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研究中心

http://t.cn/8sWegl2欢迎参与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的情景分析活动

 
 
 

日志

 
 
关于我

http://t.cn/8s0sQjD 本次模拟利率风险交易行为调查活动暨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模拟盘交易大赛由西南民族大学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利率综合指数期货项目组主办,参与者只需要从自身经济利益和交易偏好出发,扮演一个面临利率风险相关交易者的角色,依据每天公布的模拟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来进行交易,交易的本金和利润皆为虚拟。参赛者只需要填写交易合约和核对交易对账单即可以完成模拟交易,最后的获胜者将按照奖励办法获得奖励,具体奖励办法见附件一,本次活动的目的旨在金融科学研究目的,不属于任何商业性质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2012年世界经济三大悬念  

2012-01-18 21:16:00|  分类: 世界经济展望,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市况下根本不可能。信贷收缩、经济恶化、坏账上升、资本金下降这个怪圈很难打破。银行是现代资本主义的心脏,资金是血液。欧洲银行一旦有事,随时可能带来一场新的金融风暴。此事未必一定发生,但是风险的确在上升。 量化宽松 自从美联储在上世纪50年代脱离美国财政部领导之后,伯南克是最愿意巴结总统的联储主席。大选之年,伯南克重启QE的意愿颇高,无奈美国国会、美国舆论却持反对意见,甚至联储内部的意见也难统一。伯南克在等待时机。要么美国经济出现二次探底的危险,要么欧洲银行出现危机,美联储便可以顺理成章地推出QE3。笔者认为,前者出现的机会不大,后者的可能性不小。 当欧洲银行陷入混乱,并可能波及美国金融体系安全时,QE3就可以堂而皇之地登场了。这一事件估计在2012年上半年发生。同时,欧洲央行可能将利率调降至0-0.5%,加大债券购买力度,欧洲从而也加入QE。美欧日三大央行(可能还有英格兰银行)再次携手放水,或许成为2012年的一大奇观。 不过QE救不了经济,对市场的影响也较小。如果QE2对就业与增长帮助有限,QE3是同样的处方,效果也不会好。央行放水,当然对市场情绪和流动性会带来正面刺激,但是这种市场效果未必能持续,能量也应该是递减的。 QE1对市场的影响最大,因为央行放水时银行开始增杠杆。QE2出炉后,银行的杠杆已不再增加,仍然不愿向实体经济借贷,所以效果难持久。QE3推出之时,笔者相信银行都在去杠杆,都在为增加资本金、准备巴塞尔协议而奋斗。基础货币增加,但是乘数效应下降,流动性仍然受限。 中国金融乱象 3年前中国经济下滑,乃全球金融危机的无辜受害者。但是在过去的3年中,中国经济中产生了许多错位与乱象。2009年的刺激方案,在笔者看来是应该的、及时的,但是退出时间拖得太久,收缩力度太轻,

市况下根本不可能。信贷收缩、经济恶化、坏账上升、资本金下降这个怪圈很难打破。银行是现代资本主义的心脏,资金是血液。欧洲银行一旦有事,随时可能带来一场新的金融风暴。此事未必一定发生,但是风险的确在上升。 量化宽松 自从美联储在上世纪50年代脱离美国财政部领导之后,伯南克是最愿意巴结总统的联储主席。大选之年,伯南克重启QE的意愿颇高,无奈美国国会、美国舆论却持反对意见,甚至联储内部的意见也难统一。伯南克在等待时机。要么美国经济出现二次探底的危险,要么欧洲银行出现危机,美联储便可以顺理成章地推出QE3。笔者认为,前者出现的机会不大,后者的可能性不小。 当欧洲银行陷入混乱,并可能波及美国金融体系安全时,QE3就可以堂而皇之地登场了。这一事件估计在2012年上半年发生。同时,欧洲央行可能将利率调降至0-0.5%,加大债券购买力度,欧洲从而也加入QE。美欧日三大央行(可能还有英格兰银行)再次携手放水,或许成为2012年的一大奇观。 不过QE救不了经济,对市场的影响也较小。如果QE2对就业与增长帮助有限,QE3是同样的处方,效果也不会好。央行放水,当然对市场情绪和流动性会带来正面刺激,但是这种市场效果未必能持续,能量也应该是递减的。 QE1对市场的影响最大,因为央行放水时银行开始增杠杆。QE2出炉后,银行的杠杆已不再增加,仍然不愿向实体经济借贷,所以效果难持久。QE3推出之时,笔者相信银行都在去杠杆,都在为增加资本金、准备巴塞尔协议而奋斗。基础货币增加,但是乘数效应下降,流动性仍然受限。 中国金融乱象 3年前中国经济下滑,乃全球金融危机的无辜受害者。但是在过去的3年中,中国经济中产生了许多错位与乱象。2009年的刺激方案,在笔者看来是应该的、及时的,但是退出时间拖得太久,收缩力度太轻,如果认为2011年世界经济形势扑朔迷离、市场大起大落、风险系数高涨的话,2012年的日子也不好过。除了美国的增长形势可能较2011年有所改善外,多数现有的矛盾、困境继续存在,并可能进一步恶化。新的矛盾、风险还会不断产生,政府通过财政扩张刺激经济已接近弹尽粮绝,货币政策有宽松的空间和需要,但是成效却未必理想。

