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研究中心

http://t.cn/8sWegl2欢迎参与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的情景分析活动

 
 
 

日志

 
 
关于我

http://t.cn/8s0sQjD 本次模拟利率风险交易行为调查活动暨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模拟盘交易大赛由西南民族大学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利率综合指数期货项目组主办,参与者只需要从自身经济利益和交易偏好出发,扮演一个面临利率风险相关交易者的角色,依据每天公布的模拟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来进行交易,交易的本金和利润皆为虚拟。参赛者只需要填写交易合约和核对交易对账单即可以完成模拟交易,最后的获胜者将按照奖励办法获得奖励,具体奖励办法见附件一,本次活动的目的旨在金融科学研究目的,不属于任何商业性质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拖不过第三个失落的十年  

2012-11-14 22:25:00|  分类: 财经,日元汇率,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企业和个人在零利率下不断购买一个技术上已经破产了的政府的债务。一旦经常收支出现结构性逆转,加上人口老化带来的储蓄下降,日本政府迟早需要外资来填补其财政亏空。一旦外资成为JGB的重要资金来源,日本公债便由死火山变为活火山。笔者认为,日债开始出现缓慢的、不可逆转的变化。 双赤字下日本经济的基本面在恶化。危机不会在一夜间形成,也未必很快爆发,但是笔者相信日本拖不过第三个失去的十年。要么奋起改革,要么迟早陷入债务危机。 日资企业陷入经营困境、日本出现双赤字,对日元汇率、美国国债、套利交易,均会有重大影响,全球资金流向正在酝酿变化。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日本电子业三巨头夏普(SHARP)、松下(Panasonic)、索尼(SONY)第三季度的业绩,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三巨头本财政年度预计合共亏损11950亿日元,约150亿美元,可谓巨额亏损!百年老店夏普甚至称,以自己之力无法走出可能破产的困境。这个数字和韩国三星集团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150亿美元形成鲜明对照。三星集团的市值已超过1800亿美元,日本三巨头加在一起仅有250亿美元。
   曾几何时,日本电子企业叱咤风云、推出一个又一个革命性的产品,横扫全球消费市场。但是本世纪以来,除了索尼的Play Station之外,日本几乎没有令人耳目一新、执行业牛耳的产品。整个行业研发投资急降,而且资源放在平面电视等高竞争、低利润的产品上,在近年的移动装置浪潮中集体缺席。
   固守过时的产品,在新潮流中转身迟缓,是日本电子企业的通病,加上强势日元,全球需求萎缩,中国民间的反日浪潮,它们业绩的下滑是无可避免的,而且一时还看不出它们走出困境的希望。、企业和个人在零利率下不断购买一个技术上已经破产了的政府的债务。一旦经常收支出现结构性逆转,加上人口老化带来的储蓄下降,日本政府迟早需要外资来填补其财政亏空。一旦外资成为JGB的重要资金来源,日本公债便由死火山变为活火山。笔者认为,日债开始出现缓慢的、不可逆转的变化。 双赤字下日本经济的基本面在恶化。危机不会在一夜间形成,也未必很快爆发,但是笔者相信日本拖不过第三个失去的十年。要么奋起改革,要么迟早陷入债务危机。 日资企业陷入经营困境、日本出现双赤字,对日元汇率、美国国债、套利交易,均会有重大影响,全球资金流向正在酝酿变化。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三巨头的困境,其实折射着日本经济所面临的问题。长期经济不景,研发投资削减,缺乏创意和变革的勇气,令企业死气沉沉。从两年前日本汽车的质量问题到现在电子业的产品危机,实有其必然性。
必然性。 日本巨企的亏损,无可避免地带来经营策略上的退守,裁员、减少投资、生产线进一步外移,只会给已经很凄凉的经济雪上加霜,年轻人失业和人口老化问题同时恶化。 电子巨企暴露出的病态、疲态,对日本经济乃一大威胁。日元可能正在进入中期的贬值轨道。日本银行行长白川方明任内,对日元汇率的控制是不及格的。尽管日本银行跟随美、欧屡次QE,日元却居高不下,甚至成为游资的避难所。日元汇率政策不变,日本巨企很难翻身。不过笔者不认同日元危机论,弱日元带动可以出口回升,所以日元走势应该是弱而不垮。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日本的结构性贸易赤字。过去日本虽然有巨额财政赤字,贸易却一直有大量顺差。随着出口企业出走,贸易顺差逐步下降,近月已持续出现逆差(当然这中间有周期性因素,但是日元强势下生产线转移是结构性的,很难逆转)。同时,全国范围内停用核电站,令石油进口暴涨。笔者相信,日本进入贸易、财政双逆差时代。 过去日本的经济问题靠财政支出掩盖,财政问题靠内部储蓄掩盖。总量超过GDP237%的公共债务,需要政府完全停止支出二十年才能够清偿,而且期间利率不能上升。之所以日本尚未触发欧债危机式的市场动荡,靠得是内资的惰性,靠日本的金融机构   日本巨企的亏损,无可避免地带来经营策略上的退守,裁员、减少投资、生产线进一步外移,只会给已经很凄凉的经济雪上加霜,年轻人失业和人口老化问题同时恶化。
