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研究中心

http://t.cn/8sWegl2欢迎参与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的情景分析活动

 
 
 

日志

 
 
关于我

http://t.cn/8s0sQjD 本次模拟利率风险交易行为调查活动暨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模拟盘交易大赛由西南民族大学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利率综合指数期货项目组主办,参与者只需要从自身经济利益和交易偏好出发,扮演一个面临利率风险相关交易者的角色,依据每天公布的模拟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来进行交易,交易的本金和利润皆为虚拟。参赛者只需要填写交易合约和核对交易对账单即可以完成模拟交易,最后的获胜者将按照奖励办法获得奖励,具体奖励办法见附件一,本次活动的目的旨在金融科学研究目的,不属于任何商业性质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流动性陷阱  

2012-07-19 23:44:00|  分类: 流动性陷阱,货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车的人都知道,当车轮陷入沙坑时,猛踩油门并不能将汽车拉出困境,车轮只会在沙面上空转。那辆汽车,叫中国经济;在驾驶座位上猛踩油门的司机,叫中国政府;车轮与地面之间缺少磨擦,在经济学中叫流动性陷阱。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迅速失速。民间失去了投资兴趣,出口失去了竞争优势,产能过剩、需求不足、企业经营环境急速恶化、消费情绪也受到影响。面对增长的挑战,中国人民银行放弃了近年不成文的轻易不动利率杠杆的规矩,一个月内两降基准利率。连同准备金率的下调和信贷政策上的松动,中国的货币政策出现了全方位的宽松。 然而政策基调的改变,并没有带来对经济活动的预期效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民间投资活动并未因政策转向而趋活跃。传统智慧所言“一放就乱,一管就死”,这次却没有乱起来。除了政府主导的基建投资项目外,投资领域依然是万马齐喑。 笔者认为,中国经济陷入了流动性陷阱,货币扩张政策对经济失去了拉动效果。 流动性陷阱,是由凯恩斯首先提出的,指当利率水平十分低下时,进一步降低政策利率无法改变市场利率,也无法激起企业的投资欲望、个人的消费欲望,进一步宽松    开车的人都知道,当车轮陷入沙坑时,猛踩油门并不能将汽车拉出困境,车轮只会在沙面上空转。 开车的人都知道,当车轮陷入沙坑时,猛踩油门并不能将汽车拉出困境,车轮只会在沙面上空转。那辆汽车,叫中国经济;在驾驶座位上猛踩油门的司机,叫中国政府;车轮与地面之间缺少磨擦,在经济学中叫流动性陷阱。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迅速失速。民间失去了投资兴趣,出口失去了竞争优势,产能过剩、需求不足、企业经营环境急速恶化、消费情绪也受到影响。面对增长的挑战,中国人民银行放弃了近年不成文的轻易不动利率杠杆的规矩,一个月内两降基准利率。连同准备金率的下调和信贷政策上的松动,中国的货币政策出现了全方位的宽松。 然而政策基调的改变,并没有带来对经济活动的预期效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民间投资活动并未因政策转向而趋活跃。传统智慧所言“一放就乱,一管就死”,这次却没有乱起来。除了政府主导的基建投资项目外,投资领域依然是万马齐喑。 笔者认为,中国经济陷入了流动性陷阱,货币扩张政策对经济失去了拉动效果。 流动性陷阱,是由凯恩斯首先提出的,指当利率水平十分低下时,进一步降低政策利率无法改变市场利率,也无法激起企业的投资欲望、个人的消费欲望,进一步宽松那辆汽车,叫中国经济;在驾驶座位上猛踩油门的司机,叫中国政府;车轮与地面之间缺少磨擦,在经济学中叫流动性陷阱。