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研究中心

http://t.cn/8sWegl2欢迎参与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的情景分析活动

 
 
 

日志

 
 
关于我

http://t.cn/8s0sQjD 本次模拟利率风险交易行为调查活动暨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模拟盘交易大赛由西南民族大学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利率综合指数期货项目组主办,参与者只需要从自身经济利益和交易偏好出发,扮演一个面临利率风险相关交易者的角色,依据每天公布的模拟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来进行交易,交易的本金和利润皆为虚拟。参赛者只需要填写交易合约和核对交易对账单即可以完成模拟交易,最后的获胜者将按照奖励办法获得奖励,具体奖励办法见附件一,本次活动的目的旨在金融科学研究目的,不属于任何商业性质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欧债危机无解  

2011-10-05 07:36:00|  分类: 欧债危机,希腊,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汇率贬值乃是危机进程中的缓冲装置,就像猫从五楼跌下,临落地前屈身翻滚,卸下堕力得以活命一样。   欧洲债务国家,恰恰缺乏通过汇率调整来度过危机的减震机制,结果是必须通过财政收缩、经济衰退来进行债务整顿,这样一方面在债务国内部形成强烈反对,政府在减赤上进展缓慢,另一方面令市场对欧元、对欧洲银行产生怀疑,制造出连锁反应。   其实欧债危机也不是完全无解。如果笔者是上帝,笔者会用四步骤处理这个危机。(1)通过QE大量注入流动性,稳住市场、稳住银行。(2)用2万亿建立长效市场稳定机制,坚决地买下2-3年金融稳定、国债利率稳定。(3)一次过为欧洲银行注资,形式类似美国的TARP,资金需求在5000亿至8000亿之间。(4)重新审视欧元架构,要么实现财政统一,要么将欧元区规模大幅度缩减。   以目前欧洲领袖的政治智慧、德国的财政纪律和巨额资金要求,笔者认为这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如果欧洲人不救自己,上帝也救不了。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欧债危机无解!

  2010年初,希腊债务问题可以用500亿欧元平息的;2011年初,欧债危机也许可以用5000亿平息的。可是,时到今日,欧债危机在笔者看来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欧洲银行的信用遭到质疑。

  欧债危机的关键,不是希腊会不会违约,而是它的传染性。其传染性,不仅波及了其它欧猪国家,更令整个银行体系受牵连。笔者相信,欧债危机走到最后,一定是一场银行危机。最近,法国银行的流动性困难已经令市场严重关注。法国银行拥有最大份额的欧猪债,流动性多依赖于同业拆借市场,资本充足比率较低,而且错过了过去两年的集资窗口。

  笔者看来,以目前欧洲领袖的救援速度、力度与决心,最终陷入信用危机,甚至遭到挤提的,恐怕不止一个国家的银行。欧洲并没有找到一个跳出债务怪圈有效方法。目前欧洲领袖谈论较多的有两种解决方案,不过它们未必真的有效。

  第一种方案是,允许希腊“有序违约”,将希腊最终踢出欧元区。希腊债务违约,看来只是时间问题。希腊的税收体制根本没有效率,税款收不上来。经济也缺乏竞争力,公务员队伍臃肿。而且希腊一直在靠以两年80%的利率借债,这个肯定是无以为继的。

  但是希腊违约,并非事情的结束。市场势必竞猜谁是下一个希腊,骨牌效应产生,其它国家的集资成本随之抽升。希腊一旦离开欧元区保护伞,本国银行估计立即遭挤提,金融体系崩溃,不仅本国经济受重创,欧洲金融机构的资产也可能严重缩水。