   电子巨企暴露出的病态、疲态,对日本经济乃一大威胁。日元可能正在进入中期的贬值轨道。日本银行行长白川方明任内,对日元汇率的控制是不及格的。尽管日本银行跟随美、欧屡次QE,日元却居高不下,甚至成为游资的避难所。日元汇率政策不变,日本巨企很难翻身。不过笔者不认同日元危机论,弱日元带动可以出口回升,所以日元走势应该是弱而不垮。 日本电子业三巨头夏普(SHARP)、松下(Panasonic)、索尼(SONY)第三季度的业绩,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三巨头本财政年度预计合共亏损11950亿日元,约150亿美元,可谓巨额亏损!百年老店夏普甚至称,以自己之力无法走出可能破产的困境。这个数字和韩国三星集团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150亿美元形成鲜明对照。三星集团的市值已超过1800亿美元,日本三巨头加在一起仅有250亿美元。 曾几何时,日本电子企业叱咤风云、推出一个又一个革命性的产品,横扫全球消费市场。但是本世纪以来,除了索尼的Play Station之外,日本几乎没有令人耳目一新、执行业牛耳的产品。整个行业研发投资急降,而且资源放在平面电视等高竞争、低利润的产品上,在近年的移动装置浪潮中集体缺席。 固守过时的产品,在新潮流中转身迟缓,是日本电子企业的通病,加上强势日元,全球需求萎缩,中国民间的反日浪潮,它们业绩的下滑是无可避免的,而且一时还看不出它们走出困境的希望。 三巨头的困境,其实折射着日本经济所面临的问题。长期经济不景,研发投资削减,缺乏创意和变革的勇气,令企业死气沉沉。从两年前日本汽车的质量问题到现在电子业的产品危机,实有其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日本的结构性贸易赤字。过去日本虽然有巨额财政赤字,贸易却一直有大量顺差。随着出口企业出走,贸易顺差逐步下降,近月已持续出现逆差(当然这中间有周期性因素,但是日元强势下生产线转移是结构性的,很难逆转)。同时,全国范围内停用核电站,令石油进口暴涨。笔者相信,日本进入贸易、财政双逆差时代。
   过去日本的经济问题靠财政支出掩盖,财政问题靠内部储蓄掩盖。总量超过GDP237%的公共债务,需要政府完全停止支出二十年才能够清偿,而且期间利率不能上升。之所以日本尚未触发欧债危机式的市场动荡,靠得是内资的惰性,靠日本的金融机构、企业和个人在零利率下不断购买一个技术上已经破产了的政府的债务。一旦经常收支出现结构性逆转,加上人口老化带来的储蓄下降,日本政府迟早需要外资来填补其财政亏空。一旦外资成为JGB的重要资金来源,日本公债便由死火山变为活火山。笔者认为,日债开始出现缓慢的、不可逆转的变化。
   双赤字下日本经济的基本面在恶化。危机不会在一夜间形成,也未必很快爆发,但是笔者相信日本拖不过第三个失去的十年。要么奋起改革,要么迟早陷入债务危机。
   日资企业陷入经营困境、日本出现双赤字,对日元汇率、美国国债、套利交易,均会有重大影响,全球资金流向正在酝酿变化。
、企业和个人在零利率下不断购买一个技术上已经破产了的政府的债务。一旦经常收支出现结构性逆转,加上人口老化带来的储蓄下降,日本政府迟早需要外资来填补其财政亏空。一旦外资成为JGB的重要资金来源,日本公债便由死火山变为活火山。笔者认为,日债开始出现缓慢的、不可逆转的变化。 双赤字下日本经济的基本面在恶化。危机不会在一夜间形成,也未必很快爆发,但是笔者相信日本拖不过第三个失去的十年。要么奋起改革,要么迟早陷入债务危机。 日资企业陷入经营困境、日本出现双赤字,对日元汇率、美国国债、套利交易,均会有重大影响,全球资金流向正在酝酿变化。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必然性。 日本巨企的亏损,无可避免地带来经营策略上的退守,裁员、减少投资、生产线进一步外移,只会给已经很凄凉的经济雪上加霜,年轻人失业和人口老化问题同时恶化。 电子巨企暴露出的病态、疲态,对日本经济乃一大威胁。日元可能正在进入中期的贬值轨道。日本银行行长白川方明任内,对日元汇率的控制是不及格的。尽管日本银行跟随美、欧屡次QE,日元却居高不下,甚至成为游资的避难所。日元汇率政策不变,日本巨企很难翻身。不过笔者不认同日元危机论,弱日元带动可以出口回升,所以日元走势应该是弱而不垮。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日本的结构性贸易赤字。过去日本虽然有巨额财政赤字,贸易却一直有大量顺差。随着出口企业出走,贸易顺差逐步下降,近月已持续出现逆差(当然这中间有周期性因素,但是日元强势下生产线转移是结构性的,很难逆转)。同时,全国范围内停用核电站,令石油进口暴涨。笔者相信,日本进入贸易、财政双逆差时代。 过去日本的经济问题靠财政支出掩盖,财政问题靠内部储蓄掩盖。总量超过GDP237%的公共债务,需要政府完全停止支出二十年才能够清偿,而且期间利率不能上升。之所以日本尚未触发欧债危机式的市场动荡,靠得是内资的惰性,靠日本的金融机构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