笔者认为,2012年有三大悬念。

 

如果认为2011年世界经济形势扑朔迷离、市场大起大落、风险系数高涨的话,2012年的日子也不好过。除了美国的增长形势可能较2011年有所改善外,多数现有的矛盾、困境继续存在,并可能进一步恶化。新的矛盾、风险还会不断产生,政府通过财政扩张刺激经济已接近弹尽粮绝,货币政策有宽松的空间和需要,但是成效却未必理想。 笔者认为,2012年有三大悬念。 欧债危机 欧债危机愈演愈烈,并向欧洲核心国家及欧洲银行体系蔓延。欧洲领袖在去年曾四次救市,每次都是铩羽而归。2012年上半年,意大利面临巨额集资压力,法国等核心国家面临降级风险,希腊则可能再次违约,甚至被剔出欧元区。欧洲经济陷入衰退、失业高企,而各国政府不得不紧缩财政、削减福利,民怨沸腾、政局不稳是可以想像的。 意大利在目前的高息下大量发债,近乎饮鸩止渴,只能为日后埋下更大的苦果。法国评级被下调几乎是无可避免的。尽管法国的债务总量好过意大利,但是财政赤字庞大;更重要的是,法国银行面临着重大的流动性危机,甚至可能衍变为信用危机。如果法国银行出事,需要政府救助,法国国债可能成为下一个多米诺骨牌。如果法国的主权信用评级被调降一级则已在市场价格中反映出来了,如果被调低两级以上,这对法国的可持续偿债能力,将是灾难性的。德国的财政状况和财政经律是良好的,但是如果欧债危机进一步深化,德国将不得不卷入欧元债发行,则也可能遭到投机者的冲击。 笔者对欧洲银行的担心,甚至超出对欧洲国家主权债务的担心。欧洲央行提供3年期流动性及六国央行关于美元互换的安排,暂时纾缓了原本一触即发的银行危机,但是银行并未走出困境。欧猪国债务违约及退出欧元,均可能令欧洲银行资产质量下降,东欧债务危机也在酝酿中。 同时,欧洲银行需要迅速提高资本充足率,上百家银行同时发债、增发在现在的

欧债危机

欧债危机愈演愈烈,并向欧洲核心国家及欧洲银行体系蔓延。欧洲领袖在去年曾四次救市,每次都是铩羽而归。2012年上半年,意大利面临巨额集资压力,法国等核心国家面临降级风险,希腊则可能再次违约,甚至被剔出欧元区。欧洲经济陷入衰退、失业高企,而各国政府不得不紧缩财政、削减福利,民怨沸腾、政局不稳是可以想像的。

