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研究中心

http://t.cn/8sWegl2欢迎参与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的情景分析活动

 
 
 

日志

 
 
关于我

http://t.cn/8s0sQjD 本次模拟利率风险交易行为调查活动暨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模拟盘交易大赛由西南民族大学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利率综合指数期货项目组主办,参与者只需要从自身经济利益和交易偏好出发,扮演一个面临利率风险相关交易者的角色,依据每天公布的模拟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来进行交易,交易的本金和利润皆为虚拟。参赛者只需要填写交易合约和核对交易对账单即可以完成模拟交易,最后的获胜者将按照奖励办法获得奖励,具体奖励办法见附件一,本次活动的目的旨在金融科学研究目的,不属于任何商业性质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2013年全球经济展望  

2012-12-05 05:58:00|  分类: 2013年展望,美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坏时间可能已经过去。但是同时必须看到,新兴市场受外部资金流向的影响较大,美国转强吸引部分资金回流。 除了欧债危机,2013年全球金融市场的两大摇摆因素是美元和日本银行的货币政策。美国房地产市场已经见底,贸易赤字有明显的改善,消费信心上升。假如财政悬崖不绊倒经济,美元走强的机会颇大。美元升值利好美元资产,会诱发更多资金流向美国房地产市场。然而,美元升值对商品价格却是不利的,对新兴市场也未必有利。日本跟随美欧推出了几轮QE,但是日元仍一升再升,不仅给出口带来困扰,甚至将一批支柱性企业推向绝境。日本订立通胀目标,等于为日元汇率设下天花板,日元有跌无升,势必激发以日元为借贷货币的套利交易,日本银行可能超过联储和欧洲央行,成为全球流动性的最大供应地。 与2012年的欧洲债务危机、美国财政悬崖、中国硬着陆风险相比,2013年市场的风险程度似乎有所下降,不确定性相对减少。这个环境有利于激发资金的risk-on(增加风险权重),部分资金可能流出避险天堂,利好风险资产价格。但是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的大局未变,欧债危机随时可能复发。流动性驱动的市场,波动必然多。 本文原载于财讯周刊,为个人意见,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小。欧洲央行LTRO计划,将流动性注入各国银行,再通过银行购买本国债券稳定住了欧猪国家的债券市场。欧盟和IMF向希腊发放救援金,缓解了希国的流动性困局,将危机爆发的时间后移了。不过明年2-4月,西班牙有大量国债需要续期,其银行所面临的储蓄外流也未停止,西班牙是上半年欧洲的火药桶。笔者对法国的警戒心日甚。那里的就业市场在迅速恶化,奥朗德政府的增税措施令经济雪上加霜,消费势必出现一次萎缩,并带来财政收入的下降。目前市场将法国与德国并列为欧洲核心国家,但其实前者的基本面已有显著恶化。尽管法国的公共债务水平并不特别高,但是私人部门(尤其是银行)的杠杆很高。一旦市场对法国的主权信用发生怀疑,冲击可能很大,而且范围或波及全欧洲和欧洲整个银行业。 解决欧洲债务危机并未有决定性的胜利,欧洲央行是目前市场平静的关键,相信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不会有变,必要时更可能谁是加码。欧洲经济已经陷入衰退,明年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不过财政收缩对增长的负面冲击,应该小过2012年。假定法国不出现大的动荡,欧洲增长0.5%,英国增长1.2%。 日本经济在全球需求衰退、日元升值和中国罢买日货的三重打击下出现萎缩,其民间部门的需求更是乏善可陈。不过2013年出口情况应略有好转,政府开支亦可垫高GDP增长,全年估计录得0.3%的正增长,这个是在2012年一系列天灾人祸所造成的低基数下取得的。 2013年日本政策悬念较多。自民党执政后,财政开支规模多大,不仅对增长有影响,更可能对其债市构成冲击。安倍晋三对盯通胀货币政策的执着追求,很可能迫使日本银行在二月前后改变其货币政策,无限量、无限期地向体系内增发流动性,这个对日元及经济可能产生相当的变数,对JGB市场及日本资金流向产生相当的变数。 新兴市场的日子应该稍微好过一点,增长估计由2012年的5%反弹至5.5%,其中巴西增长从2012年的1.3%提速到2013年的4%,印度从5.9%到6.9%,中国从7.7%到8%。本周期来看,金砖四国仍受瓶颈状态的制约,但是增长的最如果美国不坠入财政悬崖,笔者预计全球经济增长在2013年可以达到3.5%,较2012年的3.1%有所改善,但是比危机前的4.5-4.8%则低出两个台阶。全球范围内,增长难问题并未解决,而且可用的政策工具几乎已经用尽,效果并不理想,不过经济与市场的系统性风险则有所改善。