银行减息降存准来提振市场情缩的人们,一定会感到失望。货币政策会进一步放松,不过他们对经济的刺激作用,对企业盈利的帮助却相当有限。踩在油门上试图用蛮力将汽车开出沙坑的脚,貌似孔武有力,其实挺绝望。 开车的人都知道,一旦汽车陷入沙坑、雪地,不要空踩油门。下车在车轮前放一块木板,增加一点磨擦系数,问题就解决了。解决民间资本投资意欲低下,要比放块木板难度更大,但是思路却是一致的。 开放服务业、减税,寻求制度上的突破,才是令中国经济重回佳境的正解。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货币政策并不能刺激经济活动。在现代社会,不仅利率政策而且流动性政策,均可能在极端货币环境下,失却乘数效应,失却对经济的杠杆刺激作用。 目前中国经济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民间投资意欲低下。这个背后有许多结构性原因:成本飙升、产能过剩等。制造业曾经是民间资本过去的擅场,现在正面临经营成本不可逆转的上升,而有利可图的服务业领域许多却不对民间资本开放。 笔者看来,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不是资金成本过高,而是投资空间缺失。银行所面临的问题,不是流动性不足,而是优质借贷客户的减少。结构性问题不解决,空踩利率及存款准备金率的油门,并不能使经济从沙坑中爬出来。 陷入流动性陷阱的,不止中国一家。日本已在陷阱中挣扎了20余年,美国、欧洲亦身陷其中,究其根源,乃政策对应上的失误。日、美、欧,各有各的结构性矛盾,但是政策决策者却避重就轻,试图用反周期性货币政策来解开经济的结构性死结。天量的货币扩张,曾一时性地纾缓了经济痛楚,但是并不能拆解结构性难题。在此过程中,货币政策的剂量愈开愈大,边际效果却愈来愈差,隐含的金融风险更以几何级数上升。 指望人民今年以来,中国经济迅速失速。民间失去了投资兴趣,出口失去了竞争优势,产能过剩、需求不足、企业经营货币政策并不能刺激经济活动。在现代社会,不仅利率政策而且流动性政策,均可能在极端货币环境下,失却乘数效应,失却对经济的杠杆刺激作用。 目前中国经济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民间投资意欲低下。这个背后有许多结构性原因:成本飙升、产能过剩等。制造业曾经是民间资本过去的擅场,现在正面临经营成本不可逆转的上升,而有利可图的服务业领域许多却不对民间资本开放。 笔者看来,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不是资金成本过高,而是投资空间缺失。银行所面临的问题,不是流动性不足,而是优质借贷客户的减少。结构性问题不解决,空踩利率及存款准备金率的油门,并不能使经济从沙坑中爬出来。 陷入流动性陷阱的,不止中国一家。日本已在陷阱中挣扎了20余年,美国、欧洲亦身陷其中,究其根源,乃政策对应上的失误。日、美、欧,各有各的结构性矛盾,但是政策决策者却避重就轻,试图用反周期性货币政策来解开经济的结构性死结。天量的货币扩张,曾一时性地纾缓了经济痛楚,但是并不能拆解结构性难题。在此过程中,货币政策的剂量愈开愈大,边际效果却愈来愈差,隐含的金融风险更以几何级数上升。 指望人民环境急速恶化、消费情绪也受到影响。面对增长的挑战,中国人民银行放弃了近年不成文的轻易不动利货币政策并不能刺激经济活动。在现代社会,不仅利率政策而且流动性政策,均可能在极端货币环境下,失却乘数效应,失却对经济的杠杆刺激作用。 目前中国经济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民间投资意欲低下。这个背后有许多结构性原因:成本飙升、产能过剩等。制造业曾经是民间资本过去的擅场,现在正面临经营成本不可逆转的上升,而有利可图的服务业领域许多却不对民间资本开放。 笔者看来,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不是资金成本过高,而是投资空间缺失。