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研究中心

http://t.cn/8sWegl2欢迎参与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的情景分析活动

 
 
 

日志

 
 
关于我

http://t.cn/8s0sQjD 本次模拟利率风险交易行为调查活动暨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模拟盘交易大赛由西南民族大学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利率综合指数期货项目组主办,参与者只需要从自身经济利益和交易偏好出发,扮演一个面临利率风险相关交易者的角色,依据每天公布的模拟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来进行交易,交易的本金和利润皆为虚拟。参赛者只需要填写交易合约和核对交易对账单即可以完成模拟交易,最后的获胜者将按照奖励办法获得奖励,具体奖励办法见附件一,本次活动的目的旨在金融科学研究目的,不属于任何商业性质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银监会管得住理财产品吗?  

2013-03-28 19:17:00|  分类: 理财产品,银监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银监会于3月25日发文,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激发了市场恐慌,银行股遭遇抛售。对于中国银行监管当局此举,笔者先鼓掌,再跺脚,既支持又有保留。   首先,银行理财产品近年出现爆炸性增长,在非标准化债权产品的设计、销售、风控等领域,均有失控的架势,而且此类产品透明度低、结构复杂,又处监管盲点,风险十分大。   据笔者观察,收益较高的理财产品多在向地方政府或开发商提供资金,违约风险不低。另一方面,大量民间资金被吸入非标准化债权产品,而且多数购买者并不清楚隐含的风险,许多时候银行销售在风险或回报上还有不实之词,一旦问题出现,势必引起社会问题,甚至金融动荡。   银监会出手规范理财产品,是在正确的方向上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至于此举能够降低多少金融风险,取决于银行的执行力度。银监会规定非标准化债务资产不得超过总理财产品的35%或银行总资产的4%,相信对市场有制约作用。目前此类产品大约占总理财产品的20%-30%之间,不过在中小银行中这个比例不少超过35%。如果说银行可以通过扩大总理财产品规模来绕开35%限制的话,银行总资产4%的限制是绕不开的。由于大型银行的资产规模大,银监会政策对中小银行的影响较大。 对理财产品的管束,在笔者看来,是对整个影子银行整治的一部分,由此产生出三个后果。第一,今后几个季度的GDP增长

  中国银监会于3月25日发文,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激发了市场恐慌,银行股遭遇抛售。对于中国银行监管当局此举,笔者先鼓掌,再跺脚,既支持又有保留。

子银行其实难以禁绝。充其量,一鸡死、一鸡鸣。政府监管信托业,资金池便大行其道;理财产品受控,券商理财又在崛起。   理财产品失控,其实是表症,根源在于货币政策出现错位,经济又遭遇结构性瓶颈。储蓄利率被人为地拉低,长期处负利率状况,迫使资金出走,是乃理财产品繁荣的温床。政府需要地方投资,试图将民间资金注入其中,而且未将地方政府的违约风险合理地通过资金成本反映出来,于是地方政府大肆发行「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经济的瓶颈在于民间企业投资的消失,实体经济的弱化,迫使政府依赖地方投资。这些就恐怕不是银监会一纸规范可以解决的了。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首先,银行理财产品近年出现爆炸性增长,在非标准化债权产品的设计、销售、风控等领域,均有失控的架势,而且此类产品透明度低、结构复杂,又处监管盲点,风险十分大。

  据笔者观察,收益较高的理财产品多在向地方政府或开发商提供资金,违约风险不低。另一方面,大量民间资金被吸入非标准化债权产品,而且多数购买者并不清楚隐含的风险,许多时候银行销售在风险或回报上还有不实之词,一旦问题出现,势必引起社会问题,甚至金融动荡。

子银行其实难以禁绝。充其量,一鸡死、一鸡鸣。政府监管信托业,资金池便大行其道;理财产品受控,券商理财又在崛起。   理财产品失控,其实是表症,根源在于货币政策出现错位,经济又遭遇结构性瓶颈。储蓄利率被人为地拉低,长期处负利率状况,迫使资金出走,是乃理财产品繁荣的温床。政府需要地方投资,试图将民间资金注入其中,而且未将地方政府的违约风险合理地通过资金成本反映出来,于是地方政府大肆发行「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经济的瓶颈在于民间企业投资的消失,实体经济的弱化,迫使政府依赖地方投资。这些就恐怕不是银监会一纸规范可以解决的了。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银监会出手规范理财产品,是在正确的方向上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至于此举能够降低多少金融风险,取决于银行的执行力度。银监会规定非标准化债务资产不得超过总理财产品的35%或银行总资产的4%,相信对市场有制约作用。目前此类产品大约占总理财产品的20%-30%之间,不过在中小银行中这个比例不少超过35%。如果说银行可以通过扩大总理财产品规模来绕开35%限制的话,银行总资产4%的限制是绕不开的。由于大型银行的资产规模大,银监会政策对中小银行的影响较大。