美国的财政悬崖,乃明年横亘于全球经济面前的最大不确定因素,不过一旦美国过了此关,则美国经济可能是各国之中悬念最小的。笔者认为,美国不存在真正的财政悬崖,只有财政斜坡。与欧洲不同,美国是联邦体制,白宫、国会和联储的根本利益并无错位,大选结束后党争已非你死我活的,而目前的问题仍在政客掌控范围之内。尽管谈判过程依然曲折,笔者认为布什税务优惠中的大部分(富人减税除外)可以被延期一年,联邦债务上限亦可调高,留出时间由113届国会来协商找出全面的解决方案。这个解决方案会不会产生,不得而知;美国的结构性赤字,更需结构性的政策来根治,但是财政悬崖这个定时炸弹被后移的机会颇大。

危机之后,美国的企业投资恢复较快,个人消费则受制于高企的失业率而停滞不前。过去一年中,消费信心有了长足的改善。企业投资目前相对停滞,不过一旦财政悬崖问题得以处理,相信商业投资也可重筑温和升势。房地产市场的回稳,是笔者看好美国经济的最大原因。房市乃复苏之本,悬系着就业、消费、银行信心等一系列经济活动。近月数字显示,美国房地产已经触底反弹,估计会吸引更多的资金入市。当然,就业疲软、银行脱媒之下,美国的经济复苏的步伐远弱过战后任何一次复苏,这个格局暂时看不出改变的迹象,美国仍在弱复苏的框架之下,预计全年GDP增长2%。

经济与消费企稳,令联储进一步推出量化宽松政策的动力减少,2013年可能是危机以来第一年,美国货币当局无需再出非常规性的货币扩张,观望替代行动。当然,弱复苏的现实和经济基盘不稳忧虑之下,联储也没有意愿提早退出QE。估计年底扭曲操作到期之后,联储会寻求新的方式将流动性留在体系内。

欧债危机的短期稳定性有所改善,但是2013年爆出新的问题的机会不小。欧洲央行LTRO计划,将流动性注入各国银行,再通过银行购买本国债券稳定住了欧猪国家的债券市场。欧盟和IMF向希腊发放救援金,缓解了希国的流动性困局,将危机爆发的时间后移了。不过明年2-4月,西班牙有大量国债需要续期,其银行所面临的储蓄外流也未停止,西班牙是上半年欧洲的火药桶。笔者对法国的警戒心日甚。那里的就业市场在迅速恶化,奥朗德政府的增税措施令经济雪上加霜,消费势必出现一次萎缩,并带来财政收入的下降。目前市场将法国与德国并列为欧洲核心国家,但其实前者的基本面已有显著恶化。尽管法国的公共债务水平并不特别高,但是私人部门(尤其是银行)的杠杆很高。一旦市场对法国的主权信用发生怀疑,冲击可能很大,而且范围或波及全欧洲和欧洲整个银行业。

解决欧洲债务危机并未有决定性的胜利,欧洲央行是目前市场平静的关键,相信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不会有变,必要时更可能谁是加码。欧洲经济已经陷入衰退,明年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不过财政收缩对增长的负面冲击,应该小过2012年。假定法国不出现大的动荡,欧洲增长0.5%,英国增长1.2%。

坏时间可能已经过去。但是同时必须看到,新兴市场受外部资金流向的影响较大,美国转强吸引部分资金回流。 除了欧债危机,2013年全球金融市场的两大摇摆因素是美元和日本银行的货币政策。美国房地产市场已经见底,贸易赤字有明显的改善,消费信心上升。假如财政悬崖不绊倒经济,美元走强的机会颇大。美元升值利好美元资产,会诱发更多资金流向美国房地产市场。然而,美元升值对商品价格却是不利的,对新兴市场也未必有利。日本跟随美欧推出了几轮QE,但是日元仍一升再升,不仅给出口带来困扰,甚至将一批支柱性企业推向绝境。日本订立通胀目标,等于为日元汇率设下天花板,日元有跌无升,势必激发以日元为借贷货币的套利交易,日本银行可能超过联储和欧洲央行,成为全球流动性的最大供应地。 与2012年的欧洲债务危机、美国财政悬崖、中国硬着陆风险相比,2013年市场的风险程度似乎有所下降,不确定性相对减少。这个环境有利于激发资金的risk-on(增加风险权重),部分资金可能流出避险天堂,利好风险资产价格。但是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的大局未变,欧债危机随时可能复发。流动性驱动的市场,波动必然多。 本文原载于财讯周刊,为个人意见,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日本经济在全球需求衰退、日元升值和中国罢买日货的三重打击下出现萎缩,其民间部门的需求更是乏善可陈。不过2013年出口情况应略有好转,政府开支亦可垫高GDP增长,全年估计录得0.3%的正增长,这个是在2012年一系列天灾人祸所造成的低基数下取得的。

