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研究中心

http://t.cn/8sWegl2欢迎参与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的情景分析活动

 
 
 

日志

 
 
关于我

http://t.cn/8s0sQjD 本次模拟利率风险交易行为调查活动暨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模拟盘交易大赛由西南民族大学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利率综合指数期货项目组主办,参与者只需要从自身经济利益和交易偏好出发,扮演一个面临利率风险相关交易者的角色,依据每天公布的模拟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来进行交易,交易的本金和利润皆为虚拟。参赛者只需要填写交易合约和核对交易对账单即可以完成模拟交易,最后的获胜者将按照奖励办法获得奖励,具体奖励办法见附件一,本次活动的目的旨在金融科学研究目的,不属于任何商业性质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资金大腾移  

2013-04-24 20:12:00|  分类: 资金,流动性,投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胀前景却不看好,惟有通过缩短年期来享受QE的盛宴,又不至于在派对结束时被留在黑暗中。畸形的货币政策,带来短线的投资组合,资金随时准备在击鼓传花音乐停止时夺路而逃。 储蓄出走和年期缩短,在笔者看来是各国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常态化后,资金市场发生的新的生态性的改变。储蓄出走,正在导致经济非银行化,银行一方面资产数量下降,另一方面中介功能减弱,银行不再是国计民生的中轴与重心,资产管理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对于零售资金,追求β成为新的时髦(在投资领域,β为风险权重,α为个性化的收益)。现代资本主义发足至今,历史上曾经有过几次储蓄资金趋向风险资产的腾移,但是其规模及范围均无法与这十年的腾移可比。本世纪初开始资金流向房地产的潮流,似乎在2008年危机中已经烟消灰灭,可是近来又重新崛起,只是资金更多地流向股市。究其根源,流动性过多,储蓄回报过低。 由于对长期通胀前景不感乐观,同时对量化宽松的退出时机难以把握,资金不约而同地选择短期金融产品。此举应该说是风险规避的理性反应,但是实际上却在制造潜在风险。当所有人都在缩短投资年期时,资产与负债之间的年期错位便难以避免,风险的错位便难以避免。资金腾移对金融业的经营和风险控制都是挑战。银行储蓄的年期不断缩短,银行的经营模式便受到冲击,不仅贷款规模受到限制,存贷之间的年期错配也越来越严重。在保险公司,投资越来越集中于短期资产,而保单的年期却长很多,当年看来很正常的回报率要求在今天几乎难以达到。收益率呈结构性下降,正在逼迫保险公司攀爬风险曲线,通过增美国经济复苏的进程,连一半都没有完成:就业市场虽说有所改善,但是比起2007年的高峰,尚有300余万工作机会消失了;消费信心有所改善,不过个人可支配收入水平比2007胀前景却不看好,惟有通过缩短年期来享受QE的盛宴,又不至于在派对结束时被留在黑暗中。畸形的货币政策,带来短线的投资组合,资金随时准备在击鼓传花音乐停止时夺路而逃。 储蓄出走和年期缩短,在笔者看来是各国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常态化后,资金市场发生的新的生态性的改变。储蓄出走,正在导致经济非银行化,银行一方面资产数量下降,另一方面中介功能减弱,银行不再是国计民生的中轴与重心,资产管理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对于零售资金,追求β成为新的时髦(在投资领域,β为风险权重,α为个性化的收益)。现代资本主义发足至今,历史上曾经有过几次储蓄资金趋向风险资产的腾移,但是其规模及范围均无法与这十年的腾移可比。本世纪初开始资金流向房地产的潮流,似乎在2008年危机中已经烟消灰灭,可是近来又重新崛起,只是资金更多地流向股市。究其根源,流动性过多,储蓄回报过低。 由于对长期通胀前景不感乐观,同时对量化宽松的退出时机难以把握,资金不约而同地选择短期金融产品。此举应该说是风险规避的理性反应,但是实际上却在制造潜在风险。当所有人都在缩短投资年期时,资产与负债之间的年期错位便难以避免,风险的错位便难以避免。资金腾移对金融业的经营和风险控制都是挑战。银行储蓄的年期不断缩短,银行的经营模式便受到冲击,不仅贷款规模受到限制,存贷之间的年期错配也越来越严重。在保险公司,投资越来越集中于短期资产,而保单的年期却长很多,当年看来很正常的回报率要求在今天几乎难以达到。收益率呈结构性下降,正在逼迫保险公司攀爬风险曲线,通过增年起码少了10%。但是美国股市却迭创新高,S&P500早已收复了金融海啸时的所有失地,对此许多人士感到不解。其实,金融生态环境在量化宽松政策下发生了巨变,资金大腾移已在进行中,这个对于资本市场、金融投资、风险偏好均构成变数,并为经济和金融稳定带来深远的影响。

