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研究中心

http://t.cn/8sWegl2欢迎参与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的情景分析活动

 
 
 

日志

 
 
关于我

http://t.cn/8s0sQjD 本次模拟利率风险交易行为调查活动暨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模拟盘交易大赛由西南民族大学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利率综合指数期货项目组主办,参与者只需要从自身经济利益和交易偏好出发,扮演一个面临利率风险相关交易者的角色,依据每天公布的模拟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来进行交易,交易的本金和利润皆为虚拟。参赛者只需要填写交易合约和核对交易对账单即可以完成模拟交易,最后的获胜者将按照奖励办法获得奖励,具体奖励办法见附件一,本次活动的目的旨在金融科学研究目的,不属于任何商业性质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四大央行暗战QE3  

2012-03-08 12:30:00|  分类: qe3,流动性,欧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II的大限日渐逼近,伏尔克规则的阴影越来越大,让银行大举贷款仍然难度不小。 流动性取决于基础货币和乘数。央行的宽松政策,扩大了基础货币,但是银行的去杠杆却降低了乘数效应。这是QE对刺激实体经济效果不彰的主要理由。 QE对市场却是利好的。QE将资金放入银行手中,银行将流动性转入国债市场,将无风险债券的利率几乎拉到零。低资金成本,意味着资金对估值水平有更大的容忍度。一旦风险意识改善,资金流出避险天堂,风险资产价格便有一轮飙升。 但是这轮流动性驱动的牛市,无论在力度上或长度上恐怕均不及QE1及QE2。欧债危机远未结束,欧洲银行需要提高资本充足率、监管条例更加严苛,这使银行在增加贷款上十分谨慎。QE1、QE2救不了经济,QE3也救不了经济,只是为金融市场平添了一轮“开饭行情”。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低了重债国的发债成本,曲线救市。 英伦央行出手是为了救经济。经济重陷衰退,令已经金盆洗手的英格兰银行重出江湖,加大流动性注入的力度。日本经济正在出现意外的加速增长过程,金融体系也没有危机显现,此时此刻根本无需QE。但是其他央行先后放水,日本按兵不动意味着日元汇率进一步升值,令出口企业雪上加霜。日本的QE具有防御性质,不过也为金融市场的套利交易提供了更多、更便宜的借贷资金。 美联储剑指按揭关连证券,有其内在逻辑。房地产一日不复苏,美国的经济复苏便多磨难甚至逆转。在房价问题上不怕通胀,这是美国上下的共识,而且房市转暖不仅刺激消费,更能在大选年左右选民的心情。伯南克近来不再提量化宽松,在笔者看来是为自己预留最大的操作空间。 这一轮货币政策的宽松,不会有财政刺激措施打配合,甚至QE需要为债台高筑的政府财政保驾护航。除了欧洲外,并没有一场金融危机需要救急,银行体系也暂时看不到迫在眉睫的系统性风险,所以政策的推出十分低调。 除了四个最大的发达经济体,澳大利亚、瑞典等一批发达国家也进入减息周期。2010年底开始的货币环境正常化潮流已然逆转,印钞机又在开动。当然,发达大国不停地QE,也为部分新兴国家控制流动性的努力,设置了巨大的障碍。 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成效如何,取决于银行金融中介功能的恢复,取决于银行能否将央行释出的流动性传递到实体经济中。金融危机后,银行忙于修复自身的资产负债表,在贷款领域不断收缩战线,宁可将资金囤放在国债市场。笔者认为,银行这种去杠杆、避风险的心态并未改变,巴塞尔协议I树洞中端坐的两老僧,一言不发,各自缓缓地伸出单掌。动作十分徐缓,四周之人却立刻感受到掌力。树下那位老僧,一轮发力之后,头上冒出淡淡的雾气,掌力所及之处沙石起舞。树稍上的老僧,依然入定般合目含首,不过他的僧袍却膨胀起来。

以上不是金庸武侠小说中的争斗场景,而是英、日、欧、美四大央行在QE政策上开始发功了。

2月中旬,英格兰银行与日本银行先后重启了量化宽松政策。英国央行在退出QE一段时间之后,将其债券购买额度由2750亿英镑,加码500亿。日本央行则将55万亿日元的购债额度上调5万亿。

欧洲央行先后两次向银行拍卖3年期低息贷款,总量逾一万亿欧元,而且将抵押品门坎不断降低,务求银行获取超低成本的资金,买入利率高企的国债,稳赚不赔(只要政府不违约)地赚取息差。

龙头老大美国联邦储备局,是G4央行中唯一按兵不动的。改善中的经济数据和国内的反对声音,令联储在政策推出上更谨慎。不过笔者研判,伯南克们有很大的机会增购按揭抵押债券(MBS),通过流动性的定向注入,影响房地产市场的资金成本。美国此轮复苏如此艰难,与房地产市场了无生机有关,其背后乃是按揭供应资金链的断裂。

