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研究中心

http://t.cn/8sWegl2欢迎参与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的情景分析活动

 
 
 

日志

 
 
关于我

http://t.cn/8s0sQjD 本次模拟利率风险交易行为调查活动暨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模拟盘交易大赛由西南民族大学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利率综合指数期货项目组主办,参与者只需要从自身经济利益和交易偏好出发,扮演一个面临利率风险相关交易者的角色,依据每天公布的模拟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来进行交易,交易的本金和利润皆为虚拟。参赛者只需要填写交易合约和核对交易对账单即可以完成模拟交易,最后的获胜者将按照奖励办法获得奖励,具体奖励办法见附件一,本次活动的目的旨在金融科学研究目的,不属于任何商业性质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盖茨比曲线与机会的固化  

2013-06-19 12:39:00|  分类: 盖茨比曲线,收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次经济危机后,欧美的经济复苏特别困难。在美国,经济滑入衰退迄今已有21个季度,经济挣扎了15这次经济危机后,欧美的经济复苏特别困难。在美国,经济滑入衰退迄今已有21个季度,经济挣扎了15个季度才浮出水面(恢复到上周期的顶部),目前经济总体水平,仅较上周期高4%。二次大战后的8个周期中,经济一般有3季度即浮出水面,到第21季度,已较上周期的最高位高出20%,连战后三次最严重的衰退,也能在第7季度浮出水面,21季度时较上周期高点上升15%。至于欧洲,衰退更加沉重,复苏尚需时日,恢复经济元气、步出财政危机,看来更是遥遥无期。 此轮经济危机,形同金融海啸,银行资本金遭到重创。金融机构呈“去中介化”,无法将央行制造的巨额流动性转介至实体经济,无疑是经济复苏缓慢、乏力的一个重要原因。银行与个人去杠杆,政府部门也被逼削减公共开支,令复苏进程雪上加霜。 另外一个原因,是人口结构、就业结构、财富结构,出现重大变化,中产阶层萎缩,支撑社会稳定的橄榄型社会结构的腹部,随中产的减少而收缩。目前全球社会结构上出现三大趋势。首先,失业严重,年轻人在一批国家的失业率高达30-40%,低端就业机会消失了。在相当程度上,这是结构性失业,扯高失业率,打击消费信心,制造社会矛盾。 其次,中产阶层蒙受打击,中产在萎缩。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对股市的帮助明显大过房市。股价高涨,令社会高端的15%的家庭受益,但是70%主要资产为房地产的中产却得益不多。危机后财富效应的乘数效应,远低过危机前,根源在股市、房市之间的落差。中产阶级收入增长钝化,直接影响消费,间接影响投资与信贷信心。 第三,机会的固化。危机后就业机会少了,创业机会更少了。申请银行信贷难了,依靠资本市场筹资金也难了。在金融市场投机容易,在个季度才浮出水面(恢复到上周期的顶部),目前经济总体水平,仅较上周期高4%。二次大战后的8个周期中,经济一般有3这次经济危机后,欧美的经济复苏特别困难。在美国,经济滑入衰退迄今已有21个季度,经济挣扎了15个季度才浮出水面(恢复到上周期的顶部),目前经济总体水平,仅较上周期高4%。二次大战后的8个周期中,经济一般有3季度即浮出水面,到第21季度,已较上周期的最高位高出20%,连战后三次最严重的衰退,也能在第7季度浮出水面,21季度时较上周期高点上升15%。至于欧洲,衰退更加沉重,复苏尚需时日,恢复经济元气、步出财政危机,看来更是遥遥无期。 此轮经济危机,形同金融海啸,银行资本金遭到重创。金融机构呈“去中介化”,无法将央行制造的巨额流动性转介至实体经济,无疑是经济复苏缓慢、乏力的一个重要原因。银行与个人去杠杆,政府部门也被逼削减公共开支,令复苏进程雪上加霜。 另外一个原因,是人口结构、就业结构、财富结构,出现重大变化,中产阶层萎缩,支撑社会稳定的橄榄型社会结构的腹部,随中产的减少而收缩。目前全球社会结构上出现三大趋势。首先,失业严重,年轻人在一批国家的失业率高达30-40%,低端就业机会消失了。在相当程度上,这是结构性失业,扯高失业率,打击消费信心,制造社会矛盾。 其次,中产阶层蒙受打击,中产在萎缩。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对股市的帮助明显大过房市。股价高涨,令社会高端的15%的家庭受益,但是70%主要资产为房地产的中产却得益不多。危机后财富效应的乘数效应,远低过危机前,根源在股市、房市之间的落差。中产阶级收入增长钝化,直接影响消费,间接影响投资与信贷信心。 第三,机会的固化。危机后就业机会少了,创业机会更少了。申请银行信贷难了,依靠资本市场筹资金也难了。在金融市场投机容易,在季度即浮出水面,到第21季度,已较上周期的最高位高出20%,连战后三次最严重的衰退,也能在第7这次经济危机后,欧美的经济复苏特别困难。在美国,经济滑入衰退迄今已有21个季度,经济挣扎了15个季度才浮出水面(恢复到上周期的顶部),目前经济总体水平,仅较上周期高4%。二次大战后的8个周期中,经济一般有3季度即浮出水面,到第21季度,已较上周期的最高位高出20%,连战后三次最严重的衰退,也能在第7季度浮出水面,21季度时较上周期高点上升15%。至于欧洲,衰退更加沉重,复苏尚需时日,恢复经济元气、步出财政危机,看来更是遥遥无期。 此轮经济危机,形同金融海啸,银行资本金遭到重创。金融机构呈“去中介化”,无法将央行制造的巨额流动性转介至实体经济,无疑是经济复苏缓慢、乏力的一个重要原因。银行与个人去杠杆,政府部门也被逼削减公共开支,令复苏进程雪上加霜。 另外一个原因,是人口结构、就业结构、财富结构,出现重大变化,中产阶层萎缩,支撑社会稳定的橄榄型社会结构的腹部,随中产的减少而收缩。目前全球社会结构上出现三大趋势。首先,失业严重,年轻人在一批国家的失业率高达30-40%,低端就业机会消失了。在相当程度上,这是结构性失业,扯高失业率,打击消费信心,制造社会矛盾。 其次,中产阶层蒙受打击,中产在萎缩。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对股市的帮助明显大过房市。股价高涨,令社会高端的15%的家庭受益,但是70%主要资产为房地产的中产却得益不多。危机后财富效应的乘数效应,远低过危机前,根源在股市、房市之间的落差。中产阶级收入增长钝化,直接影响消费,间接影响投资与信贷信心。 第三,机会的固化。危机后就业机会少了,创业机会更少了。申请银行信贷难了,依靠资本市场筹资金也难了。在金融市场投机容易,在季度浮出水面,21季度时较上周期高点上升15%。至于欧洲,衰退更加沉重,复苏尚需时日,恢复经济元气、步出财政危机,看来更是遥遥无期。