美国经济复苏的进程,连一半都没有完成:就业市场虽说有所改善,但是比起2007年的高峰,尚有300余万工作机会消失了;消费信心有所改善,不过个人可支配收入水平比2007年起码少了10%。但是美国股市却迭创新高,S&P500早已收复了金融海啸时的所有失地,对此许多人士感到不解。其实,金融生态环境在量化宽松政策下发生了巨变,资金大腾移已在进行中,这个对于资本市场、金融投资、风险偏好均构成变数,并为经济和金融稳定带来深远的影响。 美股节节升高,当然有经济复苏加速、不确定性改善等因素的支持,不过最主要的理由应该是流动性的增加。半年之前,就有分析师提出Great Rotation(大轮转)的概念,指风险意识转淡,资金流出债市进入股市。迄今为止,没有明显的迹象显示资金流出美国债市,支撑美股上扬的主要动力来自储蓄资金进入共同基金、ETF,带动股市上升。今年前两个月,美国最大的基金贝莱德(BlackRock)录下210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入,其中九成以上流入股票类共同基金或ETF。 超低的储蓄利率,迫使资金脱离银行,追求风险资产,以期更高的回报。现在资金的回报预期颇低,多数付息的上市公司的资金回报均高过银行利率,不计股票升值已经值回本钱。储蓄出走,乃QE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一个重大变化。 如今的金融产品,无论是债券还是其他定息收入产品,很少见到10年、30年的年期了,投资年期短期化,是QE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二个重大变化。没有人知道央行何时退出量化宽松,不过投资者对长期通货膨

美股节节升高,当然有经济复苏加速、不确定性改善等因素的支持,不过最主要的理由应该是流动性的增加。半年之前,就有分析师提出Great Rotation(大轮转)的概念,指风险意识转淡,资金流出债市进入股市。迄今为止,没有明显的迹象显示资金流出美国债市,支撑美股上扬的主要动力来自储蓄资金进入共同基金、ETF加风险系数来提高收益率,其代价当然是保险公司所冒的投资风险越来越大。 储蓄出走和年期缩短,不仅在国外发生,在中国也同样出现了,不过中国资金目前选择投资理财产品或住房而非股市。这个同样是中国量化宽松政策的后果,只是A股实在是扶不起的阿斗,让资金另择良木而栖之。 资金生态环境的变化意味着什么?1)银行在经济中的地位会进一步下降,而且可能伴随着利润率的滑落。2)资产管理的需求会更大,理财多样化的呼声会更高。3)风险资产既是自主的选择,也是利润要求下必然的选择。4)年期与风险错配在持续加深。 在可预见的将来,笔者认为全球范围内流动性依然充沛,不过利率可能逐步缓慢上升。利率的总体水平仍会低过历史正常水平,但是零利率的时代会明后年开始出现改变。届时资金行为又会如何衍变,同样值得关注。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带动股市上升。今年前两个月,美国最大的基金贝莱德加风险系数来提高收益率,其代价当然是保险公司所冒的投资风险越来越大。 储蓄出走和年期缩短,不仅在国外发生,在中国也同样出现了,不过中国资金目前选择投资理财产品或住房而非股市。这个同样是中国量化宽松政策的后果,只是A股实在是扶不起的阿斗,让资金另择良木而栖之。 资金生态环境的变化意味着什么?1)银行在经济中的地位会进一步下降,而且可能伴随着利润率的滑落。2)资产管理的需求会更大,理财多样化的呼声会更高。3)风险资产既是自主的选择,也是利润要求下必然的选择。4)年期与风险错配在持续加深。 在可预见的将来,笔者认为全球范围内流动性依然充沛,不过利率可能逐步缓慢上升。利率的总体水平仍会低过历史正常水平,但是零利率的时代会明后年开始出现改变。届时资金行为又会如何衍变,同样值得关注。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BlackRock)录下210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入,其中九成以上流入股票类共同基金或ETF美国经济复苏的进程,连一半都没有完成:就业市场虽说有所改善,但是比起2007年的高峰,尚有300余万工作机会消失了;消费信心有所改善,不过个人可支配收入水平比2007年起码少了10%。但是美国股市却迭创新高,S&P500早已收复了金融海啸时的所有失地,对此许多人士感到不解。其实,金融生态环境在量化宽松政策下发生了巨变,资金大腾移已在进行中,这个对于资本市场、金融投资、风险偏好均构成变数,并为经济和金融稳定带来深远的影响。 美股节节升高,当然有经济复苏加速、不确定性改善等因素的支持,不过最主要的理由应该是流动性的增加。半年之前,就有分析师提出Great Rotation(大轮转)的概念,指风险意识转淡,资金流出债市进入股市。迄今为止,没有明显的迹象显示资金流出美国债市,支撑美股上扬的主要动力来自储蓄资金进入共同基金、ETF,带动股市上升。今年前两个月,美国最大的基金贝莱德(BlackRock)录下210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入,其中九成以上流入股票类共同基金或ETF。 超低的储蓄利率,迫使资金脱离银行,追求风险资产,以期更高的回报。现在资金的回报预期颇低,多数付息的上市公司的资金回报均高过银行利率,不计股票升值已经值回本钱。储蓄出走,乃QE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一个重大变化。 如今的金融产品,无论是债券还是其他定息收入产品,很少见到10年、30年的年期了,投资年期短期化,是QE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二个重大变化。没有人知道央行何时退出量化宽松,不过投资者对长期通货膨