  欧债危机无解!   2010年初,希腊债务问题可以用500亿欧元平息的;2011年初,欧债危机也许可以用5000亿平息的。可是,时到今日,欧债危机在笔者看来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欧洲银行的信用遭到质疑。   欧债危机的关键,不是希腊会不会违约,而是它的传染性。其传染性,不仅波及了其它欧猪国家,更令整个银行体系受牵连。笔者相信,欧债危机走到最后,一定是一场银行危机。最近,法国银行的流动性困难已经令市场严重关注。法国银行拥有最大份额的欧猪债,流动性多依赖于同业拆借市场,资本充足比率较低,而且错过了过去两年的集资窗口。   笔者看来,以目前欧洲领袖的救援速度、力度与决心,最终陷入信用危机,甚至遭到挤提的,恐怕不止一个国家的银行。欧洲并没有找到一个跳出债务怪圈有效方法。目前欧洲领袖谈论较多的有两种解决方案,不过它们未必真的有效。   第一种方案是,允许希腊“有序违约”,将希腊最终踢出欧元区。希腊债务违约,看来只是时间问题。希腊的税收体制根本没有效率,税款收不上来。经济也缺乏竞争力,公务员队伍臃肿。而且希腊一直在靠以两年80%的利率借债,这个肯定是无以为继的。   但是希腊违约,并非事情的结束。市场势必竞猜谁是下一个希腊,骨牌效应产生,其它国家的集资成本随之抽升。希腊一旦离开欧元区保护伞,本国银行估计立即遭挤提,金融体系崩溃,不仅本国经济受重创,欧洲金融机构的资产也可能严重缩水。   第二种方案是倾全力地“保”,通过加大欧洲稳定基金的杠杆,使它有成倍的弹药来干预市场,稳定银行及金融体系。允许EFSF将干预市场积累起来的债券拿到欧洲央行抵押借贷,然后取得资金进行下一轮干预,是一个极具危险的做法。这样做令EFSF及欧洲央行手头全是欧猪债、垃圾债。一旦任何一个欧债最终失救,这两家机构的坏帐势必飙升。   无论EFSF还是欧洲央行,都是俱乐部制,最终出资人还是欧洲大国。出此策时,必然将风险转嫁到德法大国身上,  第二种方案是倾全力地“保”,通过加大欧洲稳定基金的杠杆,使它有成倍的弹药来干预市场,稳定银行及金融体系。允许EFSF将干预市场积累起来的债券拿到欧洲央行抵押借贷,然后取得资金进行下一轮干预,是一个极具危险的做法。这样做令EFSF及欧洲央行手头全是欧猪债、垃圾债。一旦任何一个欧债最终失救,这两家机构的坏帐势必飙升。

  无论EFSF还是欧洲央行,都是俱乐部制,最终出资人还是欧洲大国。出此策时,必然将风险转嫁到德法大国身上,而且由于高杠杆,风险近乎是无限的。笔者很难想象德国领袖(以及未来领袖)为甚么会愿意承担如此风险。

  欧债危机,并非完全没有解药。效仿雷曼倒闭后美国的TARP方案,动用资金大幅提高银行的资本准备金率,先为金融机构固本,接着一次过地将欧猪债重组,所有债权人共同买单。这一条路在理论上是行得通的。

  但是,欧洲是17个国家组成的乌合之众,各有各的打算,各为各的利益。美国是联邦体制,本国机构有难,政府有义务搭救。欧洲是邦联,让德国出资救意大利银行,德国选民不会答应,何况意大利公务员的福利远好过德国公务员。

  曾经有人提出过发行欧元债券一案。的确,发行欧元债券可以将欧猪的债务与其它国家的债务合在一起,提高欧猪的发债信用度,拉低集资成本。这样做对债务国家无疑是有利的,但是其代价是将欧洲健全国家的信用与欧猪捆绑在一起。万一哪个欧猪国家财政破产,德国法国也跟着倒霉。由于各国的财政政策是独立的,德法对债务国家的减赤力度、进度并无决定性影响。

而且由于高杠杆,风险近乎是无限的。笔者很难想象德国领袖(以及未来领袖)为甚么会愿意承担如此风险。   欧债危机,并非完全没有解药。效仿雷曼倒闭后美国的TARP方案,动用资金大幅提高银行的资本准备金率,先为金融机构固本,接着一次过地将欧猪债重组,所有债权人共同买单。这一条路在理论上是行得通的。   但是,欧洲是17个国家组成的乌合之众,各有各的打算,各为各的利益。美国是联邦体制,本国机构有难,政府有义务搭救。欧洲是邦联,让德国出资救意大利银行,德国选民不会答应,何况意大利公务员的福利远好过德国公务员。   曾经有人提出过发行欧元债券一案。的确,发行欧元债券可以将欧猪的债务与其它国家的债务合在一起,提高欧猪的发债信用度,拉低集资成本。这样做对债务国家无疑是有利的,但是其代价是将欧洲健全国家的信用与欧猪捆绑在一起。万一哪个欧猪国家财政破产,德国法国也跟着倒霉。由于各国的财政政策是独立的,德法对债务国家的减赤力度、进度并无决定性影响。   笔者看来,欧债危机可能循两条线路发展。第一条路是拖,拖到无法再拖时欧洲大国放一点资金进去,买一时的缓解。这种策略下,欧洲债务危机间歇式地发作,带来市场一段撕裂式的震荡,愈合后再撕裂,更多的国家被卷入危机,直至欧洲的银行根基遭到动摇,最终爆出类似雷曼倒闭式的金融危机。   第二条路是退,德国某一天拒绝再为欧猪买单。目前德国中许多政客已有此念,不过他们追求“有序”退出,只是“有序”很难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数年后发生,也可能因德国下一次大选而提前到来。最终结果是欧元区的瓦解,或欧洲精英组成新的小型欧元区。   其实,弱国出现债务危机经常发生。阿根廷几乎每十年爆一次债务危机,可是都挺过来了。冰岛破产了,可是如今经济已开始复苏。当一个国家面临重大危机时,往往不是以裁员50%或减薪50%的形式进行调整,更多的是通过汇率大幅下调来实施调整。汇率动荡,对本币工资、本国消费的影响小得多