这次经济危机后,欧美的经济复苏特别困难。在美国,经济滑入衰退迄今已有21个季度,经济挣扎了15个季度才浮出水面(恢复到上周期的顶部),目前经济总体水平,仅较上周期高4%。二次大战后的8个周期中,经济一般有3季度即浮出水面,到第21季度,已较上周期的最高位高出20%,连战后三次最严重的衰退,也能在第7季度浮出水面,21季度时较上周期高点上升15%。至于欧洲,衰退更加沉重,复苏尚需时日,恢复经济元气、步出财政危机,看来更是遥遥无期。 此轮经济危机,形同金融海啸,银行资本金遭到重创。金融机构呈“去中介化”,无法将央行制造的巨额流动性转介至实体经济,无疑是经济复苏缓慢、乏力的一个重要原因。银行与个人去杠杆,政府部门也被逼削减公共开支,令复苏进程雪上加霜。 另外一个原因,是人口结构、就业结构、财富结构,出现重大变化,中产阶层萎缩,支撑社会稳定的橄榄型社会结构的腹部,随中产的减少而收缩。目前全球社会结构上出现三大趋势。首先,失业严重,年轻人在一批国家的失业率高达30-40%,低端就业机会消失了。在相当程度上,这是结构性失业,扯高失业率,打击消费信心,制造社会矛盾。 其次,中产阶层蒙受打击,中产在萎缩。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对股市的帮助明显大过房市。股价高涨,令社会高端的15%的家庭受益,但是70%主要资产为房地产的中产却得益不多。危机后财富效应的乘数效应,远低过危机前,根源在股市、房市之间的落差。中产阶级收入增长钝化,直接影响消费,间接影响投资与信贷信心。 第三,机会的固化。危机后就业机会少了,创业机会更少了。申请银行信贷难了,依靠资本市场筹资金也难了。在金融市场投机容易,在

