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研究中心

http://t.cn/8sWegl2欢迎参与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的情景分析活动

 
 
 

日志

 
 
关于我

http://t.cn/8s0sQjD 本次模拟利率风险交易行为调查活动暨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模拟盘交易大赛由西南民族大学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利率综合指数期货项目组主办,参与者只需要从自身经济利益和交易偏好出发,扮演一个面临利率风险相关交易者的角色,依据每天公布的模拟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来进行交易,交易的本金和利润皆为虚拟。参赛者只需要填写交易合约和核对交易对账单即可以完成模拟交易,最后的获胜者将按照奖励办法获得奖励,具体奖励办法见附件一,本次活动的目的旨在金融科学研究目的,不属于任何商业性质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经济五大看点  

2012-01-10 22:29:00|  分类: 增长风险,货币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说三年前,中国是全球金融危机的无辜受害者,那么本次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则是内部失衡。欧债危机无可避免地会导致中国出口下滑,甚至可能带来金融系统性风险,但是目前经济迫切需要调整的是,过去三年中极端政策带来的失衡、失调。 笔者认为,2009年推出的经济刺激措施,本意是好的,初期效果也理想,令中国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率先复苏,保证了经济稳定与金融安全,但是财政扩张的力度过大,退出时间太晚,酿成地方债务的大患;天量的流动性注入,刺激出罕见的房地产泡沫。随后的流动性回收,又过度依赖数量型、行政型政策工具,令民间借贷、表外扩张大行其道。错误的资本价格信号,加上高腾的营商成本,打击了实体经济,资金涌入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等虚拟经济,民间实业投资大降。 这些情况令经济的增长动力下降,金融风险上扬。笔者相信,中国进入了固本调适期,今后若干年都处于弱增长周期、弱信贷周期、弱房地产周期、弱出口周期、弱中小企业周期。如此背景下,笔者认为2012年的中国经济有五大看点。 一、增长风险 自2011年9月以来,钢铁、汽车、水泥、造船订单出现了罕见的暴跌。出口订单明显下降,房地产销量不景,基建工程停滞。中国经济增长从2011年第三季的9.5%,在2012年陡降至7~7.5%的可能性不小。从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来看,制造业可能已进入衰退(至少令人感受到衰退)。目前支撑增长的动力来自消费,来自增工资、减税、城镇化所带来的新增购买力。不过从百货商店同店营业额(same store sales)看,消费也有放慢的迹象。 中国经济不仅面临周期性下行风险,还面临着一些结构性瓶颈。银行流动性很紧,一方面受制于储蓄流出,一方面将资金积压在地方融资平台与开发商贷款上,加上存款准备金率暴升,银行的金融中介功能弱化,而企业家如今热衷于炒作VC、PE,希望在资本平台上赚外钱,也使民间投资增长乏力。中国经济的下行风险已经十分明显,只是软着陆、硬着陆或半软半硬着陆之

如果说三年前,中国是全球金融危机的无辜受害者,那么本次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则是内部失衡。欧债危机无可避免地会导致中国出口下滑,甚至可能带来金融系统性风险,但是目前经济迫切需要调整的是,过去三年中极端政策带来的失衡、失调。

笔者认为,2009年推出的经济刺激措施,本意是好的,初期效果也理想,令中国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率先复苏,保证了经济稳定与金融安全,但是财政扩张的力度过大,退出时间太晚,酿成地方债务的大患;天量的流动性注入,刺激出罕见的房地产泡沫。随后的流动性回收,又过度依赖数量型、行政型政策工具,令民间借贷、表外扩张大行其道。错误的资本价格信号,加上高腾的营商成本,打击了实体经济,资金涌入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等虚拟经济,民间实业投资大降。