可能弱过预期。如今中国经济的增长动力,几乎全部来自地方政府的基建投资。对影子银行的约束,意味着流向地方政府的资金数量减少,由此直接导致基建投资的减速。第二,地方融资平台出现的违约潮可能提早到来。笔者原以为,由于流动性充裕、个人理财产品好销,2010年发出的信托基金、委托债权可以以发新债偿旧债的方式度过还债高峰期。一旦高风险理财产品受阻,今年内也许就会有一批资金链断裂的项目。第三,银行的盈利水平受压。利率市场已经箭在弦上,银行的利率类产品的利润前景较弱,几乎所有银行都在大力开发收益率较高的理财产品。此项监管一出,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的盈利空间受到直接冲击。   银监会之所以要大力监管理财产品,概因其隐含风险。从集资手法到借贷对象,理财产品均存在着不规范和无视风险的地方。长此以往,对银行业的平稳发展,乃至对经济与社会的稳定均构成威胁。   然而,笔者认为整个中国影子银行爆发性增长,其实与政府对GDP的执着直接有关。去年影子银行空前繁荣的背景,是经济的不断下行。政府在呼吁民间投资不果的情况下,转向地方投资。地方财政早已入不敷出,正规银行又不愿意如2009年那样无条件借贷,中央政府不得已才容忍非常规金融的展开,放纵「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的膨胀,说穿了就是给地方政府找钱投资。只要政府不放弃对增长的追逐,民间投资又无起色,影

  中国银监会于3月25日发文,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激发了市场恐慌,银行股遭遇抛售。对于中国银行监管当局此举,笔者先鼓掌,再跺脚,既支持又有保留。   首先,银行理财产品近年出现爆炸性增长,在非标准化债权产品的设计、销售、风控等领域,均有失控的架势,而且此类产品透明度低、结构复杂,又处监管盲点,风险十分大。   据笔者观察,收益较高的理财产品多在向地方政府或开发商提供资金,违约风险不低。另一方面,大量民间资金被吸入非标准化债权产品,而且多数购买者并不清楚隐含的风险,许多时候银行销售在风险或回报上还有不实之词,一旦问题出现,势必引起社会问题,甚至金融动荡。   银监会出手规范理财产品,是在正确的方向上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至于此举能够降低多少金融风险,取决于银行的执行力度。银监会规定非标准化债务资产不得超过总理财产品的35%或银行总资产的4%,相信对市场有制约作用。目前此类产品大约占总理财产品的20%-30%之间,不过在中小银行中这个比例不少超过35%。如果说银行可以通过扩大总理财产品规模来绕开35%限制的话,银行总资产4%的限制是绕不开的。由于大型银行的资产规模大,银监会政策对中小银行的影响较大。 对理财产品的管束,在笔者看来,是对整个影子银行整治的一部分,由此产生出三个后果。第一,今后几个季度的GDP增长对理财产品的管束,在笔者看来,是对整个影子银行整治的一部分,由此产生出三个后果。第一,今后几个季度的GDP增长可能弱过预期。如今中国经济的增长动力,几乎全部来自地方政府的基建投资。对影子银行的约束,意味着流向地方政府的资金数量减少,由此直接导致基建投资的减速。第二,地方融资平台出现的违约潮可能提早到来。笔者原以为,由于流动性充裕、个人理财产品好销,2010年发出的信托基金、委托债权可以以发新债偿旧债的方式度过还债高峰期。一旦高风险理财产品受阻,今年内也许就会有一批资金链断裂的项目。第三,银行的盈利水平受压。利率市场已经箭在弦上,银行的利率类产品的利润前景较弱,几乎所有银行都在大力开发收益率较高的理财产品。此项监管一出,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的盈利空间受到直接冲击。

  银监会之所以要大力监管理财产品,概因其隐含风险。从集资手法到借贷对象,理财产品均存在着不规范和无视风险的地方。长此以往,对银行业的平稳发展,乃至对经济与社会的稳定均构成威胁。