如果认为2011年世界经济形势扑朔迷离、市场大起大落、风险系数高涨的话,2012年的日子也不好过。除了美国的增长形势可能较2011年有所改善外,多数现有的矛盾、困境继续存在,并可能进一步恶化。新的矛盾、风险还会不断产生,政府通过财政扩张刺激经济已接近弹尽粮绝,货币政策有宽松的空间和需要,但是成效却未必理想。 笔者认为,2012年有三大悬念。 欧债危机 欧债危机愈演愈烈,并向欧洲核心国家及欧洲银行体系蔓延。欧洲领袖在去年曾四次救市,每次都是铩羽而归。2012年上半年,意大利面临巨额集资压力,法国等核心国家面临降级风险,希腊则可能再次违约,甚至被剔出欧元区。欧洲经济陷入衰退、失业高企,而各国政府不得不紧缩财政、削减福利,民怨沸腾、政局不稳是可以想像的。 意大利在目前的高息下大量发债,近乎饮鸩止渴,只能为日后埋下更大的苦果。法国评级被下调几乎是无可避免的。尽管法国的债务总量好过意大利,但是财政赤字庞大;更重要的是,法国银行面临着重大的流动性危机,甚至可能衍变为信用危机。如果法国银行出事,需要政府救助,法国国债可能成为下一个多米诺骨牌。如果法国的主权信用评级被调降一级则已在市场价格中反映出来了,如果被调低两级以上,这对法国的可持续偿债能力,将是灾难性的。德国的财政状况和财政经律是良好的,但是如果欧债危机进一步深化,德国将不得不卷入欧元债发行,则也可能遭到投机者的冲击。 笔者对欧洲银行的担心,甚至超出对欧洲国家主权债务的担心。欧洲央行提供3年期流动性及六国央行关于美元互换的安排,暂时纾缓了原本一触即发的银行危机,但是银行并未走出困境。欧猪国债务违约及退出欧元,均可能令欧洲银行资产质量下降,东欧债务危机也在酝酿中。 同时,欧洲银行需要迅速提高资本充足率,上百家银行同时发债、增发在现在的意大利在目前的高息下大量发债,近乎饮鸩止渴,只能为日后埋下更大的苦果。法国评级被下调几乎是无可避免的。尽管法国的债务总量好过意大利,但是财政赤字庞大;更重要的是,法国银行面临着重大的流动性危机,甚至可能衍变为信用危机。如果法国银行出事,需要政府救助,法国国债可能成为下一个多米诺骨牌。如果法国的主权信用评级被调降一级则已在市场价格中反映出来了,如果被调低两级以上,这对法国的可持续偿债能力,将是灾难性的。德国的财政状况和财政经律是良好的,但是如果欧债危机进一步深化,德国将不得不卷入欧元债发行,则也可能遭到投机者的冲击。

笔者对欧洲银行的担心,甚至超出对欧洲国家主权债务的担心。欧洲央行提供3年期流动性及六国央行关于美元互换的安排,暂时纾缓了原本一触即发的银行危机,但是银行并未走出困境。欧猪国债务违约及退出欧元,均可能令欧洲银行资产质量下降,东欧债务危机也在酝酿中。

市况下根本不可能。信贷收缩、经济恶化、坏账上升、资本金下降这个怪圈很难打破。银行是现代资本主义的心脏,资金是血液。欧洲银行一旦有事,随时可能带来一场新的金融风暴。此事未必一定发生,但是风险的确在上升。 量化宽松 自从美联储在上世纪50年代脱离美国财政部领导之后,伯南克是最愿意巴结总统的联储主席。大选之年,伯南克重启QE的意愿颇高,无奈美国国会、美国舆论却持反对意见,甚至联储内部的意见也难统一。伯南克在等待时机。要么美国经济出现二次探底的危险,要么欧洲银行出现危机,美联储便可以顺理成章地推出QE3。笔者认为,前者出现的机会不大,后者的可能性不小。 当欧洲银行陷入混乱,并可能波及美国金融体系安全时,QE3就可以堂而皇之地登场了。这一事件估计在2012年上半年发生。同时,欧洲央行可能将利率调降至0-0.5%,加大债券购买力度,欧洲从而也加入QE。美欧日三大央行(可能还有英格兰银行)再次携手放水,或许成为2012年的一大奇观。 不过QE救不了经济,对市场的影响也较小。如果QE2对就业与增长帮助有限,QE3是同样的处方,效果也不会好。央行放水,当然对市场情绪和流动性会带来正面刺激,但是这种市场效果未必能持续,能量也应该是递减的。 QE1对市场的影响最大,因为央行放水时银行开始增杠杆。QE2出炉后,银行的杠杆已不再增加,仍然不愿向实体经济借贷,所以效果难持久。QE3推出之时,笔者相信银行都在去杠杆,都在为增加资本金、准备巴塞尔协议而奋斗。基础货币增加,但是乘数效应下降,流动性仍然受限。 中国金融乱象 3年前中国经济下滑,乃全球金融危机的无辜受害者。但是在过去的3年中,中国经济中产生了许多错位与乱象。2009年的刺激方案,在笔者看来是应该的、及时的,但是退出时间拖得太久,收缩力度太轻,