超低的储蓄利率,迫使资金脱离银行,追求风险资产,以期更高的回报。现在资金的回报预期颇低,多数付息的上市公司的资金回报均高过银行利率,不计股票升值已经值回本钱。储蓄出走,乃QE胀前景却不看好,惟有通过缩短年期来享受QE的盛宴,又不至于在派对结束时被留在黑暗中。畸形的货币政策,带来短线的投资组合,资金随时准备在击鼓传花音乐停止时夺路而逃。 储蓄出走和年期缩短,在笔者看来是各国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常态化后,资金市场发生的新的生态性的改变。储蓄出走,正在导致经济非银行化,银行一方面资产数量下降,另一方面中介功能减弱,银行不再是国计民生的中轴与重心,资产管理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对于零售资金,追求β成为新的时髦(在投资领域,β为风险权重,α为个性化的收益)。现代资本主义发足至今,历史上曾经有过几次储蓄资金趋向风险资产的腾移,但是其规模及范围均无法与这十年的腾移可比。本世纪初开始资金流向房地产的潮流,似乎在2008年危机中已经烟消灰灭,可是近来又重新崛起,只是资金更多地流向股市。究其根源,流动性过多,储蓄回报过低。 由于对长期通胀前景不感乐观,同时对量化宽松的退出时机难以把握,资金不约而同地选择短期金融产品。此举应该说是风险规避的理性反应,但是实际上却在制造潜在风险。当所有人都在缩短投资年期时,资产与负债之间的年期错位便难以避免,风险的错位便难以避免。资金腾移对金融业的经营和风险控制都是挑战。银行储蓄的年期不断缩短,银行的经营模式便受到冲击,不仅贷款规模受到限制,存贷之间的年期错配也越来越严重。在保险公司,投资越来越集中于短期资产,而保单的年期却长很多,当年看来很正常的回报率要求在今天几乎难以达到。收益率呈结构性下降,正在逼迫保险公司攀爬风险曲线,通过增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一个重大变化。