此轮经济危机,形同金融海啸,银行资本金遭到重创。金融机构呈“去中介化”,无法将央行制造的巨额流动性转介至实体经济,无疑是经济复苏缓慢、乏力的一个重要原因。银行与个人去杠杆,政府部门也被逼削减公共开支,令复苏进程雪上加霜。

实体经济投资则难于上青天。 此类趋势,不仅在发达国家有,在新兴市场国家也有,在中国也是一样,只不过表现形式略有不同。与危机中的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失业率不高,随着农民工进城潮进入尾声,某些行业甚至面临低端劳动力短缺。不过大学生就职难越来越突出,中国白领阶层效率低下,人浮于事,一旦经济出现较大逆转,就业市场的压力可能骤增,甚至不排除类似1997年国企改制后出现的失业潮。 中国人的收入增长是有的,但是物价上涨更快,资产通胀更快。中国社会已以无房族、一房族与多房族为标的分化。哪怕收入增长再快,无房族离拥有自己物业的梦想也渐行渐远。多房族是这轮资产升值的主要得益者,不过身家到底值几何,恐怕要等套现后才知道。中国中产阶层,基本上是一房族。这批人居住无忧,不过实质收入增长有限。 从收入分配与收入前景上看,中国经济目前的最大问题不是失业或房地产,而是机会的固化。年轻人靠自身努力向上爬的机会越来越少,门坎几乎变得难以逾越,屌丝、愤青成为相当普遍的社会符号。 经济学中,有一个盖茨比曲线(The Great Gatsby Curve),以在美国家喻户晓的穷小子盖茨比奋斗史命名。盖茨比为赢得女友芳心而奋力打拼,在经济、社会的漩涡中挣扎,小有成功但最终逃脱不了悲剧的命运。盖茨比故事因今年的一部电影而受到翻炒,其背景是今日机会的固化。 盖茨比曲线的一条由左向右上升的曲线,X轴为基尼系数,即收入分配均匀度,Y轴为代际流动性,即下一代与上一代相比在经济社会地位上发生变化的难易程度。盖茨比曲线的一个重大理论是,收入越不平均的国家,个人的经济社会地位越受其父辈地位的影响,子辈摆脱父辈经济阶层向

另外一个原因,是人口结构、就业结构、财富结构,出现重大变化,中产阶层萎缩,支撑社会稳定的橄榄型社会结构的腹部,随中产的减少而收缩。目前全球社会结构上出现三大趋势。首先,失业严重,年轻人在一批国家的失业率高达30-40%,低端就业机会消失了。在相当程度上,这是结构性失业,扯高失业率,打击消费信心,制造社会矛盾。