同时,欧洲银行需要迅速提高资本充足率,上百家银行同时发债、增发在现在的市况下根本不可能。信贷收缩、经济恶化、坏账上升、资本金下降这个怪圈很难打破。银行是现代资本主义的心脏,资金是血液。欧洲银行一旦有事,随时可能带来一场新的金融风暴。此事未必一定发生,但是风险的确在上升。

市况下根本不可能。信贷收缩、经济恶化、坏账上升、资本金下降这个怪圈很难打破。银行是现代资本主义的心脏,资金是血液。欧洲银行一旦有事,随时可能带来一场新的金融风暴。此事未必一定发生,但是风险的确在上升。 量化宽松 自从美联储在上世纪50年代脱离美国财政部领导之后,伯南克是最愿意巴结总统的联储主席。大选之年,伯南克重启QE的意愿颇高,无奈美国国会、美国舆论却持反对意见,甚至联储内部的意见也难统一。伯南克在等待时机。要么美国经济出现二次探底的危险,要么欧洲银行出现危机,美联储便可以顺理成章地推出QE3。笔者认为,前者出现的机会不大,后者的可能性不小。 当欧洲银行陷入混乱,并可能波及美国金融体系安全时,QE3就可以堂而皇之地登场了。这一事件估计在2012年上半年发生。同时,欧洲央行可能将利率调降至0-0.5%,加大债券购买力度,欧洲从而也加入QE。美欧日三大央行(可能还有英格兰银行)再次携手放水,或许成为2012年的一大奇观。 不过QE救不了经济,对市场的影响也较小。如果QE2对就业与增长帮助有限,QE3是同样的处方,效果也不会好。央行放水,当然对市场情绪和流动性会带来正面刺激,但是这种市场效果未必能持续,能量也应该是递减的。 QE1对市场的影响最大,因为央行放水时银行开始增杠杆。QE2出炉后,银行的杠杆已不再增加,仍然不愿向实体经济借贷,所以效果难持久。QE3推出之时,笔者相信银行都在去杠杆,都在为增加资本金、准备巴塞尔协议而奋斗。基础货币增加,但是乘数效应下降,流动性仍然受限。 中国金融乱象 3年前中国经济下滑,乃全球金融危机的无辜受害者。但是在过去的3年中,中国经济中产生了许多错位与乱象。2009年的刺激方案,在笔者看来是应该的、及时的,但是退出时间拖得太久,收缩力度太轻, 

量化宽松

令房地产泡沫和地方债务失控。之后的货币政策调整,又过度依赖于数量型工具,导致银行中介功能弱化、影子银行盛行、基准利率与市场利率(即民间借贷利率)脱节。 2012年中国金融体系进入高危期。在经济进入下行周期后,民间借贷、开发商现金流随时可能出事,应收账估计会飙升,房地产市场、地方融资平台的风险也不小。而且,这些领域的乱象往往是一环扣一环的。IMF在最近的银行体系风险评估报告中指出,房地产市场、影子银行、地方财政,看似各自孤立,也在政府的掌控之中,不过几个“孤立”事件连环爆破,则可能带来系统性风险。中国金融风险比起欧美相对要小,但是其风险烈度可能是银行改革后最高的,并已成为全球金融市场的新关注点。 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不过笔者对此不担心。金融领域的种种扭曲与乱象,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金融系统性风险,就不可掉以轻心。今天中国在金融领域的潜在风险,可能是1997年以来最高的。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自从美联储在上世纪50年代脱离美国财政部领导之后,伯南克是最愿意巴结总统的联储主席。大选之年,伯南克重启QE的意愿颇高,无奈美国国会、美国舆论却持反对意见,甚至联储内部的意见也难统一。伯南克在等待时机。要么美国经济出现二次探底的危险,要么欧洲银行出现危机,美联储便可以顺理成章地推出QE3。笔者认为,前者出现的机会不大,后者的可能性不小。