如果说三年前,中国是全球金融危机的无辜受害者,那么本次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则是内部失衡。欧债危机无可避免地会导致中国出口下滑,甚至可能带来金融系统性风险,但是目前经济迫切需要调整的是,过去三年中极端政策带来的失衡、失调。 笔者认为,2009年推出的经济刺激措施,本意是好的,初期效果也理想,令中国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率先复苏,保证了经济稳定与金融安全,但是财政扩张的力度过大,退出时间太晚,酿成地方债务的大患;天量的流动性注入,刺激出罕见的房地产泡沫。随后的流动性回收,又过度依赖数量型、行政型政策工具,令民间借贷、表外扩张大行其道。错误的资本价格信号,加上高腾的营商成本,打击了实体经济,资金涌入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等虚拟经济,民间实业投资大降。 这些情况令经济的增长动力下降,金融风险上扬。笔者相信,中国进入了固本调适期,今后若干年都处于弱增长周期、弱信贷周期、弱房地产周期、弱出口周期、弱中小企业周期。如此背景下,笔者认为2012年的中国经济有五大看点。 一、增长风险 自2011年9月以来,钢铁、汽车、水泥、造船订单出现了罕见的暴跌。出口订单明显下降,房地产销量不景,基建工程停滞。中国经济增长从2011年第三季的9.5%,在2012年陡降至7~7.5%的可能性不小。从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来看,制造业可能已进入衰退(至少令人感受到衰退)。目前支撑增长的动力来自消费,来自增工资、减税、城镇化所带来的新增购买力。不过从百货商店同店营业额(same store sales)看,消费也有放慢的迹象。 中国经济不仅面临周期性下行风险,还面临着一些结构性瓶颈。银行流动性很紧,一方面受制于储蓄流出,一方面将资金积压在地方融资平台与开发商贷款上,加上存款准备金率暴升,银行的金融中介功能弱化,而企业家如今热衷于炒作VC、PE,希望在资本平台上赚外钱,也使民间投资增长乏力。中国经济的下行风险已经十分明显,只是软着陆、硬着陆或半软半硬着陆之

这些情况令经济的增长动力下降,金融风险上扬。笔者相信,中国进入了固本调适期,今后若干年都处于弱增长周期、弱信贷周期、弱房地产周期、弱出口周期、弱中小企业周期。如此背景下,笔者认为2012年的中国经济有五大看点。

一、增长风险 自2011年9月以来,钢铁、汽车、水泥、造船订单出现了罕见的暴跌。出口订单明显下降,房地产销量不景,基建工程停滞。中国经济增长从2011年第三季的9.5%,在2012年陡降至7~7.5%的可能性不小。从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来看,制造业可能已进入衰退(至少令人感受到衰退)。目前支撑增长的动力来自消费,来自增工资、减税、城镇化所带来的新增购买力。不过从百货商店同店营业额(same store sales)看,消费也有放慢的迹象。

中国经济不仅面临周期性下行风险,还面临着一些结构性瓶颈。银行流动性很紧,一方面受制于储蓄流出,一方面将资金积压在地方融资平台与开发商贷款上,加上存款准备金率暴升,银行的金融中介功能弱化,而企业家如今热衷于炒作VC、PE,希望在资本平台上赚外钱,也使民间投资增长乏力。中国经济的下行风险已经十分明显,只是软着陆、硬着陆或半软半硬着陆之差。

差。 二、房市出路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房地产行业在过去曾经为经济增长带来了巨大的动力,也为全世界的大宗商品市场带来了空前繁荣。但是,中国的房价已经升到离谱的地步,无论与世界类似城市相比,还是与当地居民收入相比,都显得无以为继了。政府的限购令和在资金供应上的釡底抽薪,令中小发展商陷入现金流危机。 目前看来,政府实施房市调控的决心不动摇,那么相当一部分开发商的资金链便有断裂的危险,以一手盘减价带动的房市调整也将蔓延、深化。其实地方政府并不希望本地房价暴跌,上海政府于2005年及深圳政府于2008年当地房市出现调整时,曾不动声色地动用政府的关联开发商,并购现金流吃紧的开发商,从而避免了房价的暴跌。这种情况在今年会不会发生,值得关注。毕竟房地产对国民经济关系重大,北京也不想置房市于死地。 三、财政改制 与货币政策相比,中国的财政政策相对稳定。除了2009年外,财政一直是唱配角的,不仅周期性变化较小,财制、税制也少大动作。上一次财政体制上作大调整,是朱镕基第一任内的事情。过时的税收分配结构,令地方政府严重依赖卖地收入,催生出房地产泡沫。偏高的、繁杂的企业税负,也不利于企业成长、发展,更不利于经济转型。中国的财政体制、税制结构,已经到了不改不行的地步。 然而财政改制,多年来只闻楼梯声,不见人下来。税制改革牵涉面太广,触及的利益太多。此次全国经济工作会议,将财政改制提到一个很高的议事日程上,2012年可能成为财政结构调整的元年。 四、货币政策调整 CPI回落到5%以下,激起市场对政策松绑的期望。不过中国的通胀是回落到正常区间的4.2%,而不是通缩的-2.4%,这是值得欢迎的回落,而非警讯。纵观月度宏观数据,零售强劲,工业生产疲弱,但是12%的增幅也不算太差。M2增长的确偏弱,但是加入影子银行,M2应该还有17%。如此环境下央行的确没有改变政策基调的迫切性。 存款准备金率确有下调的必要,银行体系内银根偏紧。可是如果利率不