银行所面临的问题,不是流动性不足,而是优质借贷客户的减少。结构性问题不解决,空踩利率及存款准备金率的油门,并不能使经济从沙坑中爬出来。 陷入流动性陷阱的,不止中国一家。日本已在陷阱中挣扎了20余年,美国、欧洲亦身陷其中,究其根源,乃政策对应上的失误。日、美、欧,各有各的结构性矛盾,但是政策决策者却避重就轻,试图用反周期性货币政策来解开经济的结构性死结。天量的货币扩张,曾一时性地纾缓了经济痛楚,但是并不能拆解结构性难题。在此过程中,货币政策的剂量愈开愈大,边际效果却愈来愈差,隐含的金融风险更以几何级数上升。 指望人民 开车的人都知道,当车轮陷入沙坑时,猛踩油门并不能将汽车拉出困境,车轮只会在沙面上空转。那辆汽车,叫中国经济;在驾驶座位上猛踩油门的司机,叫中国政府;车轮与地面之间缺少磨擦,在经济学中叫流动性陷阱。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迅速失速。民间失去了投资兴趣,出口失去了竞争优势,产能过剩、需求不足、企业经营环境急速恶化、消费情绪也受到影响。面对增长的挑战,中国人民银行放弃了近年不成文的轻易不动利率杠杆的规矩,一个月内两降基准利率。连同准备金率的下调和信贷政策上的松动,中国的货币政策出现了全方位的宽松。 然而政策基调的改变,并没有带来对经济活动的预期效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民间投资活动并未因政策转向而趋活跃。传统智慧所言“一放就乱,一管就死”,这次却没有乱起来。除了政府主导的基建投资项目外,投资领域依然是万马齐喑。 笔者认为,中国经济陷入了流动性陷阱,货币扩张政策对经济失去了拉动效果。 流动性陷阱,是由凯恩斯首先提出的,指当利率水平十分低下时,进一步降低政策利率无法改变市场利率,也无法激起企业的投资欲望、个人的消费欲望,进一步宽松杠杆的规矩,一个月内两降基准利率。连同准备金率的下调和信贷政策上的松动,中国的货币政策出现了全方位的宽松。
开车的人都知道,当车轮陷入沙坑时,猛踩油门并不能将汽车拉出困境,车轮只会在沙面上空转。那辆汽车,叫中国经济;在驾驶座位上猛踩油门的司机,叫中国政府;车轮与地面之间缺少磨擦,在经济学中叫流动性陷阱。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迅速失速。民间失去了投资兴趣,出口失去了竞争优势,产能过剩、需求不足、企业经营环境急速恶化、消费情绪也受到影响。面对增长的挑战,中国人民银行放弃了近年不成文的轻易不动利率杠杆的规矩,一个月内两降基准利率。连同准备金率的下调和信贷政策上的松动,中国的货币政策出现了全方位的宽松。 然而政策基调的改变,并没有带来对经济活动的预期效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民间投资活动并未因政策转向而趋活跃。传统智慧所言“一放就乱,一管就死”,这次却没有乱起来。除了政府主导的基建投资项目外,投资领域依然是万马齐喑。 笔者认为,中国经济陷入了流动性陷阱,货币扩张政策对经济失去了拉动效果。 流动性陷阱,是由凯恩斯首先提出的,指当利率水平十分低下时,进一步降低政策利率无法改变市场利率,也无法激起企业的投资欲望、个人的消费欲望,进一步宽松    然而政策基调的改变,并没有带来对经济活动的预期效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民间投资活动并未因政策转向而趋活跃。传统 开车的人都知道,当车轮陷入沙坑时,猛踩油门并不能将汽车拉出困境,车轮只会在沙面上空转。那辆汽车,叫中国经济;在驾驶座位上猛踩油门的司机,叫中国政府;车轮与地面之间缺少磨擦,在经济学中叫流动性陷阱。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迅速失速。民间失去了投资兴趣,出口失去了竞争优势,产能过剩、需求不足、企业经营环境急速恶化、消费情绪也受到影响。面对增长的挑战,中国人民银行放弃了近年不成文的轻易不动利率杠杆的规矩,一个月内两降基准利率。连同准备金率的下调和信贷政策上的松动,中国的货币政策出现了全方位的宽松。 