胀前景却不看好,惟有通过缩短年期来享受QE的盛宴,又不至于在派对结束时被留在黑暗中。畸形的货币政策,带来短线的投资组合,资金随时准备在击鼓传花音乐停止时夺路而逃。 储蓄出走和年期缩短,在笔者看来是各国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常态化后,资金市场发生的新的生态性的改变。储蓄出走,正在导致经济非银行化,银行一方面资产数量下降,另一方面中介功能减弱,银行不再是国计民生的中轴与重心,资产管理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对于零售资金,追求β成为新的时髦(在投资领域,β为风险权重,α为个性化的收益)。现代资本主义发足至今,历史上曾经有过几次储蓄资金趋向风险资产的腾移,但是其规模及范围均无法与这十年的腾移可比。本世纪初开始资金流向房地产的潮流,似乎在2008年危机中已经烟消灰灭,可是近来又重新崛起,只是资金更多地流向股市。究其根源,流动性过多,储蓄回报过低。 由于对长期通胀前景不感乐观,同时对量化宽松的退出时机难以把握,资金不约而同地选择短期金融产品。此举应该说是风险规避的理性反应,但是实际上却在制造潜在风险。当所有人都在缩短投资年期时,资产与负债之间的年期错位便难以避免,风险的错位便难以避免。资金腾移对金融业的经营和风险控制都是挑战。银行储蓄的年期不断缩短,银行的经营模式便受到冲击,不仅贷款规模受到限制,存贷之间的年期错配也越来越严重。在保险公司,投资越来越集中于短期资产,而保单的年期却长很多,当年看来很正常的回报率要求在今天几乎难以达到。收益率呈结构性下降,正在逼迫保险公司攀爬风险曲线,通过增如今的金融产品,无论是债券还是其他定息收入产品,很少见到10加风险系数来提高收益率,其代价当然是保险公司所冒的投资风险越来越大。 储蓄出走和年期缩短,不仅在国外发生,在中国也同样出现了,不过中国资金目前选择投资理财产品或住房而非股市。这个同样是中国量化宽松政策的后果,只是A股实在是扶不起的阿斗,让资金另择良木而栖之。 资金生态环境的变化意味着什么?1)银行在经济中的地位会进一步下降,而且可能伴随着利润率的滑落。2)资产管理的需求会更大,理财多样化的呼声会更高。3)风险资产既是自主的选择,也是利润要求下必然的选择。4)年期与风险错配在持续加深。 在可预见的将来,笔者认为全球范围内流动性依然充沛,不过利率可能逐步缓慢上升。利率的总体水平仍会低过历史正常水平,但是零利率的时代会明后年开始出现改变。届时资金行为又会如何衍变,同样值得关注。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年、30年的年期了,投资年期短期化,是QE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二个重大变化。没有人知道央行何时退出量化宽松,不过投资者对长期通货膨胀前景却不看好,惟有通过缩短年期来享受QE美国经济复苏的进程,连一半都没有完成:就业市场虽说有所改善,但是比起2007年的高峰,尚有300余万工作机会消失了;消费信心有所改善,不过个人可支配收入水平比2007年起码少了10%。但是美国股市却迭创新高,S&P500早已收复了金融海啸时的所有失地,对此许多人士感到不解。其实,金融生态环境在量化宽松政策下发生了巨变,资金大腾移已在进行中,这个对于资本市场、金融投资、风险偏好均构成变数,并为经济和金融稳定带来深远的影响。 美股节节升高,当然有经济复苏加速、不确定性改善等因素的支持,不过最主要的理由应该是流动性的增加。半年之前,就有分析师提出Great Rotation(大轮转)的概念,指风险意识转淡,资金流出债市进入股市。迄今为止,没有明显的迹象显示资金流出美国债市,支撑美股上扬的主要动力来自储蓄资金进入共同基金、ETF,带动股市上升。今年前两个月,美国最大的基金贝莱德(BlackRock)录下210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入,其中九成以上流入股票类共同基金或ETF。 超低的储蓄利率,迫使资金脱离银行,追求风险资产,以期更高的回报。现在资金的回报预期颇低,多数付息的上市公司的资金回报均高过银行利率,不计股票升值已经值回本钱。储蓄出走,乃QE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一个重大变化。 如今的金融产品,无论是债券还是其他定息收入产品,很少见到10年、30年的年期了,投资年期短期化,是QE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二个重大变化。没有人知道央行何时退出量化宽松,不过投资者对长期通货膨的盛宴,又不至于在派对结束时被留在黑暗中。畸形的货币政策,带来短线的投资组合,资金随时准备在击鼓传花音乐停止时夺路而逃。