二、房市出路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房地产行业在过去曾经为经济增长带来了巨大的动力,也为全世界的大宗商品市场带来了空前繁荣。但是,中国的房价已经升到离谱的地步,无论与世界类似城市相比,还是与当地居民收入相比,都显得无以为继了。政府的限购令和在资金供应上的釡底抽薪,令中小发展商陷入现金流危机。

上调,银行的储蓄搬家只会愈演愈烈。如果资本的价格讯号不正常化,恐怕没有人属意从事实业投资。不过利率上升,势必增加地方债务负担。利率是升是降,的确值得关注。 五、金融乱象 从全民高利贷到地方融资平台,从发展商资金链到大型国企经营影子银行,目前中国经济所出现的金融乱象,为共和国历史上所罕见。IMF认为,每一个乱象似乎都是孤立的,政府似乎也有能力化解每一个危机,但是如果几个乱象同时出事,则可能触发系统性风险。对此观点,笔者十分赞同。 房地产乃危机之母。非正规金融中相当一部分资金最终流入房市,尤其是开发商手中。地方融资平台又进入还债高峰期,它们的现金流十分短缺而贷款抵押多与土地价值挂钩。在房地产市场成交持续下滑,不少开发商现金流岌岌可危之时,中国进入了金融领域出现状况的高危期。如何在平抑房价的同时,保持金融稳定与安全,考验北京的智慧。 种种迹象显示,近来银行贷款有放松的迹象,不过经济下滑尚未止步,各种金融乱象仍在恶化中。2012年对于中国经济,是充满挑战的一年。 本文原载于财讯杂志,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目前看来,政府实施房市调控的决心不动摇,那么相当一部分开发商的资金链便有断裂的危险,以一手盘减价带动的房市调整也将蔓延、深化。其实地方政府并不希望本地房价暴跌,上海政府于2005年及深圳政府于2008年当地房市出现调整时,曾不动声色地动用政府的关联开发商,并购现金流吃紧的开发商,从而避免了房价的暴跌。这种情况在今年会不会发生,值得关注。毕竟房地产对国民经济关系重大,北京也不想置房市于死地。

三、财政改制 与货币政策相比,中国的财政政策相对稳定。除了2009年外,财政一直是唱配角的,不仅周期性变化较小,财制、税制也少大动作。上一次财政体制上作大调整,是朱镕基第一任内的事情。过时的税收分配结构,令地方政府严重依赖卖地收入,催生出房地产泡沫。偏高的、繁杂的企业税负,也不利于企业成长、发展,更不利于经济转型。中国的财政体制、税制结构,已经到了不改不行的地步。

如果说三年前,中国是全球金融危机的无辜受害者,那么本次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则是内部失衡。欧债危机无可避免地会导致中国出口下滑,甚至可能带来金融系统性风险,但是目前经济迫切需要调整的是,过去三年中极端政策带来的失衡、失调。 笔者认为,2009年推出的经济刺激措施,本意是好的,初期效果也理想,令中国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率先复苏,保证了经济稳定与金融安全,但是财政扩张的力度过大,退出时间太晚,酿成地方债务的大患;天量的流动性注入,刺激出罕见的房地产泡沫。随后的流动性回收,又过度依赖数量型、行政型政策工具,令民间借贷、表外扩张大行其道。错误的资本价格信号,加上高腾的营商成本,打击了实体经济,资金涌入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等虚拟经济,民间实业投资大降。 这些情况令经济的增长动力下降,金融风险上扬。笔者相信,中国进入了固本调适期,今后若干年都处于弱增长周期、弱信贷周期、弱房地产周期、弱出口周期、弱中小企业周期。如此背景下,笔者认为2012年的中国经济有五大看点。 一、增长风险 自2011年9月以来,钢铁、汽车、水泥、造船订单出现了罕见的暴跌。出口订单明显下降,房地产销量不景,基建工程停滞。中国经济增长从2011年第三季的9.5%,在2012年陡降至7~7.5%的可能性不小。从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来看,制造业可能已进入衰退(至少令人感受到衰退)。目前支撑增长的动力来自消费,来自增工资、减税、城镇化所带来的新增购买力。不过从百货商店同店营业额(same store sales)看,消费也有放慢的迹象。 中国经济不仅面临周期性下行风险,还面临着一些结构性瓶颈。银行流动性很紧,一方面受制于储蓄流出,一方面将资金积压在地方融资平台与开发商贷款上,加上存款准备金率暴升,银行的金融中介功能弱化,而企业家如今热衷于炒作VC、PE,希望在资本平台上赚外钱,也使民间投资增长乏力。中国经济的下行风险已经十分明显,只是软着陆、硬着陆或半软半硬着陆之