当欧洲银行陷入混乱,并可能波及美国金融体系安全时,QE3就可以堂而皇之地登场了。这一事件估计在2012年上半年发生。同时,欧洲央行可能将利率调降至0-0.5%,加大债券购买力度,欧洲从而也加入QE。美欧日三大央行(可能还有英格兰银行)再次携手放水,或许成为2012年的一大奇观。

令房地产泡沫和地方债务失控。之后的货币政策调整,又过度依赖于数量型工具,导致银行中介功能弱化、影子银行盛行、基准利率与市场利率(即民间借贷利率)脱节。 2012年中国金融体系进入高危期。在经济进入下行周期后,民间借贷、开发商现金流随时可能出事,应收账估计会飙升,房地产市场、地方融资平台的风险也不小。而且,这些领域的乱象往往是一环扣一环的。IMF在最近的银行体系风险评估报告中指出,房地产市场、影子银行、地方财政,看似各自孤立,也在政府的掌控之中,不过几个“孤立”事件连环爆破,则可能带来系统性风险。中国金融风险比起欧美相对要小,但是其风险烈度可能是银行改革后最高的,并已成为全球金融市场的新关注点。 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不过笔者对此不担心。金融领域的种种扭曲与乱象,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金融系统性风险,就不可掉以轻心。今天中国在金融领域的潜在风险,可能是1997年以来最高的。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不过QE救不了经济,对市场的影响也较小。如果QE2对就业与增长帮助有限,QE3是同样的处方,效果也不会好。央行放水,当然对市场情绪和流动性会带来正面刺激,但是这种市场效果未必能持续,能量也应该是递减的。

令房地产泡沫和地方债务失控。之后的货币政策调整,又过度依赖于数量型工具,导致银行中介功能弱化、影子银行盛行、基准利率与市场利率(即民间借贷利率)脱节。 2012年中国金融体系进入高危期。在经济进入下行周期后,民间借贷、开发商现金流随时可能出事,应收账估计会飙升,房地产市场、地方融资平台的风险也不小。而且,这些领域的乱象往往是一环扣一环的。IMF在最近的银行体系风险评估报告中指出,房地产市场、影子银行、地方财政,看似各自孤立,也在政府的掌控之中,不过几个“孤立”事件连环爆破,则可能带来系统性风险。中国金融风险比起欧美相对要小,但是其风险烈度可能是银行改革后最高的,并已成为全球金融市场的新关注点。 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不过笔者对此不担心。金融领域的种种扭曲与乱象,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金融系统性风险,就不可掉以轻心。今天中国在金融领域的潜在风险,可能是1997年以来最高的。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QE1对市场的影响最大,因为央行放水时银行开始增杠杆。QE2出炉后,银行的杠杆已不再增加,仍然不愿向实体经济借贷,所以效果难持久。QE3推出之时,笔者相信银行都在去杠杆,都在为增加资本金、准备巴塞尔协议而奋斗。基础货币增加,但是乘数效应下降,流动性仍然受限。

市况下根本不可能。信贷收缩、经济恶化、坏账上升、资本金下降这个怪圈很难打破。银行是现代资本主义的心脏,资金是血液。欧洲银行一旦有事,随时可能带来一场新的金融风暴。此事未必一定发生,但是风险的确在上升。 量化宽松 自从美联储在上世纪50年代脱离美国财政部领导之后,伯南克是最愿意巴结总统的联储主席。大选之年,伯南克重启QE的意愿颇高,无奈美国国会、美国舆论却持反对意见,甚至联储内部的意见也难统一。伯南克在等待时机。要么美国经济出现二次探底的危险,要么欧洲银行出现危机,美联储便可以顺理成章地推出QE3。笔者认为,前者出现的机会不大,后者的可能性不小。 当欧洲银行陷入混乱,并可能波及美国金融体系安全时,QE3就可以堂而皇之地登场了。这一事件估计在2012年上半年发生。同时,欧洲央行可能将利率调降至0-0.5%,加大债券购买力度,欧洲从而也加入QE。美欧日三大央行(可能还有英格兰银行)再次携手放水,或许成为2012年的一大奇观。 不过QE救不了经济,对市场的影响也较小。如果QE2对就业与增长帮助有限,QE3是同样的处方,效果也不会好。央行放水,当然对市场情绪和流动性会带来正面刺激,但是这种市场效果未必能持续,能量也应该是递减的。 QE1对市场的影响最大,因为央行放水时银行开始增杠杆。QE2出炉后,银行的杠杆已不再增加,仍然不愿向实体经济借贷,所以效果难持久。QE3推出之时,笔者相信银行都在去杠杆,都在为增加资本金、准备巴塞尔协议而奋斗。基础货币增加,但是乘数效应下降,流动性仍然受限。 中国金融乱象 3年前中国经济下滑,乃全球金融危机的无辜受害者。但是在过去的3年中,中国经济中产生了许多错位与乱象。2009年的刺激方案,在笔者看来是应该的、及时的,但是退出时间拖得太久,收缩力度太轻, 

