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研究中心

http://t.cn/8sWegl2欢迎参与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的情景分析活动

 
 
 

日志

 
 
关于我

http://t.cn/8s0sQjD 本次模拟利率风险交易行为调查活动暨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模拟盘交易大赛由西南民族大学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利率综合指数期货项目组主办,参与者只需要从自身经济利益和交易偏好出发,扮演一个面临利率风险相关交易者的角色,依据每天公布的模拟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来进行交易,交易的本金和利润皆为虚拟。参赛者只需要填写交易合约和核对交易对账单即可以完成模拟交易,最后的获胜者将按照奖励办法获得奖励,具体奖励办法见附件一,本次活动的目的旨在金融科学研究目的,不属于任何商业性质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银行暴利时代的终结  

2012-06-26 23:11:00|  分类: 银行,盈利,垄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第一季,香港上市的中国银行业总盈利达到200亿美元。银行以外其他中资公司的盈利合计为270亿美元,其中包括像中国石油这种巨型企业的盈利。基本上,银行业盈利占到中国企业盈利的一半,这在世界上绝无仅有,日本房地产泡沫时期或美欧衍生产品大行其道时,银行业也没有达到如此之暴利。 2012年6月7日,对于中国银行业是一个转折点。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下调贷款及存款基准利率,同时将银行自主浮动的利率区间扩大10%。第二天银行的商业贷款利率下调,但是存款利率却不降反升。借着加大利率浮动区间,中国政府暗渡陈仓,打响了利率正常化的第一枪。 在过去几年,银行业的经营模式简单概括起来,就是将企业盈利补贴银行盈利,以储蓄者财富垫高银行财富。垄断性银行盈利,加重了生产者、消费者的负担,乃中国经济迅速失速的的重要原因之一。 本世纪初,银行业坏帐累累,举步维艰,为进行银行改革,政府将银行的利差加大无可厚非。如今银行业风光十足,国计民生却步履沉重,甚至每况愈下。将银行利差维持在共和国历史上的最高水平,则于理不通,于情也不通。 这次利率的改革性调整,其实只是银行利差缩减的第一步。随着银行业向民间资本开放,中小银行竞争加大,整个银行利差缩减无可避免。小银行缺少储蓄基础,唯有通过提高存款利率来吸引储户。 利率市场化带来竞争,竞争压缩银行业的整体盈利空间,对目前处于垄断地位的大型国有银行影响尤其明显。根据香港及世界上许多国家的经验,利

2012年第一季,香港上市的中国银行业总盈利达到200亿美元。银行以外其他中资公司的盈利合计为270亿美元,其中包括像中国石油这种巨型企业的盈利。基本上,银行业盈利占到中国企业盈利的一半,这在世界上绝无仅有,日本房地产泡沫时期或美欧衍生产品大行其道时,银行业也没有达到如此之暴利。

2012年6月7日,对于中国银行业是一个转折点。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下调贷款及存款基准利率,同时将银行自主浮动的利率区间扩大10%。第二天银行的商业贷款利率下调,但是存款利率却不降反升。借着加大利率浮动区间,中国政府暗渡陈仓,打响了利率正常化的第一枪。

在过去几年,银行业的经营模式简单概括起来,就是将企业盈利补贴银行盈利,以储蓄者财富垫高银行财富。垄断性银行盈利,加重了生产者、消费者的负担,乃中国经济迅速失速的的重要原因之一。

济创出新局面,生产力再上一个台阶。结构性改革,是中国经济突破困境的利器,是提高生产力的法宝。 中国经济现在已经消费了上两轮结构性改革所带来的红利,迫切需要新的改革来释放生产力,制造新的投资机会,改善经济运行效率。笔者看来,打破国有大银行的垄断,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这不仅是利润重新分配的问题,更是效率提升和体制优化的重要一环。 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城市,银行铺多过公共厕所,可见其利润之高。银行中间业务不足,风险控制能力差,资金运作效率低下,是中国银行久为人诟病的通病。缺少竞争,使这些问题的改善十分缓慢,银行依然躺在政策保护之下吃利差,而且越吃越风光。 市场开放,利率市场化之下,银行的暴利时代已经开始结束。 本文原载于台湾财富杂志,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本世纪初,银行业坏帐累累,举步维艰,为进行银行改革,政府将银行的利差加大无可厚非。如今银行业风光十足,国计民生却步履沉重,甚至每况愈下。将银行利差维持在共和国历史上的最高水平,则于理不通,于情也不通。