然而财政改制,多年来只闻楼梯声,不见人下来。税制改革牵涉面太广,触及的利益太多。此次全国经济工作会议,将财政改制提到一个很高的议事日程上,2012年可能成为财政结构调整的元年。

如果说三年前,中国是全球金融危机的无辜受害者,那么本次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则是内部失衡。欧债危机无可避免地会导致中国出口下滑,甚至可能带来金融系统性风险,但是目前经济迫切需要调整的是,过去三年中极端政策带来的失衡、失调。 笔者认为,2009年推出的经济刺激措施,本意是好的,初期效果也理想,令中国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率先复苏,保证了经济稳定与金融安全,但是财政扩张的力度过大,退出时间太晚,酿成地方债务的大患;天量的流动性注入,刺激出罕见的房地产泡沫。随后的流动性回收,又过度依赖数量型、行政型政策工具,令民间借贷、表外扩张大行其道。错误的资本价格信号,加上高腾的营商成本,打击了实体经济,资金涌入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等虚拟经济,民间实业投资大降。 这些情况令经济的增长动力下降,金融风险上扬。笔者相信,中国进入了固本调适期,今后若干年都处于弱增长周期、弱信贷周期、弱房地产周期、弱出口周期、弱中小企业周期。如此背景下,笔者认为2012年的中国经济有五大看点。 一、增长风险 自2011年9月以来,钢铁、汽车、水泥、造船订单出现了罕见的暴跌。出口订单明显下降,房地产销量不景,基建工程停滞。中国经济增长从2011年第三季的9.5%,在2012年陡降至7~7.5%的可能性不小。从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来看,制造业可能已进入衰退(至少令人感受到衰退)。目前支撑增长的动力来自消费,来自增工资、减税、城镇化所带来的新增购买力。不过从百货商店同店营业额(same store sales)看,消费也有放慢的迹象。 中国经济不仅面临周期性下行风险,还面临着一些结构性瓶颈。银行流动性很紧,一方面受制于储蓄流出,一方面将资金积压在地方融资平台与开发商贷款上,加上存款准备金率暴升,银行的金融中介功能弱化,而企业家如今热衷于炒作VC、PE,希望在资本平台上赚外钱,也使民间投资增长乏力。中国经济的下行风险已经十分明显,只是软着陆、硬着陆或半软半硬着陆之四、货币政策调整 CPI回落到5%以下,激起市场对政策松绑的期望。不过中国的通胀是回落到正常区间的4.2%,而不是通缩的-2.4%,这是值得欢迎的回落,而非警讯。纵观月度宏观数据,零售强劲,工业生产疲弱,但是12%的增幅也不算太差。M2增长的确偏弱,但是加入影子银行,M2应该还有17%。如此环境下央行的确没有改变政策基调的迫切性。

存款准备金率确有下调的必要,银行体系内银根偏紧。可是如果利率不上调,银行的储蓄搬家只会愈演愈烈。如果资本的价格讯号不正常化,恐怕没有人属意从事实业投资。不过利率上升,势必增加地方债务负担。利率是升是降,的确值得关注。

上调,银行的储蓄搬家只会愈演愈烈。如果资本的价格讯号不正常化,恐怕没有人属意从事实业投资。不过利率上升,势必增加地方债务负担。利率是升是降,的确值得关注。 五、金融乱象 从全民高利贷到地方融资平台,从发展商资金链到大型国企经营影子银行,目前中国经济所出现的金融乱象,为共和国历史上所罕见。IMF认为,每一个乱象似乎都是孤立的,政府似乎也有能力化解每一个危机,但是如果几个乱象同时出事,则可能触发系统性风险。对此观点,笔者十分赞同。 房地产乃危机之母。非正规金融中相当一部分资金最终流入房市,尤其是开发商手中。地方融资平台又进入还债高峰期,它们的现金流十分短缺而贷款抵押多与土地价值挂钩。在房地产市场成交持续下滑,不少开发商现金流岌岌可危之时,中国进入了金融领域出现状况的高危期。如何在平抑房价的同时,保持金融稳定与安全,考验北京的智慧。 种种迹象显示,近来银行贷款有放松的迹象,不过经济下滑尚未止步,各种金融乱象仍在恶化中。2012年对于中国经济,是充满挑战的一年。 本文原载于财讯杂志,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五、金融乱象 从全民高利贷到地方融资平台,从发展商资金链到大型国企经营影子银行,目前中国经济所出现的金融乱象,为共和国历史上所罕见。IMF认为,每一个乱象似乎都是孤立的,政府似乎也有能力化解每一个危机,但是如果几个乱象同时出事,则可能触发系统性风险。对此观点,笔者十分赞同。