然而政策基调的改变,并没有带来对经济活动的预期效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民间投资活动并未因政策转向而趋活跃。传统智慧所言“一放就乱,一管就死”,这次却没有乱起来。除了政府主导的基建投资项目外,投资领域依然是万马齐喑。 笔者认为,中国经济陷入了流动性陷阱,货币扩张政策对经济失去了拉动效果。 流动性陷阱,是由凯恩斯首先提出的,指当利率水平十分低下时,进一步降低政策利率无法改变市场利率,也无法激起企业的投资欲望、个人的消费欲望,进一步宽松智慧 开车的人都知道,当车轮陷入沙坑时,猛踩油门并不能将汽车拉出困境,车轮只会在沙面上空转。那辆汽车,叫中国经济;在驾驶座位上猛踩油门的司机,叫中国政府;车轮与地面之间缺少磨擦,在经济学中叫流动性陷阱。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迅速失速。民间失去了投资兴趣,出口失去了竞争优势,产能过剩、需求不足、企业经营环境急速恶化、消费情绪也受到影响。面对增长的挑战,中国人民银行放弃了近年不成文的轻易不动利率杠杆的规矩,一个月内两降基准利率。连同准备金率的下调和信贷政策上的松动,中国的货币政策出现了全方位的宽松。 然而政策基调的改变,并没有带来对经济活动的预期效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民间投资活动并未因政策转向而趋活跃。传统智慧所言“一放就乱,一管就死”,这次却没有乱起来。除了政府主导的基建投资项目外,投资领域依然是万马齐喑。 笔者认为,中国经济陷入了流动性陷阱,货币扩张政策对经济失去了拉动效果。 流动性陷阱,是由凯恩斯首先提出的,指当利率水平十分低下时,进一步降低政策利率无法改变市场利率,也无法激起企业的投资欲望、个人的消费欲望,进一步宽松所言银行减息降存准来提振市场情缩的人们,一定会感到失望。货币政策会进一步放松,不过他们对经济的刺激作用,对企业盈利的帮助却相当有限。踩在油门上试图用蛮力将汽车开出沙坑的脚,貌似孔武有力,其实挺绝望。 开车的人都知道,一旦汽车陷入沙坑、雪地,不要空踩油门。下车在车轮前放一块木板,增加一点磨擦系数,问题就解决了。解决民间资本投资意欲低下,要比放块木板难度更大,但是思路却是一致的。 开放服务业、减税,寻求制度上的突破,才是令中国经济重回佳境的正解。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一放就乱,一管就死 开车的人都知道,当车轮陷入沙坑时,猛踩油门并不能将汽车拉出困境,车轮只会在沙面上空转。那辆汽车,叫中国经济;在驾驶座位上猛踩油门的司机,叫中国政府;车轮与地面之间缺少磨擦,在经济学中叫流动性陷阱。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迅速失速。民间失去了投资兴趣,出口失去了竞争优势,产能过剩、需求不足、企业经营环境急速恶化、消费情绪也受到影响。面对增长的挑战,中国人民银行放弃了近年不成文的轻易不动利率杠杆的规矩,一个月内两降基准利率。连同准备金率的下调和信贷政策上的松动,中国的货币政策出现了全方位的宽松。 然而政策基调的改变,并没有带来对经济活动的预期效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民间投资活动并未因政策转向而趋活跃。传统智慧所言“一放就乱,一管就死”,这次却没有乱起来。除了政府主导的基建投资项目外,投资领域依然是万马齐喑。 笔者认为,中国经济陷入了流动性陷阱,货币扩张政策对经济失去了拉动效果。 流动性陷阱,是由凯恩斯首先提出的,指当利率水平十分低下时,进一步降低政策利率无法改变市场利率,也无法激起企业的投资欲望、个人的消费欲望,进一步宽松,这次却没有乱起来。除了政府主导的基建投资项目外,投资领域依然是万马齐喑。
    笔者认为,中国经济陷入了流动性陷阱,货币银行减息降存准来提振市场情缩的人们,一定会感到失望。货币政策会进一步放松,不过他们对经济的刺激作用,对企业盈利的帮助却相当有限。踩在油门上试图用蛮力将汽车开出沙坑的脚,貌似孔武有力,其实挺绝望。 开车的人都知道,一旦汽车陷入沙坑、雪地,不要空踩油门。下车在车轮前放一块木板,增加一点磨擦系数,问题就解决了。解决民间资本投资意欲低下,要比放块木板难度更大,但是思路却是一致的。 开放服务业、减税,寻求制度上的突破,才是令中国经济重回佳境的正解。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扩张政策对经济失去了拉动效果。