这次利率的改革性调整,其实只是银行利差缩减的第一步。随着银行业向民间资本开放,中小银行竞争加大,整个银行利差缩减无可避免。小银行缺少储蓄基础,唯有通过提高存款利率来吸引储户。

利率市场化带来竞争,竞争压缩银行业的整体盈利空间,对目前处于垄断地位的大型国有银行影响尤其明显。根据香港及世界上许多国家的经验,利率市场化无一例外地终结银行业的暴利时代,行业随之重新洗牌。

率市场化无一例外地终结银行业的暴利时代,行业随之重新洗牌。 有人认为,中国的银行业面临坏帐压力,为保障银行业的健康,政府在利率市场化上不会出重手。这种观点在逻辑上不通。行业不景、盈利受压的有许多行业,包括许多经济的的支柱产业,并未见政府因此减轻政策调控的力度。2009年时银行曾应政府要求,大举向地方融资平台借贷,由此埋下了坏帐的隐患。这的确是中国经济的一个系统性风险,政府需要小心应对。但是,当年的四万元扩张计划,归根到底属于财政支出,银行不过是出纳,最终需要财政买单,将这笔贷款由银行资产负债表上划归到财政部的资产负债表上,而非透过利差无限期补贴,由企业与储蓄者买单。 银行乃经济中的中间产品,本身并不创造财富。银行与经济其他部门之间的利润分配,属于零和游戏,银行越富,则其他部门便越穷。垄断带来效率的损耗(Dead Weight Loss),对经济、资金分配均非好事。中国银行业的暴利,已经开始窒息经济的正常发展,令原本已经进入结构性调整的经济更加步履艰难,令民营企业生存困难,令新兴行业缺乏必要的养分,令储蓄者所得到的回报与所承受的风险不相称。 八十年代初,中国经济在文革的后遗症中挣扎。农村改革,带来了农民生产的积极性,带来了一次生产力的飞跃。九十年代初,中国经济再次陷入僵局。经济特区吸引了大量外资,为中国成为世界加工厂奠定了基础,这是生产力的又一次提升。本世纪初,中国经济面临通缩压力。加入WTO再次为经有人认为,中国的银行业面临坏帐压力,为保障银行业的健康,政府在利率市场化上不会出重手。这种观点在逻辑上不通。行业不景、盈利受压的有许多行业,包括许多经济的的支柱产业,并未见政府因此减轻政策调控的力度。2009年时银行曾应政府要求,大举向地方融资平台借贷,由此埋下了坏帐的隐患。这的确是中国经济的一个系统性风险,政府需要小心应对。但是,当年的四万元扩张计划,归根到底属于财政支出,银行不过是出纳,最终需要财政买单,将这笔贷款由银行资产负债表上划归到财政部的资产负债表上,而非透过利差无限期补贴,由企业与储蓄者买单。

银行乃经济中的中间产品,本身并不创造财富。银行与经济其他部门之间的利润分配,属于零和游戏,银行越富,则其他部门便越穷。垄断带来效率的损耗(Dead Weight Loss),对经济、资金分配均非好事。中国银行业的暴利,已经开始窒息经济的正常发展,令原本已经进入结构性调整的经济更加步履艰难,令民营企业生存困难,令新兴行业缺乏必要的养分,令储蓄者所得到的回报与所承受的风险不相称。

八十年代初,中国经济在文革的后遗症中挣扎。农村改革,带来了农民生产的积极性,带来了一次生产力的飞跃。九十年代初,中国经济再次陷入僵局。经济特区吸引了大量外资,为中国成为世界加工厂奠定了基础,这是生产力的又一次提升。本世纪初,中国经济面临通缩压力。加入WTO再次为经济创出新局面,生产力再上一个台阶。结构性改革,是中国经济突破困境的利器,是提高生产力的法宝。