房地产乃危机之母。非正规金融中相当一部分资金最终流入房市,尤其是开发商手中。地方融资平台又进入还债高峰期,它们的现金流十分短缺而贷款抵押多与土地价值挂钩。在房地产市场成交持续下滑,不少开发商现金流岌岌可危之时,中国进入了金融领域出现状况的高危期。如何在平抑房价的同时,保持金融稳定与安全,考验北京的智慧。

种种迹象显示,近来银行贷款有放松的迹象,不过经济下滑尚未止步,各种金融乱象仍在恶化中。2012年对于中国经济,是充满挑战的一年。

如果说三年前,中国是全球金融危机的无辜受害者,那么本次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则是内部失衡。欧债危机无可避免地会导致中国出口下滑,甚至可能带来金融系统性风险,但是目前经济迫切需要调整的是,过去三年中极端政策带来的失衡、失调。 笔者认为,2009年推出的经济刺激措施,本意是好的,初期效果也理想,令中国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率先复苏,保证了经济稳定与金融安全,但是财政扩张的力度过大,退出时间太晚,酿成地方债务的大患;天量的流动性注入,刺激出罕见的房地产泡沫。随后的流动性回收,又过度依赖数量型、行政型政策工具,令民间借贷、表外扩张大行其道。错误的资本价格信号,加上高腾的营商成本,打击了实体经济,资金涌入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等虚拟经济,民间实业投资大降。 这些情况令经济的增长动力下降,金融风险上扬。笔者相信,中国进入了固本调适期,今后若干年都处于弱增长周期、弱信贷周期、弱房地产周期、弱出口周期、弱中小企业周期。如此背景下,笔者认为2012年的中国经济有五大看点。 一、增长风险 自2011年9月以来,钢铁、汽车、水泥、造船订单出现了罕见的暴跌。出口订单明显下降,房地产销量不景,基建工程停滞。中国经济增长从2011年第三季的9.5%,在2012年陡降至7~7.5%的可能性不小。从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来看,制造业可能已进入衰退(至少令人感受到衰退)。目前支撑增长的动力来自消费,来自增工资、减税、城镇化所带来的新增购买力。不过从百货商店同店营业额(same store sales)看,消费也有放慢的迹象。 中国经济不仅面临周期性下行风险,还面临着一些结构性瓶颈。银行流动性很紧,一方面受制于储蓄流出,一方面将资金积压在地方融资平台与开发商贷款上,加上存款准备金率暴升,银行的金融中介功能弱化,而企业家如今热衷于炒作VC、PE,希望在资本平台上赚外钱,也使民间投资增长乏力。中国经济的下行风险已经十分明显,只是软着陆、硬着陆或半软半硬着陆之

 

上调,银行的储蓄搬家只会愈演愈烈。如果资本的价格讯号不正常化,恐怕没有人属意从事实业投资。不过利率上升,势必增加地方债务负担。利率是升是降,的确值得关注。 五、金融乱象 从全民高利贷到地方融资平台,从发展商资金链到大型国企经营影子银行,目前中国经济所出现的金融乱象,为共和国历史上所罕见。IMF认为,每一个乱象似乎都是孤立的,政府似乎也有能力化解每一个危机,但是如果几个乱象同时出事,则可能触发系统性风险。对此观点,笔者十分赞同。 房地产乃危机之母。非正规金融中相当一部分资金最终流入房市,尤其是开发商手中。地方融资平台又进入还债高峰期,它们的现金流十分短缺而贷款抵押多与土地价值挂钩。在房地产市场成交持续下滑,不少开发商现金流岌岌可危之时,中国进入了金融领域出现状况的高危期。如何在平抑房价的同时,保持金融稳定与安全,考验北京的智慧。 种种迹象显示,近来银行贷款有放松的迹象,不过经济下滑尚未止步,各种金融乱象仍在恶化中。2012年对于中国经济,是充满挑战的一年。 本文原载于财讯杂志,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本文原载于财讯杂志,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