货币政策并不能刺激经济活动。在现代社会,不仅利率政策而且流动性政策,均可能在极端货币环境下,失却乘数效应,失却对经济的杠杆刺激作用。 目前中国经济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民间投资意欲低下。这个背后有许多结构性原因:成本飙升、产能过剩等。制造业曾经是民间资本过去的擅场,现在正面临经营成本不可逆转的上升,而有利可图的服务业领域许多却不对民间资本开放。 笔者看来,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不是资金成本过高,而是投资空间缺失。银行所面临的问题,不是流动性不足,而是优质借贷客户的减少。结构性问题不解决,空踩利率及存款准备金率的油门,并不能使经济从沙坑中爬出来。 陷入流动性陷阱的,不止中国一家。日本已在陷阱中挣扎了20余年,美国、欧洲亦身陷其中,究其根源,乃政策对应上的失误。日、美、欧,各有各的结构性矛盾,但是政策决策者却避重就轻,试图用反周期性货币政策来解开经济的结构性死结。天量的货币扩张,曾一时性地纾缓了经济痛楚,但是并不能拆解结构性难题。在此过程中,货币政策的剂量愈开愈大,边际效果却愈来愈差,隐含的金融风险更以几何级数上升。 指望人民     流动性陷阱,是由凯恩斯首先提出的,指当利率水平十分低下时,进一步降低政策利率无法改变市场利率,也无法激起企业的投资欲望银行减息降存准来提振市场情缩的人们,一定会感到失望。货币政策会进一步放松,不过他们对经济的刺激作用,对企业盈利的帮助却相当有限。踩在油门上试图用蛮力将汽车开出沙坑的脚,貌似孔武有力,其实挺绝望。 开车的人都知道,一旦汽车陷入沙坑、雪地,不要空踩油门。下车在车轮前放一块木板,增加一点磨擦系数,问题就解决了。解决民间资本投资意欲低下,要比放块木板难度更大,但是思路却是一致的。 开放服务业、减税,寻求制度上的突破,才是令中国经济重回佳境的正解。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个人的消费欲望,进一步宽松货币政策并不能刺激经济活动。在现代社会,不仅利率政策而且流动性政策,均可能在极端货币环境下,失却乘数效应,失却对经济的杠杆刺激作用

开车的人都知道,当车轮陷入沙坑时,猛踩油门并不能将汽车拉出困境,车轮只会在沙面上空转。那辆汽车,叫中国经济;在驾驶座位上猛踩油门的司机,叫中国政府;车轮与地面之间缺少磨擦,在经济学中叫流动性陷阱。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迅速失速。民间失去了投资兴趣,出口失去了竞争优势,产能过剩、需求不足、企业经营环境急速恶化、消费情绪也受到影响。面对增长的挑战,中国人民银行放弃了近年不成文的轻易不动利率杠杆的规矩,一个月内两降基准利率。连同准备金率的下调和信贷政策上的松动,中国的货币政策出现了全方位的宽松。 然而政策基调的改变,并没有带来对经济活动的预期效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民间投资活动并未因政策转向而趋活跃。传统智慧所言“一放就乱,一管就死”,这次却没有乱起来。除了政府主导的基建投资项目外,投资领域依然是万马齐喑。 笔者认为,中国经济陷入了流动性陷阱,货币扩张政策对经济失去了拉动效果。 流动性陷阱,是由凯恩斯首先提出的,指当利率水平十分低下时,进一步降低政策利率无法改变市场利率,也无法激起企业的投资欲望、个人的消费欲望,进一步宽松     目前中国经济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民间投资意欲低下。这个背后有许多结构性原因:成本飙升货币政策并不能刺激经济活动。在现代社会,不仅利率政策而且流动性政策,均可能在极端货币环境下,失却乘数效应,失却对经济的杠杆刺激作用。 