中国金融乱象

3年前中国经济下滑,乃全球金融危机的无辜受害者。但是在过去的3年中,中国经济中产生了许多错位与乱象。2009年的刺激方案,在笔者看来是应该的、及时的,但是退出时间拖得太久,收缩力度太轻,令房地产泡沫和地方债务失控。之后的货币政策调整,又过度依赖于数量型工具,导致银行中介功能弱化、影子银行盛行、基准利率与市场利率(即民间借贷利率)脱节。

2012年中国金融体系进入高危期。在经济进入下行周期后,民间借贷、开发商现金流随时可能出事,应收账估计会飙升,房地产市场、地方融资平台的风险也不小。而且,这些领域的乱象往往是一环扣一环的。IMF在最近的银行体系风险评估报告中指出,房地产市场、影子银行、地方财政,看似各自孤立,也在政府的掌控之中,不过几个“孤立”事件连环爆破,则可能带来系统性风险。中国金融风险比起欧美相对要小,但是其风险烈度可能是银行改革后最高的,并已成为全球金融市场的新关注点。

令房地产泡沫和地方债务失控。之后的货币政策调整,又过度依赖于数量型工具,导致银行中介功能弱化、影子银行盛行、基准利率与市场利率(即民间借贷利率)脱节。 2012年中国金融体系进入高危期。在经济进入下行周期后,民间借贷、开发商现金流随时可能出事,应收账估计会飙升,房地产市场、地方融资平台的风险也不小。而且,这些领域的乱象往往是一环扣一环的。IMF在最近的银行体系风险评估报告中指出,房地产市场、影子银行、地方财政,看似各自孤立,也在政府的掌控之中,不过几个“孤立”事件连环爆破,则可能带来系统性风险。中国金融风险比起欧美相对要小,但是其风险烈度可能是银行改革后最高的,并已成为全球金融市场的新关注点。 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不过笔者对此不担心。金融领域的种种扭曲与乱象,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金融系统性风险,就不可掉以轻心。今天中国在金融领域的潜在风险,可能是1997年以来最高的。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不过笔者对此不担心。金融领域的种种扭曲与乱象,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金融系统性风险,就不可掉以轻心。今天中国在金融领域的潜在风险,可能是1997年以来最高的。

 

令房地产泡沫和地方债务失控。之后的货币政策调整,又过度依赖于数量型工具,导致银行中介功能弱化、影子银行盛行、基准利率与市场利率(即民间借贷利率)脱节。 2012年中国金融体系进入高危期。在经济进入下行周期后,民间借贷、开发商现金流随时可能出事,应收账估计会飙升,房地产市场、地方融资平台的风险也不小。而且,这些领域的乱象往往是一环扣一环的。IMF在最近的银行体系风险评估报告中指出,房地产市场、影子银行、地方财政,看似各自孤立,也在政府的掌控之中,不过几个“孤立”事件连环爆破,则可能带来系统性风险。中国金融风险比起欧美相对要小,但是其风险烈度可能是银行改革后最高的,并已成为全球金融市场的新关注点。 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不过笔者对此不担心。金融领域的种种扭曲与乱象,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金融系统性风险,就不可掉以轻心。今天中国在金融领域的潜在风险,可能是1997年以来最高的。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