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研究中心

http://t.cn/8sWegl2欢迎参与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的情景分析活动

 
 
 

日志

 
 
关于我

http://t.cn/8s0sQjD 本次模拟利率风险交易行为调查活动暨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模拟盘交易大赛由西南民族大学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利率综合指数期货项目组主办,参与者只需要从自身经济利益和交易偏好出发,扮演一个面临利率风险相关交易者的角色,依据每天公布的模拟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来进行交易,交易的本金和利润皆为虚拟。参赛者只需要填写交易合约和核对交易对账单即可以完成模拟交易,最后的获胜者将按照奖励办法获得奖励,具体奖励办法见附件一,本次活动的目的旨在金融科学研究目的,不属于任何商业性质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希腊危机如何发展  

2012-05-17 01:35:00|  分类: 希腊,欧债危机,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洲央行手头拥有希腊国债1720亿欧元,同时通过LTRO拆借给希腊银行734亿,这两笔债务加在一起,便相当于欧洲央行自身资本金的两倍多。 希腊局势何去何从,其他欧猪国家都在看。如果希腊可以违约而不至于被逼退出欧元区,则葡萄牙、西班牙均会照葫芦画瓢,趁机通过债务重组来减轻负债比重。哪怕现任政府不敢这么做,反对党上任后也一定做。而这便将银行可能受到的冲击,成倍数地增加,致使欧债危机蔓延。 希债危机及其连锁反应,势必带给市场新的震荡,以沽空欧元、沽空银行为核心的对冲攻击随时可以卷土重来,欧洲央行以LTRO所建构起的市场稳定,也不排除土崩瓦解。 碍于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产生的巨大负面影响和不确定性,笔者认为欧洲领袖会尽力救希腊。在某种程度上,希腊与欧洲领袖在谈判中的地位已经逆转,希腊选举结果已经表明,希腊人民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反而轮到欧洲大国、欧盟和IMF需要想办法留住希腊。 笔者认为,欧洲领袖会在减赤力度上做出让步,换取希腊留在欧元区,继续减少赤字。一旦希腊有动乱,欧洲央行会祭出LTRO3,以稳定金融市场与信心。 欧债

洲央行手头拥有希腊国债1720亿欧元,同时通过LTRO拆借给希腊银行734亿,这两笔债务加在一起,便相当于欧洲央行自身资本金的两倍多。 希腊局势何去何从,其他欧猪国家都在看。如果希腊可以违约而不至于被逼退出欧元区,则葡萄牙、西班牙均会照葫芦画瓢,趁机通过债务重组来减轻负债比重。哪怕现任政府不敢这么做,反对党上任后也一定做。而这便将银行可能受到的冲击,成倍数地增加,致使欧债危机蔓延。 希债危机及其连锁反应,势必带给市场新的震荡,以沽空欧元、沽空银行为核心的对冲攻击随时可以卷土重来,欧洲央行以LTRO所建构起的市场稳定,也不排除土崩瓦解。 碍于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产生的巨大负面影响和不确定性,笔者认为欧洲领袖会尽力救希腊。在某种程度上,希腊与欧洲领袖在谈判中的地位已经逆转,希腊选举结果已经表明,希腊人民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反而轮到欧洲大国、欧盟和IMF需要想办法留住希腊。 笔者认为,欧洲领袖会在减赤力度上做出让步,换取希腊留在欧元区,继续减少赤字。一旦希腊有动乱,欧洲央行会祭出LTRO3,以稳定金融市场与信心。 欧债多数希腊人希望留在欧元区内,同时多数希腊人不愿承受强烈财政紧缩所带来的痛苦。5月7日希腊国会的选举结果,便表达了这么一种民众感受,一种自相矛盾的感受。

这种自相矛盾的选民思维,击沉了中间路线,政党路线非左即右,要么支持紧缩,要么反对紧缩。缺少了政策的中间地带,加上上一届执政党派遭到重创,组成在国会拥有多数议席的执政联盟变得十分困难。选举出来的前三大政党均无法得到过半数议员的支持,组阁先后失败,希腊在六月再次选举。但是从5月到6月,选民的情绪很难有重大改变,政局继续胶着的可能性颇大。