这次经济危机后,欧美的经济复苏特别困难。在美国,经济滑入衰退迄今已有21个季度,经济挣扎了15个季度才浮出水面(恢复到上周期的顶部),目前经济总体水平,仅较上周期高4%。二次大战后的8个周期中,经济一般有3季度即浮出水面,到第21季度,已较上周期的最高位高出20%,连战后三次最严重的衰退,也能在第7季度浮出水面,21季度时较上周期高点上升15%。至于欧洲,衰退更加沉重,复苏尚需时日,恢复经济元气、步出财政危机,看来更是遥遥无期。 此轮经济危机,形同金融海啸,银行资本金遭到重创。金融机构呈“去中介化”,无法将央行制造的巨额流动性转介至实体经济,无疑是经济复苏缓慢、乏力的一个重要原因。银行与个人去杠杆,政府部门也被逼削减公共开支,令复苏进程雪上加霜。 另外一个原因,是人口结构、就业结构、财富结构,出现重大变化,中产阶层萎缩,支撑社会稳定的橄榄型社会结构的腹部,随中产的减少而收缩。目前全球社会结构上出现三大趋势。首先,失业严重,年轻人在一批国家的失业率高达30-40%,低端就业机会消失了。在相当程度上,这是结构性失业,扯高失业率,打击消费信心,制造社会矛盾。 其次,中产阶层蒙受打击,中产在萎缩。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对股市的帮助明显大过房市。股价高涨,令社会高端的15%的家庭受益,但是70%主要资产为房地产的中产却得益不多。危机后财富效应的乘数效应,远低过危机前,根源在股市、房市之间的落差。中产阶级收入增长钝化,直接影响消费,间接影响投资与信贷信心。 第三,机会的固化。危机后就业机会少了,创业机会更少了。申请银行信贷难了,依靠资本市场筹资金也难了。在金融市场投机容易,在其次,中产阶层蒙受打击,中产在萎缩。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对股市的帮助明显大过房市。股价高涨,令社会高端的15%的家庭受益,但是70%主要资产为房地产的中产却得益不多。危机后财富效应的乘数效应,远低过危机前,根源在股市、房市之间的落差。中产阶级收入增长钝化,直接影响消费,间接影响投资与信贷信心。

第三,机会的固化。危机后就业机会少了,创业机会更少了。申请银行信贷难了,依靠资本市场筹资金也难了。在金融市场投机容易,在实体经济投资则难于上青天。

此类趋势,不仅在发达国家有,在新兴市场国家也有,在中国也是一样,只不过表现形式略有不同。与危机中的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失业率不高,随着农民工进城潮进入尾声,某些行业甚至面临低端劳动力短缺。不过大学生就职难越来越突出,中国白领阶层效率低下,人浮于事,一旦经济出现较大逆转,就业市场的压力可能骤增,甚至不排除类似1997这次经济危机后,欧美的经济复苏特别困难。在美国,经济滑入衰退迄今已有21个季度,经济挣扎了15个季度才浮出水面(恢复到上周期的顶部),目前经济总体水平,仅较上周期高4%。二次大战后的8个周期中,经济一般有3季度即浮出水面,到第21季度,已较上周期的最高位高出20%,连战后三次最严重的衰退,也能在第7季度浮出水面,21季度时较上周期高点上升15%。至于欧洲,衰退更加沉重,复苏尚需时日,恢复经济元气、步出财政危机,看来更是遥遥无期。 此轮经济危机,形同金融海啸,银行资本金遭到重创。金融机构呈“去中介化”,无法将央行制造的巨额流动性转介至实体经济,无疑是经济复苏缓慢、乏力的一个重要原因。银行与个人去杠杆,政府部门也被逼削减公共开支,令复苏进程雪上加霜。 另外一个原因,是人口结构、就业结构、财富结构,出现重大变化,中产阶层萎缩,支撑社会稳定的橄榄型社会结构的腹部,随中产的减少而收缩。目前全球社会结构上出现三大趋势。首先,失业严重,年轻人在一批国家的失业率高达30-40%,低端就业机会消失了。在相当程度上,这是结构性失业,扯高失业率,打击消费信心,制造社会矛盾。 其次,中产阶层蒙受打击,中产在萎缩。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对股市的帮助明显大过房市。股价高涨,令社会高端的15%的家庭受益,但是70%主要资产为房地产的中产却得益不多。危机后财富效应的乘数效应,远低过危机前,根源在股市、房市之间的落差。中产阶级收入增长钝化,直接影响消费,间接影响投资与信贷信心。 第三,机会的固化。危机后就业机会少了,创业机会更少了。申请银行信贷难了,依靠资本市场筹资金也难了。在金融市场投机容易,在年国企改制后出现的失业潮。