II的大限日渐逼近,伏尔克规则的阴影越来越大,让银行大举贷款仍然难度不小。 流动性取决于基础货币和乘数。央行的宽松政策,扩大了基础货币,但是银行的去杠杆却降低了乘数效应。这是QE对刺激实体经济效果不彰的主要理由。 QE对市场却是利好的。QE将资金放入银行手中,银行将流动性转入国债市场,将无风险债券的利率几乎拉到零。低资金成本,意味着资金对估值水平有更大的容忍度。一旦风险意识改善,资金流出避险天堂,风险资产价格便有一轮飙升。 但是这轮流动性驱动的牛市,无论在力度上或长度上恐怕均不及QE1及QE2。欧债危机远未结束,欧洲银行需要提高资本充足率、监管条例更加严苛,这使银行在增加贷款上十分谨慎。QE1、QE2救不了经济,QE3也救不了经济,只是为金融市场平添了一轮“开饭行情”。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QE3,已悄然展开(美国也快了)。与QE1和QE2不同的是,QE3是精心准备、低调出手,以近乎不宣而战的形式启动。而且央行的出招形式各不相同,目的也不相同。

欧洲央行是被迫出手,其目的在于为迅速恶化中的欧债危机降温。碍于章程,欧洲央行无法直接搭救欧洲重债国的债市,于是央行以超低利率成本将资金送入银行手中,请它们赚息差,其过程也拉低了重债国的发债成本,曲线救市。

英伦央行出手是为了救经济。经济重陷衰退,令已经金盆洗手的英格兰银行重出江湖,加大流动性注入的力度。日本经济正在出现意外的加速增长过程,金融体系也没有危机显现,此时此刻根本无需QE。但是其他央行先后放水,日本按兵不动意味着日元汇率进一步升值,令出口企业雪上加霜。日本的QE具有防御性质,不过也为金融市场的套利交易提供了更多、更便宜的借贷资金。

美联储剑指按揭关连证券,有其内在逻辑。房地产一日不复苏,美国的经济复苏便多磨难甚至逆转。在房价问题上不怕通胀,这是美国上下的共识,而且房市转暖不仅刺激消费,更能在大选年左右选民的心情。伯南克近来不再提量化宽松,在笔者看来是为自己预留最大的操作空间。

树洞中端坐的两老僧,一言不发,各自缓缓地伸出单掌。动作十分徐缓,四周之人却立刻感受到掌力。树下那位老僧,一轮发力之后,头上冒出淡淡的雾气,掌力所及之处沙石起舞。树稍上的老僧,依然入定般合目含首,不过他的僧袍却膨胀起来。 以上不是金庸武侠小说中的争斗场景,而是英、日、欧、美四大央行在QE政策上开始发功了。 2月中旬,英格兰银行与日本银行先后重启了量化宽松政策。英国央行在退出QE一段时间之后,将其债券购买额度由2750亿英镑,加码500亿。日本央行则将55万亿日元的购债额度上调5万亿。 欧洲央行先后两次向银行拍卖3年期低息贷款,总量逾一万亿欧元,而且将抵押品门坎不断降低,务求银行获取超低成本的资金,买入利率高企的国债,稳赚不赔(只要政府不违约)地赚取息差。 龙头老大美国联邦储备局,是G4央行中唯一按兵不动的。改善中的经济数据和国内的反对声音,令联储在政策推出上更谨慎。不过笔者研判,伯南克们有很大的机会增购按揭抵押债券(MBS),通过流动性的定向注入,影响房地产市场的资金成本。美国此轮复苏如此艰难,与房地产市场了无生机有关,其背后乃是按揭供应资金链的断裂。 QE3,已悄然展开(美国也快了)。与QE1和QE2不同的是,QE3是精心准备、低调出手,以近乎不宣而战的形式启动。而且央行的出招形式各不相同,目的也不相同。 欧洲央行是被迫出手,其目的在于为迅速恶化中的欧债危机降温。碍于章程,欧洲央行无法直接搭救欧洲重债国的债市,于是央行以超低利率成本将资金送入银行手中,请它们赚息差,其过程也拉这一轮货币政策的宽松,不会有财政刺激措施打配合,甚至QE需要为债台高筑的政府财政保驾护航。除了欧洲外,并没有一场金融危机需要救急,银行体系也暂时看不到迫在眉睫的系统性风险,所以政策的推出十分低调。

除了四个最大的发达经济体,澳大利亚、瑞典等一批发达国家也进入减息周期。2010年底开始的货币环境正常化潮流已然逆转,印钞机又在开动。当然,发达大国不停地QE,也为部分新兴国家控制流动性的努力,设置了巨大的障碍。