目前中国经济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民间投资意欲低下。这个背后有许多结构性原因:成本飙升、产能过剩等。制造业曾经是民间资本过去的擅场,现在正面临经营成本不可逆转的上升,而有利可图的服务业领域许多却不对民间资本开放。 笔者看来,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不是资金成本过高,而是投资空间缺失。银行所面临的问题,不是流动性不足,而是优质借贷客户的减少。结构性问题不解决,空踩利率及存款准备金率的油门,并不能使经济从沙坑中爬出来。 陷入流动性陷阱的,不止中国一家。日本已在陷阱中挣扎了20余年,美国、欧洲亦身陷其中,究其根源,乃政策对应上的失误。日、美、欧,各有各的结构性矛盾,但是政策决策者却避重就轻,试图用反周期性货币政策来解开经济的结构性死结。天量的货币扩张,曾一时性地纾缓了经济痛楚,但是并不能拆解结构性难题。在此过程中,货币政策的剂量愈开愈大,边际效果却愈来愈差,隐含的金融风险更以几何级数上升。 指望人民产能过剩 开车的人都知道,当车轮陷入沙坑时,猛踩油门并不能将汽车拉出困境,车轮只会在沙面上空转。那辆汽车,叫中国经济;在驾驶座位上猛踩油门的司机,叫中国政府;车轮与地面之间缺少磨擦,在经济学中叫流动性陷阱。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迅速失速。民间失去了投资兴趣,出口失去了竞争优势,产能过剩、需求不足、企业经营环境急速恶化、消费情绪也受到影响。面对增长的挑战,中国人民银行放弃了近年不成文的轻易不动利率杠杆的规矩,一个月内两降基准利率。连同准备金率的下调和信贷政策上的松动,中国的货币政策出现了全方位的宽松。 然而政策基调的改变,并没有带来对经济活动的预期效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民间投资活动并未因政策转向而趋活跃。传统智慧所言“一放就乱,一管就死”,这次却没有乱起来。除了政府主导的基建投资项目外,投资领域依然是万马齐喑。 笔者认为,中国经济陷入了流动性陷阱,货币扩张政策对经济失去了拉动效果。 流动性陷阱,是由凯恩斯首先提出的,指当利率水平十分低下时,进一步降低政策利率无法改变市场利率,也无法激起企业的投资欲望、个人的消费欲望,进一步宽松。制造业曾经是民间资本过去的擅场,现在正面临经营成本不可逆转的上升,而有利可图的服务业领域许多却不对民间资本开放。
货币政策并不能刺激经济活动。在现代社会,不仅利率政策而且流动性政策,均可能在极端货币环境下,失却乘数效应,失却对经济的杠杆刺激作用。 目前中国经济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民间投资意欲低下。这个背后有许多结构性原因:成本飙升、产能过剩等。制造业曾经是民间资本过去的擅场,现在正面临经营成本不可逆转的上升,而有利可图的服务业领域许多却不对民间资本开放。 笔者看来,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不是资金成本过高,而是投资空间缺失。银行所面临的问题,不是流动性不足,而是优质借贷客户的减少。结构性问题不解决,空踩利率及存款准备金率的油门,并不能使经济从沙坑中爬出来。 陷入流动性陷阱的,不止中国一家。日本已在陷阱中挣扎了20余年,美国、欧洲亦身陷其中,究其根源,乃政策对应上的失误。日、美、欧,各有各的结构性矛盾,但是政策决策者却避重就轻,试图用反周期性货币政策来解开经济的结构性死结。天量的货币扩张,曾一时性地纾缓了经济痛楚,但是并不能拆解结构性难题。在此过程中,货币政策的剂量愈开愈大,边际效果却愈来愈差,隐含的金融风险更以几何级数上升。 指望人民    笔者看来,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不是资金成本过高,而是投资空间缺失。银行所面临的问题,不是流动性不足,而是优质借贷客户的减少。结构性问题不解决,空利率存款准备金率的油门,并不能使经济从沙坑中爬出来。