  笔者看来,欧债危机可能循两条线路发展。第一条路是拖,拖到无法再拖时欧洲大国放一点资金进去,买一时的缓解。这种策略下,欧洲债务危机间歇式地发作,带来市场一段撕裂式的震荡,愈合后再撕裂,更多的国家被卷入危机,直至欧洲的银行根基遭到动摇,最终爆出类似雷曼倒闭式的金融危机。

  第二条路是退,德国某一天拒绝再为欧猪买单。目前德国中许多政客已有此念,不过他们追求“有序”退出,只是“有序”很难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数年后发生,也可能因德国下一次大选而提前到来。最终结果是欧元区的瓦解,或欧洲精英组成新的小型欧元区。

  其实,弱国出现债务危机经常发生。阿根廷几乎每十年爆一次债务危机,可是都挺过来了。冰岛破产了,可是如今经济已开始复苏。当一个国家面临重大危机时,往往不是以裁员50%或减薪50%的形式进行调整,更多的是通过汇率大幅下调来实施调整。汇率动荡,对本币工资、本国消费的影响小得多。汇率贬值乃是危机进程中的缓冲装置,就像猫从五楼跌下,临落地前屈身翻滚,卸下堕力得以活命一样。

。汇率贬值乃是危机进程中的缓冲装置,就像猫从五楼跌下,临落地前屈身翻滚,卸下堕力得以活命一样。   欧洲债务国家,恰恰缺乏通过汇率调整来度过危机的减震机制,结果是必须通过财政收缩、经济衰退来进行债务整顿,这样一方面在债务国内部形成强烈反对,政府在减赤上进展缓慢,另一方面令市场对欧元、对欧洲银行产生怀疑,制造出连锁反应。   其实欧债危机也不是完全无解。如果笔者是上帝,笔者会用四步骤处理这个危机。(1)通过QE大量注入流动性,稳住市场、稳住银行。(2)用2万亿建立长效市场稳定机制,坚决地买下2-3年金融稳定、国债利率稳定。(3)一次过为欧洲银行注资,形式类似美国的TARP,资金需求在5000亿至8000亿之间。(4)重新审视欧元架构,要么实现财政统一,要么将欧元区规模大幅度缩减。   以目前欧洲领袖的政治智慧、德国的财政纪律和巨额资金要求,笔者认为这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如果欧洲人不救自己,上帝也救不了。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欧洲债务国家,恰恰缺乏通过汇率调整来度过危机的减震机制,结果是必须通过财政收缩、经济衰退来进行债务整顿,这样一方面在债务国内部形成强烈反对,政府在减赤上进展缓慢,另一方面令市场对欧元、对欧洲银行产生怀疑,制造出连锁反应。