储蓄出走和年期缩短,在笔者看来是各国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常态化后,资金市场发生的新的生态性的改变。储蓄出走,正在导致经济非银行化,银行一方面资产数量下降,另一方面中介功能减弱,银行不再是国计民生的中轴与重心,资产管理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对于零售资金,追求β胀前景却不看好,惟有通过缩短年期来享受QE的盛宴,又不至于在派对结束时被留在黑暗中。畸形的货币政策,带来短线的投资组合,资金随时准备在击鼓传花音乐停止时夺路而逃。 储蓄出走和年期缩短,在笔者看来是各国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常态化后,资金市场发生的新的生态性的改变。储蓄出走,正在导致经济非银行化,银行一方面资产数量下降,另一方面中介功能减弱,银行不再是国计民生的中轴与重心,资产管理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对于零售资金,追求β成为新的时髦(在投资领域,β为风险权重,α为个性化的收益)。现代资本主义发足至今,历史上曾经有过几次储蓄资金趋向风险资产的腾移,但是其规模及范围均无法与这十年的腾移可比。本世纪初开始资金流向房地产的潮流,似乎在2008年危机中已经烟消灰灭,可是近来又重新崛起,只是资金更多地流向股市。究其根源,流动性过多,储蓄回报过低。 由于对长期通胀前景不感乐观,同时对量化宽松的退出时机难以把握,资金不约而同地选择短期金融产品。此举应该说是风险规避的理性反应,但是实际上却在制造潜在风险。当所有人都在缩短投资年期时,资产与负债之间的年期错位便难以避免,风险的错位便难以避免。资金腾移对金融业的经营和风险控制都是挑战。银行储蓄的年期不断缩短,银行的经营模式便受到冲击,不仅贷款规模受到限制,存贷之间的年期错配也越来越严重。在保险公司,投资越来越集中于短期资产,而保单的年期却长很多,当年看来很正常的回报率要求在今天几乎难以达到。收益率呈结构性下降,正在逼迫保险公司攀爬风险曲线,通过增成为新的时髦(在投资领域,β为风险权重,α为个性化的收益)。现代资本主义发足至今,历史上曾经有过几次储蓄资金趋向风险资产的腾移,但是其规模及范围均无法与这十年的腾移可比。本世纪初开始资金流向房地产的潮流,似乎在2008美国经济复苏的进程,连一半都没有完成:就业市场虽说有所改善,但是比起2007年的高峰,尚有300余万工作机会消失了;消费信心有所改善,不过个人可支配收入水平比2007年起码少了10%。但是美国股市却迭创新高,S&P500早已收复了金融海啸时的所有失地,对此许多人士感到不解。其实,金融生态环境在量化宽松政策下发生了巨变,资金大腾移已在进行中,这个对于资本市场、金融投资、风险偏好均构成变数,并为经济和金融稳定带来深远的影响。 美股节节升高,当然有经济复苏加速、不确定性改善等因素的支持,不过最主要的理由应该是流动性的增加。半年之前,就有分析师提出Great Rotation(大轮转)的概念,指风险意识转淡,资金流出债市进入股市。迄今为止,没有明显的迹象显示资金流出美国债市,支撑美股上扬的主要动力来自储蓄资金进入共同基金、ETF,带动股市上升。今年前两个月,美国最大的基金贝莱德(BlackRock)录下210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入,其中九成以上流入股票类共同基金或ETF。 超低的储蓄利率,迫使资金脱离银行,追求风险资产,以期更高的回报。现在资金的回报预期颇低,多数付息的上市公司的资金回报均高过银行利率,不计股票升值已经值回本钱。储蓄出走,乃QE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一个重大变化。 如今的金融产品,无论是债券还是其他定息收入产品,很少见到10年、30年的年期了,投资年期短期化,是QE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二个重大变化。没有人知道央行何时退出量化宽松,不过投资者对长期通货膨年危机中已经烟消灰灭,可是近来又重新崛起,只是资金更多地流向股市。究其根源,流动性过多,储蓄回报过低。

美国经济复苏的进程,连一半都没有完成:就业市场虽说有所改善,但是比起2007年的高峰,尚有300余万工作机会消失了;消费信心有所改善,不过个人可支配收入水平比2007年起码少了10%。但是美国股市却迭创新高,S&P500早已收复了金融海啸时的所有失地,对此许多人士感到不解。其实,金融生态环境在量化宽松政策下发生了巨变,资金大腾移已在进行中,这个对于资本市场、金融投资、风险偏好均构成变数,并为经济和金融稳定带来深远的影响。 美股节节升高,当然有经济复苏加速、不确定性改善等因素的支持,不过最主要的理由应该是流动性的增加。半年之前,就有分析师提出Great Rotation(大轮转)的概念,指风险意识转淡,资金流出债市进入股市。迄今为止,没有明显的迹象显示资金流出美国债市,支撑美股上扬的主要动力来自储蓄资金进入共同基金、ETF,带动股市上升。今年前两个月,美国最大的基金贝莱德(BlackRock)录下210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入,其中九成以上流入股票类共同基金或ETF。 超低的储蓄利率,迫使资金脱离银行,追求风险资产,以期更高的回报。现在资金的回报预期颇低,多数付息的上市公司的资金回报均高过银行利率,不计股票升值已经值回本钱。储蓄出走,乃QE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一个重大变化。 如今的金融产品,无论是债券还是其他定息收入产品,很少见到10年、30年的年期了,投资年期短期化,是QE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二个重大变化。没有人知道央行何时退出量化宽松,不过投资者对长期通货膨由于对长期通胀前景不感乐观,同时对量化宽松的退出时机难以把握,资金不约而同地选择短期金融产品。此举应该说是风险规避的理性反应,但是实际上却在制造潜在风险。当所有人都在缩短投资年期时,资产与负债之间的年期错位便难以避免,风险的错位便难以避免。资金腾移对金融业的经营和风险控制都是挑战。银行储蓄的年期不断缩短,银行的经营模式便受到冲击,不仅贷款规模受到限制,存贷之间的年期错配也越来越严重。在保险公司,投资越来越集中于短期资产,而保单的年期却长很多,当年看来很正常的回报率要求在今天几乎难以达到。收益率呈结构性下降,正在逼迫保险公司攀爬风险曲线,通过增加风险系数来提高收益率,其代价当然是保险公司所冒的投资风险越来越大。