    陷入流动性陷阱的,不止中国一家。日本已在陷阱中挣扎了20余年,美国、欧洲亦身陷其中,究其根源,乃政策对应上的失误。日、美、欧各有各的结构性矛盾,但是政策决策者却避重就轻,试图用反周期性货币政策来解开经济 开车的人都知道,当车轮陷入沙坑时,猛踩油门并不能将汽车拉出困境,车轮只会在沙面上空转。那辆汽车,叫中国经济;在驾驶座位上猛踩油门的司机,叫中国政府;车轮与地面之间缺少磨擦,在经济学中叫流动性陷阱。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迅速失速。民间失去了投资兴趣,出口失去了竞争优势,产能过剩、需求不足、企业经营环境急速恶化、消费情绪也受到影响。面对增长的挑战,中国人民银行放弃了近年不成文的轻易不动利率杠杆的规矩,一个月内两降基准利率。连同准备金率的下调和信贷政策上的松动,中国的货币政策出现了全方位的宽松。 然而政策基调的改变,并没有带来对经济活动的预期效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民间投资活动并未因政策转向而趋活跃。传统智慧所言“一放就乱,一管就死”,这次却没有乱起来。除了政府主导的基建投资项目外,投资领域依然是万马齐喑。 笔者认为,中国经济陷入了流动性陷阱,货币扩张政策对经济失去了拉动效果。 流动性陷阱,是由凯恩斯首先提出的,指当利率水平十分低下时,进一步降低政策利率无法改变市场利率,也无法激起企业的投资欲望、个人的消费欲望,进一步宽松结构性死结。天量的货币扩张,曾一时性地纾缓银行减息降存准来提振市场情缩的人们,一定会感到失望。货币政策会进一步放松,不过他们对经济的刺激作用,对企业盈利的帮助却相当有限。踩在油门上试图用蛮力将汽车开出沙坑的脚,貌似孔武有力,其实挺绝望。 开车的人都知道,一旦汽车陷入沙坑、雪地,不要空踩油门。下车在车轮前放一块木板,增加一点磨擦系数,问题就解决了。解决民间资本投资意欲低下,要比放块木板难度更大,但是思路却是一致的。 开放服务业、减税,寻求制度上的突破,才是令中国经济重回佳境的正解。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经济痛楚,但是并不能拆解结构性难题。在此过程中,货币政策的剂量愈货币政策并不能刺激经济活动。在现代社会,不仅利率政策而且流动性政策,均可能在极端货币环境下,失却乘数效应,失却对经济的杠杆刺激作用。 目前中国经济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民间投资意欲低下。这个背后有许多结构性原因:成本飙升、产能过剩等。制造业曾经是民间资本过去的擅场,现在正面临经营成本不可逆转的上升,而有利可图的服务业领域许多却不对民间资本开放。 笔者看来,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不是资金成本过高,而是投资空间缺失。银行所面临的问题,不是流动性不足,而是优质借贷客户的减少。结构性问题不解决,空踩利率及存款准备金率的油门,并不能使经济从沙坑中爬出来。 陷入流动性陷阱的,不止中国一家。日本已在陷阱中挣扎了20余年,美国、欧洲亦身陷其中,究其根源,乃政策对应上的失误。日、美、欧,各有各的结构性矛盾,但是政策决策者却避重就轻,试图用反周期性货币政策来解开经济的结构性死结。天量的货币扩张,曾一时性地纾缓了经济痛楚,但是并不能拆解结构性难题。在此过程中,货币政策的剂量愈开愈大,边际效果却愈来愈差,隐含的金融风险更以几何级数上升。 指望人民愈大,边际效果却愈来愈差,隐含的金融风险更以几何级数上升。

开车的人都知道,当车轮陷入沙坑时,猛踩油门并不能将汽车拉出困境,车轮只会在沙面上空转。那辆汽车,叫中国经济;在驾驶座位上猛踩油门的司机,叫中国政府;车轮与地面之间缺少磨擦,在经济学中叫流动性陷阱。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迅速失速。民间失去了投资兴趣,出口失去了竞争优势,产能过剩、需求不足、企业经营环境急速恶化、消费情绪也受到影响。面对增长的挑战,中国人民银行放弃了近年不成文的轻易不动利率杠杆的规矩,一个月内两降基准利率。连同准备金率的下调和信贷政策上的松动,中国的货币政策出现了全方位的宽松。 然而政策基调的改变,并没有带来对经济活动的预期效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民间投资活动并未因政策转向而趋活跃。传统智慧所言“一放就乱,一管就死”,这次却没有乱起来。除了政府主导的基建投资项目外,投资领域依然是万马齐喑。 笔者认为,中国经济陷入了流动性陷阱,货币扩张政策对经济失去了拉动效果。 流动性陷阱,是由凯恩斯首先提出的,指当利率水平十分低下时,进一步降低政策利率无法改变市场利率,也无法激起企业的投资欲望、个人的消费欲望,进一步宽松