实体经济投资则难于上青天。 此类趋势,不仅在发达国家有,在新兴市场国家也有,在中国也是一样,只不过表现形式略有不同。与危机中的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失业率不高,随着农民工进城潮进入尾声,某些行业甚至面临低端劳动力短缺。不过大学生就职难越来越突出,中国白领阶层效率低下,人浮于事,一旦经济出现较大逆转,就业市场的压力可能骤增,甚至不排除类似1997年国企改制后出现的失业潮。 中国人的收入增长是有的,但是物价上涨更快,资产通胀更快。中国社会已以无房族、一房族与多房族为标的分化。哪怕收入增长再快,无房族离拥有自己物业的梦想也渐行渐远。多房族是这轮资产升值的主要得益者,不过身家到底值几何,恐怕要等套现后才知道。中国中产阶层,基本上是一房族。这批人居住无忧,不过实质收入增长有限。 从收入分配与收入前景上看,中国经济目前的最大问题不是失业或房地产,而是机会的固化。年轻人靠自身努力向上爬的机会越来越少,门坎几乎变得难以逾越,屌丝、愤青成为相当普遍的社会符号。 经济学中,有一个盖茨比曲线(The Great Gatsby Curve),以在美国家喻户晓的穷小子盖茨比奋斗史命名。盖茨比为赢得女友芳心而奋力打拼,在经济、社会的漩涡中挣扎,小有成功但最终逃脱不了悲剧的命运。盖茨比故事因今年的一部电影而受到翻炒,其背景是今日机会的固化。 盖茨比曲线的一条由左向右上升的曲线,X轴为基尼系数,即收入分配均匀度,Y轴为代际流动性,即下一代与上一代相比在经济社会地位上发生变化的难易程度。盖茨比曲线的一个重大理论是,收入越不平均的国家,个人的经济社会地位越受其父辈地位的影响,子辈摆脱父辈经济阶层向中国人的收入增长是有的,但是物价上涨更快,资产通胀更快。中国社会已以无房族、一房族与多房族为标的分化。哪怕收入增长再快,无房族离拥有自己物业的梦想也渐行渐远。多房族是这轮资产升值的主要得益者,不过身家到底值几何,恐怕要等套现后才知道。中国中产阶层,基本上是一房族。这批人居住无忧,不过实质收入增长有限。

这次经济危机后,欧美的经济复苏特别困难。在美国,经济滑入衰退迄今已有21个季度,经济挣扎了15个季度才浮出水面(恢复到上周期的顶部),目前经济总体水平,仅较上周期高4%。二次大战后的8个周期中,经济一般有3季度即浮出水面,到第21季度,已较上周期的最高位高出20%,连战后三次最严重的衰退,也能在第7季度浮出水面,21季度时较上周期高点上升15%。至于欧洲,衰退更加沉重,复苏尚需时日,恢复经济元气、步出财政危机,看来更是遥遥无期。 此轮经济危机,形同金融海啸,银行资本金遭到重创。金融机构呈“去中介化”,无法将央行制造的巨额流动性转介至实体经济,无疑是经济复苏缓慢、乏力的一个重要原因。银行与个人去杠杆,政府部门也被逼削减公共开支,令复苏进程雪上加霜。 另外一个原因,是人口结构、就业结构、财富结构,出现重大变化,中产阶层萎缩,支撑社会稳定的橄榄型社会结构的腹部,随中产的减少而收缩。目前全球社会结构上出现三大趋势。首先,失业严重,年轻人在一批国家的失业率高达30-40%,低端就业机会消失了。在相当程度上,这是结构性失业,扯高失业率,打击消费信心,制造社会矛盾。 其次,中产阶层蒙受打击,中产在萎缩。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对股市的帮助明显大过房市。股价高涨,令社会高端的15%的家庭受益,但是70%主要资产为房地产的中产却得益不多。危机后财富效应的乘数效应,远低过危机前,根源在股市、房市之间的落差。中产阶级收入增长钝化,直接影响消费,间接影响投资与信贷信心。 第三,机会的固化。危机后就业机会少了,创业机会更少了。申请银行信贷难了,依靠资本市场筹资金也难了。在金融市场投机容易,在从收入分配与收入前景上看,中国经济目前的最大问题不是失业或房地产,而是机会的固化。年轻人靠自身努力向上爬的机会越来越少,门坎几乎变得难以逾越,屌丝、愤青成为相当普遍的社会符号。