希腊在3月份承诺的减赤计划,墨迹未干,恐怕就要推倒重来了。如果欧洲领袖坚持既定的减赤程序,并拒绝发放救援资金,则希腊随时可能发生债务违约,希腊被迫退出欧元区亦将接踵而至。

洲央行手头拥有希腊国债1720亿欧元,同时通过LTRO拆借给希腊银行734亿,这两笔债务加在一起,便相当于欧洲央行自身资本金的两倍多。 希腊局势何去何从,其他欧猪国家都在看。如果希腊可以违约而不至于被逼退出欧元区,则葡萄牙、西班牙均会照葫芦画瓢,趁机通过债务重组来减轻负债比重。哪怕现任政府不敢这么做,反对党上任后也一定做。而这便将银行可能受到的冲击,成倍数地增加,致使欧债危机蔓延。 希债危机及其连锁反应,势必带给市场新的震荡,以沽空欧元、沽空银行为核心的对冲攻击随时可以卷土重来,欧洲央行以LTRO所建构起的市场稳定,也不排除土崩瓦解。 碍于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产生的巨大负面影响和不确定性,笔者认为欧洲领袖会尽力救希腊。在某种程度上,希腊与欧洲领袖在谈判中的地位已经逆转,希腊选举结果已经表明,希腊人民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反而轮到欧洲大国、欧盟和IMF需要想办法留住希腊。 笔者认为,欧洲领袖会在减赤力度上做出让步,换取希腊留在欧元区,继续减少赤字。一旦希腊有动乱,欧洲央行会祭出LTRO3,以稳定金融市场与信心。 欧债一旦希腊脱离欧洲保护伞,银行挤提无可避免,汇率暴跌无可避免,所有外债均可能无法支付,GDP或许收缩20%以上,这种后果对于希腊而言,可谓灾难性的。

希腊沦入不复之劫,不仅对希腊本身是灾难性的,对欧洲银行体制亦可能是重创。欧洲其他国家的银行,仍持有希腊国债,尤其是短期国债。欧洲央行手头拥有希腊国债1720亿欧元,同时通过LTRO拆借给希腊银行734亿,这两笔债务加在一起,便相当于欧洲央行自身资本金的两倍多。

希腊局势何去何从,其他欧猪国家都在看。如果希腊可以违约而不至于被逼退出欧元区,则葡萄牙、西班牙均会照葫芦画瓢,趁机通过债务重组来减轻负债比重。哪怕现任政府不敢这么做,反对党上任后也一定做。而这便将银行可能受到的冲击,成倍数地增加,致使欧债危机蔓延。

希债危机及其连锁反应,势必带给市场新的震荡,以沽空欧元、沽空银行为核心的对冲攻击随时可以卷土重来,欧洲央行以LTRO所建构起的市场稳定,也不排除土崩瓦解。

碍于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产生的巨大负面影响和不确定性,笔者认为欧洲领袖会尽力救希腊。在某种程度上,希腊与欧洲领袖在谈判中的地位已经逆转,希腊选举结果已经表明,希腊人民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反而轮到欧洲大国、欧盟和IMF需要想办法留住希腊。

洲央行手头拥有希腊国债1720亿欧元,同时通过LTRO拆借给希腊银行734亿,这两笔债务加在一起,便相当于欧洲央行自身资本金的两倍多。 希腊局势何去何从,其他欧猪国家都在看。如果希腊可以违约而不至于被逼退出欧元区,则葡萄牙、西班牙均会照葫芦画瓢,趁机通过债务重组来减轻负债比重。哪怕现任政府不敢这么做,反对党上任后也一定做。而这便将银行可能受到的冲击,成倍数地增加,致使欧债危机蔓延。 希债危机及其连锁反应,势必带给市场新的震荡,以沽空欧元、沽空银行为核心的对冲攻击随时可以卷土重来,欧洲央行以LTRO所建构起的市场稳定,也不排除土崩瓦解。 碍于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产生的巨大负面影响和不确定性,笔者认为欧洲领袖会尽力救希腊。在某种程度上,希腊与欧洲领袖在谈判中的地位已经逆转,希腊选举结果已经表明,希腊人民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反而轮到欧洲大国、欧盟和IMF需要想办法留住希腊。 笔者认为,欧洲领袖会在减赤力度上做出让步,换取希腊留在欧元区,继续减少赤字。一旦希腊有动乱,欧洲央行会祭出LTRO3,以稳定金融市场与信心。 欧债