美国经济复苏的进程,连一半都没有完成:就业市场虽说有所改善,但是比起2007年的高峰,尚有300余万工作机会消失了;消费信心有所改善,不过个人可支配收入水平比2007年起码少了10%。但是美国股市却迭创新高,S&P500早已收复了金融海啸时的所有失地,对此许多人士感到不解。其实,金融生态环境在量化宽松政策下发生了巨变,资金大腾移已在进行中,这个对于资本市场、金融投资、风险偏好均构成变数,并为经济和金融稳定带来深远的影响。 美股节节升高,当然有经济复苏加速、不确定性改善等因素的支持,不过最主要的理由应该是流动性的增加。半年之前,就有分析师提出Great Rotation(大轮转)的概念,指风险意识转淡,资金流出债市进入股市。迄今为止,没有明显的迹象显示资金流出美国债市,支撑美股上扬的主要动力来自储蓄资金进入共同基金、ETF,带动股市上升。今年前两个月,美国最大的基金贝莱德(BlackRock)录下210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入,其中九成以上流入股票类共同基金或ETF。 超低的储蓄利率,迫使资金脱离银行,追求风险资产,以期更高的回报。现在资金的回报预期颇低,多数付息的上市公司的资金回报均高过银行利率,不计股票升值已经值回本钱。储蓄出走,乃QE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一个重大变化。 如今的金融产品,无论是债券还是其他定息收入产品,很少见到10年、30年的年期了,投资年期短期化,是QE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二个重大变化。没有人知道央行何时退出量化宽松,不过投资者对长期通货膨储蓄出走和年期缩短,不仅在国外发生,在中国也同样出现了,不过中国资金目前选择投资理财产品或住房而非股市。这个同样是中国量化宽松政策的后果,只是美国经济复苏的进程,连一半都没有完成:就业市场虽说有所改善,但是比起2007年的高峰,尚有300余万工作机会消失了;消费信心有所改善,不过个人可支配收入水平比2007年起码少了10%。但是美国股市却迭创新高,S&P500早已收复了金融海啸时的所有失地,对此许多人士感到不解。其实,金融生态环境在量化宽松政策下发生了巨变,资金大腾移已在进行中,这个对于资本市场、金融投资、风险偏好均构成变数,并为经济和金融稳定带来深远的影响。 美股节节升高,当然有经济复苏加速、不确定性改善等因素的支持,不过最主要的理由应该是流动性的增加。半年之前,就有分析师提出Great Rotation(大轮转)的概念,指风险意识转淡,资金流出债市进入股市。迄今为止,没有明显的迹象显示资金流出美国债市,支撑美股上扬的主要动力来自储蓄资金进入共同基金、ETF,带动股市上升。今年前两个月,美国最大的基金贝莱德(BlackRock)录下210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入,其中九成以上流入股票类共同基金或ETF。 超低的储蓄利率,迫使资金脱离银行,追求风险资产,以期更高的回报。现在资金的回报预期颇低,多数付息的上市公司的资金回报均高过银行利率,不计股票升值已经值回本钱。储蓄出走,乃QE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一个重大变化。 如今的金融产品,无论是债券还是其他定息收入产品,很少见到10年、30年的年期了,投资年期短期化,是QE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二个重大变化。没有人知道央行何时退出量化宽松,不过投资者对长期通货膨A股实在是扶不起的阿斗,让资金另择良木而栖之。