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成效如何,取决于银行金融中介功能的恢复,取决于银行能否将央行释出的流动性传递到实体经济中。金融危机后,银行忙于修复自身的资产负债表,在贷款领域不断收缩战线,宁可将资金囤放在国债市场。笔者认为,银行这种去杠杆、避风险的心态并未改变,巴塞尔协议III的大限日渐逼近,伏尔克规则的阴影越来越大,让银行大举贷款仍然难度不小。

流动性取决于基础货币和乘数。央行的宽松政策,扩大了基础货币,但是银行的去杠杆却降低了乘数效应。这是QE对刺激实体经济效果不彰的主要理由。

QE对市场却是利好的。QE将资金放入银行手中,银行将流动性转入国债市场,将无风险债券的利率几乎拉到零。低资金成本,意味着资金对估值水平有更大的容忍度。一旦风险意识改善,资金流出避险天堂,风险资产价格便有一轮飙升。

树洞中端坐的两老僧,一言不发,各自缓缓地伸出单掌。动作十分徐缓,四周之人却立刻感受到掌力。树下那位老僧,一轮发力之后,头上冒出淡淡的雾气,掌力所及之处沙石起舞。树稍上的老僧,依然入定般合目含首,不过他的僧袍却膨胀起来。 以上不是金庸武侠小说中的争斗场景,而是英、日、欧、美四大央行在QE政策上开始发功了。 2月中旬,英格兰银行与日本银行先后重启了量化宽松政策。英国央行在退出QE一段时间之后,将其债券购买额度由2750亿英镑,加码500亿。日本央行则将55万亿日元的购债额度上调5万亿。 欧洲央行先后两次向银行拍卖3年期低息贷款,总量逾一万亿欧元,而且将抵押品门坎不断降低,务求银行获取超低成本的资金,买入利率高企的国债,稳赚不赔(只要政府不违约)地赚取息差。 龙头老大美国联邦储备局,是G4央行中唯一按兵不动的。改善中的经济数据和国内的反对声音,令联储在政策推出上更谨慎。不过笔者研判,伯南克们有很大的机会增购按揭抵押债券(MBS),通过流动性的定向注入,影响房地产市场的资金成本。美国此轮复苏如此艰难,与房地产市场了无生机有关,其背后乃是按揭供应资金链的断裂。 QE3,已悄然展开(美国也快了)。与QE1和QE2不同的是,QE3是精心准备、低调出手,以近乎不宣而战的形式启动。而且央行的出招形式各不相同,目的也不相同。 欧洲央行是被迫出手,其目的在于为迅速恶化中的欧债危机降温。碍于章程,欧洲央行无法直接搭救欧洲重债国的债市,于是央行以超低利率成本将资金送入银行手中,请它们赚息差,其过程也拉

但是这轮流动性驱动的牛市,无论在力度上或长度上恐怕均不及QE1及QE2。欧债危机远未结束,欧洲银行需要提高资本充足率、监管条例更加严苛,这使银行在增加贷款上十分谨慎。QE1、QE2救不了经济,QE3也救不了经济,只是为金融市场平添了一轮“开饭行情”。

 

低了重债国的发债成本,曲线救市。 英伦央行出手是为了救经济。经济重陷衰退,令已经金盆洗手的英格兰银行重出江湖,加大流动性注入的力度。日本经济正在出现意外的加速增长过程,金融体系也没有危机显现,此时此刻根本无需QE。但是其他央行先后放水,日本按兵不动意味着日元汇率进一步升值,令出口企业雪上加霜。日本的QE具有防御性质,不过也为金融市场的套利交易提供了更多、更便宜的借贷资金。 美联储剑指按揭关连证券,有其内在逻辑。房地产一日不复苏,美国的经济复苏便多磨难甚至逆转。在房价问题上不怕通胀,这是美国上下的共识,而且房市转暖不仅刺激消费,更能在大选年左右选民的心情。伯南克近来不再提量化宽松,在笔者看来是为自己预留最大的操作空间。 这一轮货币政策的宽松,不会有财政刺激措施打配合,甚至QE需要为债台高筑的政府财政保驾护航。除了欧洲外,并没有一场金融危机需要救急,银行体系也暂时看不到迫在眉睫的系统性风险,所以政策的推出十分低调。 除了四个最大的发达经济体,澳大利亚、瑞典等一批发达国家也进入减息周期。2010年底开始的货币环境正常化潮流已然逆转,印钞机又在开动。当然,发达大国不停地QE,也为部分新兴国家控制流动性的努力,设置了巨大的障碍。 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成效如何,取决于银行金融中介功能的恢复,取决于银行能否将央行释出的流动性传递到实体经济中。金融危机后,银行忙于修复自身的资产负债表,在贷款领域不断收缩战线,宁可将资金囤放在国债市场。笔者认为,银行这种去杠杆、避风险的心态并未改变,巴塞尔协议I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