率市场化无一例外地终结银行业的暴利时代,行业随之重新洗牌。 有人认为,中国的银行业面临坏帐压力,为保障银行业的健康,政府在利率市场化上不会出重手。这种观点在逻辑上不通。行业不景、盈利受压的有许多行业,包括许多经济的的支柱产业,并未见政府因此减轻政策调控的力度。2009年时银行曾应政府要求,大举向地方融资平台借贷,由此埋下了坏帐的隐患。这的确是中国经济的一个系统性风险,政府需要小心应对。但是,当年的四万元扩张计划,归根到底属于财政支出,银行不过是出纳,最终需要财政买单,将这笔贷款由银行资产负债表上划归到财政部的资产负债表上,而非透过利差无限期补贴,由企业与储蓄者买单。 银行乃经济中的中间产品,本身并不创造财富。银行与经济其他部门之间的利润分配,属于零和游戏,银行越富,则其他部门便越穷。垄断带来效率的损耗(Dead Weight Loss),对经济、资金分配均非好事。中国银行业的暴利,已经开始窒息经济的正常发展,令原本已经进入结构性调整的经济更加步履艰难,令民营企业生存困难,令新兴行业缺乏必要的养分,令储蓄者所得到的回报与所承受的风险不相称。 八十年代初,中国经济在文革的后遗症中挣扎。农村改革,带来了农民生产的积极性,带来了一次生产力的飞跃。九十年代初,中国经济再次陷入僵局。经济特区吸引了大量外资,为中国成为世界加工厂奠定了基础,这是生产力的又一次提升。本世纪初,中国经济面临通缩压力。加入WTO再次为经中国经济现在已经消费了上两轮结构性改革所带来的红利,迫切需要新的改革来释放生产力,制造新的投资机会,改善经济运行效率。笔者看来,打破国有大银行的垄断,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这不仅是利润重新分配的问题,更是效率提升和体制优化的重要一环。

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城市,银行铺多过公共厕所,可见其利润之高。银行中间业务不足,风险控制能力差,资金运作效率低下,是中国银行久为人诟病的通病。缺少竞争,使这些问题的改善十分缓慢,银行依然躺在政策保护之下吃利差,而且越吃越风光。

率市场化无一例外地终结银行业的暴利时代,行业随之重新洗牌。 有人认为,中国的银行业面临坏帐压力,为保障银行业的健康,政府在利率市场化上不会出重手。这种观点在逻辑上不通。行业不景、盈利受压的有许多行业,包括许多经济的的支柱产业,并未见政府因此减轻政策调控的力度。2009年时银行曾应政府要求,大举向地方融资平台借贷,由此埋下了坏帐的隐患。这的确是中国经济的一个系统性风险,政府需要小心应对。但是,当年的四万元扩张计划,归根到底属于财政支出,银行不过是出纳,最终需要财政买单,将这笔贷款由银行资产负债表上划归到财政部的资产负债表上,而非透过利差无限期补贴,由企业与储蓄者买单。 银行乃经济中的中间产品,本身并不创造财富。银行与经济其他部门之间的利润分配,属于零和游戏,银行越富,则其他部门便越穷。垄断带来效率的损耗(Dead Weight Loss),对经济、资金分配均非好事。中国银行业的暴利,已经开始窒息经济的正常发展,令原本已经进入结构性调整的经济更加步履艰难,令民营企业生存困难,令新兴行业缺乏必要的养分,令储蓄者所得到的回报与所承受的风险不相称。 八十年代初,中国经济在文革的后遗症中挣扎。农村改革,带来了农民生产的积极性,带来了一次生产力的飞跃。九十年代初,中国经济再次陷入僵局。经济特区吸引了大量外资,为中国成为世界加工厂奠定了基础,这是生产力的又一次提升。本世纪初,中国经济面临通缩压力。加入WTO再次为经

市场开放,利率市场化之下,银行的暴利时代已经开始结束。

 

济创出新局面,生产力再上一个台阶。结构性改革,是中国经济突破困境的利器,是提高生产力的法宝。 中国经济现在已经消费了上两轮结构性改革所带来的红利,迫切需要新的改革来释放生产力,制造新的投资机会,改善经济运行效率。笔者看来,打破国有大银行的垄断,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这不仅是利润重新分配的问题,更是效率提升和体制优化的重要一环。 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城市,银行铺多过公共厕所,可见其利润之高。银行中间业务不足,风险控制能力差,资金运作效率低下,是中国银行久为人诟病的通病。缺少竞争,使这些问题的改善十分缓慢,银行依然躺在政策保护之下吃利差,而且越吃越风光。 市场开放,利率市场化之下,银行的暴利时代已经开始结束。 本文原载于台湾财富杂志,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本文原载于台湾财富杂志,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