资金生态环境的变化意味着什么?胀前景却不看好,惟有通过缩短年期来享受QE的盛宴,又不至于在派对结束时被留在黑暗中。畸形的货币政策,带来短线的投资组合,资金随时准备在击鼓传花音乐停止时夺路而逃。 储蓄出走和年期缩短,在笔者看来是各国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常态化后,资金市场发生的新的生态性的改变。储蓄出走,正在导致经济非银行化,银行一方面资产数量下降,另一方面中介功能减弱,银行不再是国计民生的中轴与重心,资产管理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对于零售资金,追求β成为新的时髦(在投资领域,β为风险权重,α为个性化的收益)。现代资本主义发足至今,历史上曾经有过几次储蓄资金趋向风险资产的腾移,但是其规模及范围均无法与这十年的腾移可比。本世纪初开始资金流向房地产的潮流,似乎在2008年危机中已经烟消灰灭,可是近来又重新崛起,只是资金更多地流向股市。究其根源,流动性过多,储蓄回报过低。 由于对长期通胀前景不感乐观,同时对量化宽松的退出时机难以把握,资金不约而同地选择短期金融产品。此举应该说是风险规避的理性反应,但是实际上却在制造潜在风险。当所有人都在缩短投资年期时,资产与负债之间的年期错位便难以避免,风险的错位便难以避免。资金腾移对金融业的经营和风险控制都是挑战。银行储蓄的年期不断缩短,银行的经营模式便受到冲击,不仅贷款规模受到限制,存贷之间的年期错配也越来越严重。在保险公司,投资越来越集中于短期资产,而保单的年期却长很多,当年看来很正常的回报率要求在今天几乎难以达到。收益率呈结构性下降,正在逼迫保险公司攀爬风险曲线,通过增1)银行在经济中的地位会进一步下降,而且可能伴随着利润率的滑落。2)资产管理的需求会更大,理财多样化的呼声会更高。3胀前景却不看好,惟有通过缩短年期来享受QE的盛宴,又不至于在派对结束时被留在黑暗中。畸形的货币政策,带来短线的投资组合,资金随时准备在击鼓传花音乐停止时夺路而逃。 储蓄出走和年期缩短,在笔者看来是各国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常态化后,资金市场发生的新的生态性的改变。储蓄出走,正在导致经济非银行化,银行一方面资产数量下降,另一方面中介功能减弱,银行不再是国计民生的中轴与重心,资产管理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对于零售资金,追求β成为新的时髦(在投资领域,β为风险权重,α为个性化的收益)。现代资本主义发足至今,历史上曾经有过几次储蓄资金趋向风险资产的腾移,但是其规模及范围均无法与这十年的腾移可比。本世纪初开始资金流向房地产的潮流,似乎在2008年危机中已经烟消灰灭,可是近来又重新崛起,只是资金更多地流向股市。究其根源,流动性过多,储蓄回报过低。 由于对长期通胀前景不感乐观,同时对量化宽松的退出时机难以把握,资金不约而同地选择短期金融产品。此举应该说是风险规避的理性反应,但是实际上却在制造潜在风险。当所有人都在缩短投资年期时,资产与负债之间的年期错位便难以避免,风险的错位便难以避免。资金腾移对金融业的经营和风险控制都是挑战。银行储蓄的年期不断缩短,银行的经营模式便受到冲击,不仅贷款规模受到限制,存贷之间的年期错配也越来越严重。在保险公司,投资越来越集中于短期资产,而保单的年期却长很多,当年看来很正常的回报率要求在今天几乎难以达到。收益率呈结构性下降,正在逼迫保险公司攀爬风险曲线,通过增)风险资产既是自主的选择,也是利润要求下必然的选择。4)年期与风险错配在持续加深。