  然而,笔者认为整个中国影子银行爆发性增长,其实与政府对GDP的执着直接有关。去年影子银行空前繁荣的背景,是经济的不断下行。政府在呼吁民间投资不果的情况下,转向地方投资。地方财政早已入不敷出,正规银行又不愿意如2009年那样无条件借贷,中央政府不得已才容忍非常规金融的展开,放纵「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的膨胀,说穿了就是给地方政府找钱投资。只要政府不放弃对增长的追逐,民间投资又无起色,影子银行其实难以禁绝。充其量,一鸡死、一鸡鸣。政府监管信托业,资金池便大行其道;理财产品受控,券商理财又在崛起。

子银行其实难以禁绝。充其量,一鸡死、一鸡鸣。政府监管信托业,资金池便大行其道;理财产品受控,券商理财又在崛起。   理财产品失控,其实是表症,根源在于货币政策出现错位,经济又遭遇结构性瓶颈。储蓄利率被人为地拉低,长期处负利率状况,迫使资金出走,是乃理财产品繁荣的温床。政府需要地方投资,试图将民间资金注入其中,而且未将地方政府的违约风险合理地通过资金成本反映出来,于是地方政府大肆发行「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经济的瓶颈在于民间企业投资的消失,实体经济的弱化,迫使政府依赖地方投资。这些就恐怕不是银监会一纸规范可以解决的了。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理财产品失控,其实是表症,根源在于货币政策出现错位,经济又遭遇结构性瓶颈。储蓄利率被人为地拉低,长期处负利率状况,迫使资金出走,是乃理财产品繁荣的温床。政府需要地方投资,试图将民间资金注入其中,而且未将地方政府的违约风险合理地通过资金成本反映出来,于是地方政府大肆发行「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经济的瓶颈在于民间企业投资的消失,实体经济的弱化,迫使政府依赖地方投资。这些就恐怕不是银监会一纸规范可以解决的了。

  中国银监会于3月25日发文,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激发了市场恐慌,银行股遭遇抛售。对于中国银行监管当局此举,笔者先鼓掌,再跺脚,既支持又有保留。   首先,银行理财产品近年出现爆炸性增长,在非标准化债权产品的设计、销售、风控等领域,均有失控的架势,而且此类产品透明度低、结构复杂,又处监管盲点,风险十分大。   据笔者观察,收益较高的理财产品多在向地方政府或开发商提供资金,违约风险不低。另一方面,大量民间资金被吸入非标准化债权产品,而且多数购买者并不清楚隐含的风险,许多时候银行销售在风险或回报上还有不实之词,一旦问题出现,势必引起社会问题,甚至金融动荡。   银监会出手规范理财产品,是在正确的方向上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至于此举能够降低多少金融风险,取决于银行的执行力度。银监会规定非标准化债务资产不得超过总理财产品的35%或银行总资产的4%,相信对市场有制约作用。目前此类产品大约占总理财产品的20%-30%之间,不过在中小银行中这个比例不少超过35%。如果说银行可以通过扩大总理财产品规模来绕开35%限制的话,银行总资产4%的限制是绕不开的。由于大型银行的资产规模大,银监会政策对中小银行的影响较大。 对理财产品的管束,在笔者看来,是对整个影子银行整治的一部分,由此产生出三个后果。第一,今后几个季度的GDP增长 

  中国银监会于3月25日发文,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激发了市场恐慌,银行股遭遇抛售。对于中国银行监管当局此举,笔者先鼓掌,再跺脚,既支持又有保留。   首先,银行理财产品近年出现爆炸性增长,在非标准化债权产品的设计、销售、风控等领域,均有失控的架势,而且此类产品透明度低、结构复杂,又处监管盲点,风险十分大。   据笔者观察,收益较高的理财产品多在向地方政府或开发商提供资金,违约风险不低。另一方面,大量民间资金被吸入非标准化债权产品,而且多数购买者并不清楚隐含的风险,许多时候银行销售在风险或回报上还有不实之词,一旦问题出现,势必引起社会问题,甚至金融动荡。   银监会出手规范理财产品,是在正确的方向上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至于此举能够降低多少金融风险,取决于银行的执行力度。银监会规定非标准化债务资产不得超过总理财产品的35%或银行总资产的4%,相信对市场有制约作用。目前此类产品大约占总理财产品的20%-30%之间,不过在中小银行中这个比例不少超过35%。如果说银行可以通过扩大总理财产品规模来绕开35%限制的话,银行总资产4%的限制是绕不开的。由于大型银行的资产规模大,银监会政策对中小银行的影响较大。 对理财产品的管束,在笔者看来,是对整个影子银行整治的一部分,由此产生出三个后果。第一,今后几个季度的GDP增长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