。不过此举无可避免地会带来全面、持久的通胀压力。中烈度通胀,会在中国长期存在。过去十年,中国的平均通胀率为1.8%,今后十年,估计介乎45%之间。政府、市场,乃至整个社会,均有必要在心态上适应新的“常态”。

   

,结果食品通胀打破其它情况不变的假设,下半年通胀不降反升,招致一场手忙脚乱的货币政策调控。2011年也会这样。 笔者预计,CPI在年中见6.5%,之后的回落速度因服务业通胀而远慢过市场预期,基本上在5%左右徘徊。一旦这种情况出现,中国人民银行在下半年也要继续加息。 现在,笔者将问题掉转过来再问:中国是一个经济高速增长的新兴市场国家,出现5-6%的通货膨胀率真的那么可怕吗?过去十年,新兴市场国家的平均通胀率为6%,而工资增长率为3%(远低过中国目前的收入增长速度),与其说今天中国的通胀高,不如说过去的几次通缩出现得不正常。 其实目前中国的通货膨胀在一个正常化的过程中,迈向与高速增长相匹配的物价环境。随着农民工供应数量、外出打工意愿及工资预期的改变,中国的工资水平在正常化,带动通货膨胀水平正常化,随后还有货币环境、利率环境的正常化。 今天的问题,不是通胀水平过高,而是市场对通胀的预期偏低,政策制定者对通胀的预期偏低。当人们最终意识到5%的CPI乃是中国通胀的新常态时,市场便不会每个星期五都出现加息恐慌,政府也不必为每一个超过4%的CPI数字解画。 食品通胀具有季节性、暂时性的特征,工资拉动的服务业通胀却是结构性的。一旦工资预期出现改变,通胀便有长期化的趋势,通胀治理也更困难。不过笔者暂时

,结果食品通胀打破其它情况不变的假设,下半年通胀不降反升,招致一场手忙脚乱的货币政策调控。2011年也会这样。 笔者预计,CPI在年中见6.5%,之后的回落速度因服务业通胀而远慢过市场预期,基本上在5%左右徘徊。一旦这种情况出现,中国人民银行在下半年也要继续加息。 现在,笔者将问题掉转过来再问:中国是一个经济高速增长的新兴市场国家,出现5-6%的通货膨胀率真的那么可怕吗?过去十年,新兴市场国家的平均通胀率为6%,而工资增长率为3%(远低过中国目前的收入增长速度),与其说今天中国的通胀高,不如说过去的几次通缩出现得不正常。 其实目前中国的通货膨胀在一个正常化的过程中,迈向与高速增长相匹配的物价环境。随着农民工供应数量、外出打工意愿及工资预期的改变,中国的工资水平在正常化,带动通货膨胀水平正常化,随后还有货币环境、利率环境的正常化。 今天的问题,不是通胀水平过高,而是市场对通胀的预期偏低,政策制定者对通胀的预期偏低。当人们最终意识到5%的CPI乃是中国通胀的新常态时,市场便不会每个星期五都出现加息恐慌,政府也不必为每一个超过4%的CPI数字解画。 食品通胀具有季节性、暂时性的特征,工资拉动的服务业通胀却是结构性的。一旦工资预期出现改变,通胀便有长期化的趋势,通胀治理也更困难。不过笔者暂时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