  欧债危机无解!   2010年初,希腊债务问题可以用500亿欧元平息的;2011年初,欧债危机也许可以用5000亿平息的。可是,时到今日,欧债危机在笔者看来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欧洲银行的信用遭到质疑。   欧债危机的关键,不是希腊会不会违约,而是它的传染性。其传染性,不仅波及了其它欧猪国家,更令整个银行体系受牵连。笔者相信,欧债危机走到最后,一定是一场银行危机。最近,法国银行的流动性困难已经令市场严重关注。法国银行拥有最大份额的欧猪债,流动性多依赖于同业拆借市场,资本充足比率较低,而且错过了过去两年的集资窗口。   笔者看来,以目前欧洲领袖的救援速度、力度与决心,最终陷入信用危机,甚至遭到挤提的,恐怕不止一个国家的银行。欧洲并没有找到一个跳出债务怪圈有效方法。目前欧洲领袖谈论较多的有两种解决方案,不过它们未必真的有效。   第一种方案是,允许希腊“有序违约”,将希腊最终踢出欧元区。希腊债务违约,看来只是时间问题。希腊的税收体制根本没有效率,税款收不上来。经济也缺乏竞争力,公务员队伍臃肿。而且希腊一直在靠以两年80%的利率借债,这个肯定是无以为继的。   但是希腊违约,并非事情的结束。市场势必竞猜谁是下一个希腊,骨牌效应产生,其它国家的集资成本随之抽升。希腊一旦离开欧元区保护伞,本国银行估计立即遭挤提,金融体系崩溃,不仅本国经济受重创,欧洲金融机构的资产也可能严重缩水。   第二种方案是倾全力地“保”,通过加大欧洲稳定基金的杠杆,使它有成倍的弹药来干预市场,稳定银行及金融体系。允许EFSF将干预市场积累起来的债券拿到欧洲央行抵押借贷,然后取得资金进行下一轮干预,是一个极具危险的做法。这样做令EFSF及欧洲央行手头全是欧猪债、垃圾债。一旦任何一个欧债最终失救,这两家机构的坏帐势必飙升。   无论EFSF还是欧洲央行,都是俱乐部制,最终出资人还是欧洲大国。出此策时,必然将风险转嫁到德法大国身上,  其实欧债危机也不是完全无解。如果笔者是上帝,笔者会用四步骤处理这个危机。(1)通过QE大量注入流动性,稳住市场、稳住银行。(2)用2万亿建立长效市场稳定机制,坚决地买下2-3年金融稳定、国债利率稳定。(3)一次过为欧洲银行注资,形式类似美国的TARP,资金需求在5000亿至8000亿之间。(4)重新审视欧元架构,要么实现财政统一,要么将欧元区规模大幅度缩减。

  以目前欧洲领袖的政治智慧、德国的财政纪律和巨额资金要求,笔者认为这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如果欧洲人不救自己,上帝也救不了。

。汇率贬值乃是危机进程中的缓冲装置,就像猫从五楼跌下,临落地前屈身翻滚,卸下堕力得以活命一样。   欧洲债务国家,恰恰缺乏通过汇率调整来度过危机的减震机制,结果是必须通过财政收缩、经济衰退来进行债务整顿,这样一方面在债务国内部形成强烈反对,政府在减赤上进展缓慢,另一方面令市场对欧元、对欧洲银行产生怀疑,制造出连锁反应。   其实欧债危机也不是完全无解。如果笔者是上帝,笔者会用四步骤处理这个危机。(1)通过QE大量注入流动性,稳住市场、稳住银行。(2)用2万亿建立长效市场稳定机制,坚决地买下2-3年金融稳定、国债利率稳定。(3)一次过为欧洲银行注资,形式类似美国的TARP,资金需求在5000亿至8000亿之间。(4)重新审视欧元架构,要么实现财政统一,要么将欧元区规模大幅度缩减。   以目前欧洲领袖的政治智慧、德国的财政纪律和巨额资金要求,笔者认为这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如果欧洲人不救自己,上帝也救不了。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汇率贬值乃是危机进程中的缓冲装置,就像猫从五楼跌下,临落地前屈身翻滚,卸下堕力得以活命一样。   欧洲债务国家,恰恰缺乏通过汇率调整来度过危机的减震机制,结果是必须通过财政收缩、经济衰退来进行债务整顿,这样一方面在债务国内部形成强烈反对,政府在减赤上进展缓慢,另一方面令市场对欧元、对欧洲银行产生怀疑,制造出连锁反应。   其实欧债危机也不是完全无解。如果笔者是上帝,笔者会用四步骤处理这个危机。(1)通过QE大量注入流动性,稳住市场、稳住银行。(2)用2万亿建立长效市场稳定机制,坚决地买下2-3年金融稳定、国债利率稳定。(3)一次过为欧洲银行注资,形式类似美国的TARP,资金需求在5000亿至8000亿之间。(4)重新审视欧元架构,要么实现财政统一,要么将欧元区规模大幅度缩减。   以目前欧洲领袖的政治智慧、德国的财政纪律和巨额资金要求,笔者认为这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如果欧洲人不救自己,上帝也救不了。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