胀前景却不看好,惟有通过缩短年期来享受QE的盛宴,又不至于在派对结束时被留在黑暗中。畸形的货币政策,带来短线的投资组合,资金随时准备在击鼓传花音乐停止时夺路而逃。 储蓄出走和年期缩短,在笔者看来是各国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常态化后,资金市场发生的新的生态性的改变。储蓄出走,正在导致经济非银行化,银行一方面资产数量下降,另一方面中介功能减弱,银行不再是国计民生的中轴与重心,资产管理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对于零售资金,追求β成为新的时髦(在投资领域,β为风险权重,α为个性化的收益)。现代资本主义发足至今,历史上曾经有过几次储蓄资金趋向风险资产的腾移,但是其规模及范围均无法与这十年的腾移可比。本世纪初开始资金流向房地产的潮流,似乎在2008年危机中已经烟消灰灭,可是近来又重新崛起,只是资金更多地流向股市。究其根源,流动性过多,储蓄回报过低。 由于对长期通胀前景不感乐观,同时对量化宽松的退出时机难以把握,资金不约而同地选择短期金融产品。此举应该说是风险规避的理性反应,但是实际上却在制造潜在风险。当所有人都在缩短投资年期时,资产与负债之间的年期错位便难以避免,风险的错位便难以避免。资金腾移对金融业的经营和风险控制都是挑战。银行储蓄的年期不断缩短,银行的经营模式便受到冲击,不仅贷款规模受到限制,存贷之间的年期错配也越来越严重。在保险公司,投资越来越集中于短期资产,而保单的年期却长很多,当年看来很正常的回报率要求在今天几乎难以达到。收益率呈结构性下降,正在逼迫保险公司攀爬风险曲线,通过增在可预见的将来,笔者认为全球范围内流动性依然充沛,不过利率可能逐步缓慢上升。利率的总体水平仍会低过历史正常水平,但是零利率的时代会明后年开始出现改变。届时资金行为又会如何衍变,同样值得关注。

美国经济复苏的进程,连一半都没有完成:就业市场虽说有所改善,但是比起2007年的高峰,尚有300余万工作机会消失了;消费信心有所改善,不过个人可支配收入水平比2007年起码少了10%。但是美国股市却迭创新高,S&P500早已收复了金融海啸时的所有失地,对此许多人士感到不解。其实,金融生态环境在量化宽松政策下发生了巨变,资金大腾移已在进行中,这个对于资本市场、金融投资、风险偏好均构成变数,并为经济和金融稳定带来深远的影响。 美股节节升高,当然有经济复苏加速、不确定性改善等因素的支持,不过最主要的理由应该是流动性的增加。半年之前,就有分析师提出Great Rotation(大轮转)的概念,指风险意识转淡,资金流出债市进入股市。迄今为止,没有明显的迹象显示资金流出美国债市,支撑美股上扬的主要动力来自储蓄资金进入共同基金、ETF,带动股市上升。今年前两个月,美国最大的基金贝莱德(BlackRock)录下210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入,其中九成以上流入股票类共同基金或ETF。 超低的储蓄利率,迫使资金脱离银行,追求风险资产,以期更高的回报。现在资金的回报预期颇低,多数付息的上市公司的资金回报均高过银行利率,不计股票升值已经值回本钱。储蓄出走,乃QE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一个重大变化。 如今的金融产品,无论是债券还是其他定息收入产品,很少见到10年、30年的年期了,投资年期短期化,是QE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二个重大变化。没有人知道央行何时退出量化宽松,不过投资者对长期通货膨

美国经济复苏的进程,连一半都没有完成:就业市场虽说有所改善,但是比起2007年的高峰,尚有300余万工作机会消失了;消费信心有所改善,不过个人可支配收入水平比2007年起码少了10%。但是美国股市却迭创新高,S&P500早已收复了金融海啸时的所有失地,对此许多人士感到不解。其实,金融生态环境在量化宽松政策下发生了巨变,资金大腾移已在进行中,这个对于资本市场、金融投资、风险偏好均构成变数,并为经济和金融稳定带来深远的影响。 美股节节升高,当然有经济复苏加速、不确定性改善等因素的支持,不过最主要的理由应该是流动性的增加。半年之前,就有分析师提出Great Rotation(大轮转)的概念,指风险意识转淡,资金流出债市进入股市。迄今为止,没有明显的迹象显示资金流出美国债市,支撑美股上扬的主要动力来自储蓄资金进入共同基金、ETF,带动股市上升。今年前两个月,美国最大的基金贝莱德(BlackRock)录下210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入,其中九成以上流入股票类共同基金或ETF。 超低的储蓄利率,迫使资金脱离银行,追求风险资产,以期更高的回报。现在资金的回报预期颇低,多数付息的上市公司的资金回报均高过银行利率,不计股票升值已经值回本钱。储蓄出走,乃QE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一个重大变化。 如今的金融产品,无论是债券还是其他定息收入产品,很少见到10年、30年的年期了,投资年期短期化,是QE大格局下资金生态环境的第二个重大变化。没有人知道央行何时退出量化宽松,不过投资者对长期通货膨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