2013年日本政策悬念较多。自民党执政后,财政开支规模多大,不仅对增长有影响,更可能对其债市构成冲击。安倍晋三对盯通胀货币政策的执着追求,很可能迫使日本银行在二月前后改变其货币政策,无限量、无限期地向体系内增发流动性,这个对日元及经济可能产生相当的变数,对JGB市场及日本资金流向产生相当的变数。

新兴市场的日子应该稍微好过一点,增长估计由2012年的5%反弹至5.5%,其中巴西增长从2012年的1.3%提速到2013年的4%,印度从5.9%到6.9%,中国从7.7%到8%。本周期来看,金砖四国仍受瓶颈状态的制约,但是增长的最坏时间可能已经过去。但是同时必须看到,新兴市场受外部资金流向的影响较大,美国转强吸引部分资金回流。

除了欧债危机,2013年全球金融市场的两大摇摆因素是美元和日本银行的货币政策。美国房地产市场已经见底,贸易赤字有明显的改善,消费信心上升。假如财政悬崖不绊倒经济,美元走强的机会颇大。美元升值利好美元资产,会诱发更多资金流向美国房地产市场。然而,美元升值对商品价格却是不利的,对新兴市场也未必有利。日本跟随美欧推出了几轮QE,但是日元仍一升再升,不仅给出口带来困扰,甚至将一批支柱性企业推向绝境。日本订立通胀目标,等于为日元汇率设下天花板,日元有跌无升,势必激发以日元为借贷货币的套利交易,日本银行可能超过联储和欧洲央行,成为全球流动性的最大供应地。

与2012年的欧洲债务危机、美国财政悬崖、中国硬着陆风险相比,2013年市场的风险程度似乎有所下降,不确定性相对减少。这个环境有利于激发资金的risk-on(增加风险权重),部分资金可能流出避险天堂,利好风险资产价格。但是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的大局未变,欧债危机随时可能复发。流动性驱动的市场,波动必然多。

坏时间可能已经过去。但是同时必须看到,新兴市场受外部资金流向的影响较大,美国转强吸引部分资金回流。 除了欧债危机,2013年全球金融市场的两大摇摆因素是美元和日本银行的货币政策。美国房地产市场已经见底,贸易赤字有明显的改善,消费信心上升。假如财政悬崖不绊倒经济,美元走强的机会颇大。美元升值利好美元资产,会诱发更多资金流向美国房地产市场。然而,美元升值对商品价格却是不利的,对新兴市场也未必有利。日本跟随美欧推出了几轮QE,但是日元仍一升再升,不仅给出口带来困扰,甚至将一批支柱性企业推向绝境。日本订立通胀目标,等于为日元汇率设下天花板,日元有跌无升,势必激发以日元为借贷货币的套利交易,日本银行可能超过联储和欧洲央行,成为全球流动性的最大供应地。 与2012年的欧洲债务危机、美国财政悬崖、中国硬着陆风险相比,2013年市场的风险程度似乎有所下降,不确定性相对减少。这个环境有利于激发资金的risk-on(增加风险权重),部分资金可能流出避险天堂,利好风险资产价格。但是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的大局未变,欧债危机随时可能复发。流动性驱动的市场,波动必然多。 本文原载于财讯周刊,为个人意见,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坏时间可能已经过去。但是同时必须看到,新兴市场受外部资金流向的影响较大,美国转强吸引部分资金回流。 除了欧债危机,2013年全球金融市场的两大摇摆因素是美元和日本银行的货币政策。美国房地产市场已经见底,贸易赤字有明显的改善,消费信心上升。假如财政悬崖不绊倒经济,美元走强的机会颇大。美元升值利好美元资产,会诱发更多资金流向美国房地产市场。然而,美元升值对商品价格却是不利的,对新兴市场也未必有利。日本跟随美欧推出了几轮QE,但是日元仍一升再升,不仅给出口带来困扰,甚至将一批支柱性企业推向绝境。日本订立通胀目标,等于为日元汇率设下天花板,日元有跌无升,势必激发以日元为借贷货币的套利交易,日本银行可能超过联储和欧洲央行,成为全球流动性的最大供应地。 与2012年的欧洲债务危机、美国财政悬崖、中国硬着陆风险相比,2013年市场的风险程度似乎有所下降,不确定性相对减少。这个环境有利于激发资金的risk-on(增加风险权重),部分资金可能流出避险天堂,利好风险资产价格。但是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的大局未变,欧债危机随时可能复发。流动性驱动的市场,波动必然多。 本文原载于财讯周刊,为个人意见,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本文原载于财讯周刊,为个人意见,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