笔者认为,欧洲领袖会在减赤力度上做出让步,换取希腊留在欧元区,继续减少赤字。一旦希腊有动乱,欧洲央行会祭出LTRO3,以稳定金融市场与信心。

危机经过4-5个月的平静,离下一次爆发已经很近,但是受一系列选举结果的冲击,欧洲领导人看来在放松紧缩力度上的立场有所松动,愿意容忍一段时间的赤字超标。 当然,将所有的宝押在欧洲领导人的能力、政治智能之上,是危险的。如果欧洲领袖们延误时间、或措施失当,则希债问题可以带来新的更大的市场震荡。欧洲领袖们从过往纪录看,政治决心不够、前瞻性不足。换言之,欧债的最大风险来自政治决策上的举棋不定及失误。长远来看,希腊违约可能性极大,欧元最终破灭可能性不小,只是未必这么快发生。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欧债危机经过4-5个月的平静,离下一次爆发已经很近,但是受一系列选举结果的冲击,欧洲领导人看来在放松紧缩力度上的立场有所松动,愿意容忍一段时间的赤字超标。

当然,将所有的宝押在欧洲领导人的能力、政治智能之上,是危险的。如果欧洲领袖们延误时间、或措施失当,则希债问题可以带来新的更大的市场震荡。欧洲领袖们从过往纪录看,政治决心不够、前瞻性不足。换言之,欧债的最大风险来自政治决策上的举棋不定及失误。长远来看,希腊违约可能性极大,欧元最终破灭可能性不小,只是未必这么快发生。

洲央行手头拥有希腊国债1720亿欧元,同时通过LTRO拆借给希腊银行734亿,这两笔债务加在一起,便相当于欧洲央行自身资本金的两倍多。 希腊局势何去何从,其他欧猪国家都在看。如果希腊可以违约而不至于被逼退出欧元区,则葡萄牙、西班牙均会照葫芦画瓢,趁机通过债务重组来减轻负债比重。哪怕现任政府不敢这么做,反对党上任后也一定做。而这便将银行可能受到的冲击,成倍数地增加,致使欧债危机蔓延。 希债危机及其连锁反应,势必带给市场新的震荡,以沽空欧元、沽空银行为核心的对冲攻击随时可以卷土重来,欧洲央行以LTRO所建构起的市场稳定,也不排除土崩瓦解。 碍于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产生的巨大负面影响和不确定性,笔者认为欧洲领袖会尽力救希腊。在某种程度上,希腊与欧洲领袖在谈判中的地位已经逆转,希腊选举结果已经表明,希腊人民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反而轮到欧洲大国、欧盟和IMF需要想办法留住希腊。 笔者认为,欧洲领袖会在减赤力度上做出让步,换取希腊留在欧元区,继续减少赤字。一旦希腊有动乱,欧洲央行会祭出LTRO3,以稳定金融市场与信心。 欧债

 

危机经过4-5个月的平静,离下一次爆发已经很近,但是受一系列选举结果的冲击,欧洲领导人看来在放松紧缩力度上的立场有所松动,愿意容忍一段时间的赤字超标。 当然,将所有的宝押在欧洲领导人的能力、政治智能之上,是危险的。如果欧洲领袖们延误时间、或措施失当,则希债问题可以带来新的更大的市场震荡。欧洲领袖们从过往纪录看,政治决心不够、前瞻性不足。换言之,欧债的最大风险来自政治决策上的举棋不定及失误。长远来看,希腊违约可能性极大,欧元最终破灭可能性不小,只是未必这么快发生。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