    指望人民银行减息降存准来提振市场情缩的人们,一定会感到失望。货币政策会进一步放松,不过他们对经济的刺激作用,对企业盈利的帮助却相当有限。踩在油门上试图用蛮力将汽车开出沙坑的脚,貌似孔武有力,其实挺绝望。银行减息降存准来提振市场情缩的人们,一定会感到失望。货币政策会进一步放松,不过他们对经济的刺激作用,对企业盈利的帮助却相当有限。踩在油门上试图用蛮力将汽车开出沙坑的脚,貌似孔武有力,其实挺绝望。 开车的人都知道,一旦汽车陷入沙坑、雪地,不要空踩油门。下车在车轮前放一块木板,增加一点磨擦系数,问题就解决了。解决民间资本投资意欲低下,要比放块木板难度更大,但是思路却是一致的。 开放服务业、减税,寻求制度上的突破,才是令中国经济重回佳境的正解。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银行减息降存准来提振市场情缩的人们,一定会感到失望。货币政策会进一步放松,不过他们对经济的刺激作用,对企业盈利的帮助却相当有限。踩在油门上试图用蛮力将汽车开出沙坑的脚,貌似孔武有力,其实挺绝望。 开车的人都知道,一旦汽车陷入沙坑、雪地,不要空踩油门。下车在车轮前放一块木板,增加一点磨擦系数,问题就解决了。解决民间资本投资意欲低下,要比放块木板难度更大,但是思路却是一致的。 开放服务业、减税,寻求制度上的突破,才是令中国经济重回佳境的正解。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开车的人都知道,一旦汽车陷入沙坑、雪地,不要空踩油门。下车在车轮前放一块木板,增加一点磨擦系数,问题就解决了。解决民间资本投资意欲低下,要比放块木板难度更大,但是思路却是一致的。
货币政策并不能刺激经济活动。在现代社会,不仅利率政策而且流动性政策,均可能在极端货币环境下,失却乘数效应,失却对经济的杠杆刺激作用。 目前中国经济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民间投资意欲低下。这个背后有许多结构性原因:成本飙升、产能过剩等。制造业曾经是民间资本过去的擅场,现在正面临经营成本不可逆转的上升,而有利可图的服务业领域许多却不对民间资本开放。 笔者看来,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不是资金成本过高,而是投资空间缺失。银行所面临的问题,不是流动性不足,而是优质借贷客户的减少。结构性问题不解决,空踩利率及存款准备金率的油门,并不能使经济从沙坑中爬出来。 陷入流动性陷阱的,不止中国一家。日本已在陷阱中挣扎了20余年,美国、欧洲亦身陷其中,究其根源,乃政策对应上的失误。日、美、欧,各有各的结构性矛盾,但是政策决策者却避重就轻,试图用反周期性货币政策来解开经济的结构性死结。天量的货币扩张,曾一时性地纾缓了经济痛楚,但是并不能拆解结构性难题。在此过程中,货币政策的剂量愈开愈大,边际效果却愈来愈差,隐含的金融风险更以几何级数上升。 指望人民    开放服务业、减税,寻求制度上的突破,才是令中国经济重回佳境的正解。
   

银行减息降存准来提振市场情缩的人们,一定会感到失望。货币政策会进一步放松,不过他们对经济的刺激作用,对企业盈利的帮助却相当有限。踩在油门上试图用蛮力将汽车开出沙坑的脚,貌似孔武有力,其实挺绝望。 开车的人都知道,一旦汽车陷入沙坑、雪地,不要空踩油门。下车在车轮前放一块木板,增加一点磨擦系数,问题就解决了。解决民间资本投资意欲低下,要比放块木板难度更大,但是思路却是一致的。 开放服务业、减税,寻求制度上的突破,才是令中国经济重回佳境的正解。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