实体经济投资则难于上青天。 此类趋势,不仅在发达国家有,在新兴市场国家也有,在中国也是一样,只不过表现形式略有不同。与危机中的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失业率不高,随着农民工进城潮进入尾声,某些行业甚至面临低端劳动力短缺。不过大学生就职难越来越突出,中国白领阶层效率低下,人浮于事,一旦经济出现较大逆转,就业市场的压力可能骤增,甚至不排除类似1997年国企改制后出现的失业潮。 中国人的收入增长是有的,但是物价上涨更快,资产通胀更快。中国社会已以无房族、一房族与多房族为标的分化。哪怕收入增长再快,无房族离拥有自己物业的梦想也渐行渐远。多房族是这轮资产升值的主要得益者,不过身家到底值几何,恐怕要等套现后才知道。中国中产阶层,基本上是一房族。这批人居住无忧,不过实质收入增长有限。 从收入分配与收入前景上看,中国经济目前的最大问题不是失业或房地产,而是机会的固化。年轻人靠自身努力向上爬的机会越来越少,门坎几乎变得难以逾越,屌丝、愤青成为相当普遍的社会符号。 经济学中,有一个盖茨比曲线(The Great Gatsby Curve),以在美国家喻户晓的穷小子盖茨比奋斗史命名。盖茨比为赢得女友芳心而奋力打拼,在经济、社会的漩涡中挣扎,小有成功但最终逃脱不了悲剧的命运。盖茨比故事因今年的一部电影而受到翻炒,其背景是今日机会的固化。 盖茨比曲线的一条由左向右上升的曲线,X轴为基尼系数,即收入分配均匀度,Y轴为代际流动性,即下一代与上一代相比在经济社会地位上发生变化的难易程度。盖茨比曲线的一个重大理论是,收入越不平均的国家,个人的经济社会地位越受其父辈地位的影响,子辈摆脱父辈经济阶层向经济学中,有一个盖茨比曲线The Great Gatsby Curve),以在美国家喻户晓的穷小子盖茨比奋斗史命名。盖茨比为赢得女友芳心而奋力打拼,在经济、社会的漩涡中挣扎,小有成功但最终逃脱不了悲剧的命运。盖茨比故事因今年的一部电影而受到翻炒,其背景是今日机会的固化。

盖茨比曲线的一条由左向右上升的曲线,X轴为基尼系数,即收入分配均匀度,Y实体经济投资则难于上青天。 此类趋势,不仅在发达国家有,在新兴市场国家也有,在中国也是一样,只不过表现形式略有不同。与危机中的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失业率不高,随着农民工进城潮进入尾声,某些行业甚至面临低端劳动力短缺。不过大学生就职难越来越突出,中国白领阶层效率低下,人浮于事,一旦经济出现较大逆转,就业市场的压力可能骤增,甚至不排除类似1997年国企改制后出现的失业潮。 中国人的收入增长是有的,但是物价上涨更快,资产通胀更快。中国社会已以无房族、一房族与多房族为标的分化。哪怕收入增长再快,无房族离拥有自己物业的梦想也渐行渐远。多房族是这轮资产升值的主要得益者,不过身家到底值几何,恐怕要等套现后才知道。中国中产阶层,基本上是一房族。这批人居住无忧,不过实质收入增长有限。 从收入分配与收入前景上看,中国经济目前的最大问题不是失业或房地产,而是机会的固化。年轻人靠自身努力向上爬的机会越来越少,门坎几乎变得难以逾越,屌丝、愤青成为相当普遍的社会符号。 经济学中,有一个盖茨比曲线(The Great Gatsby Curve),以在美国家喻户晓的穷小子盖茨比奋斗史命名。盖茨比为赢得女友芳心而奋力打拼,在经济、社会的漩涡中挣扎,小有成功但最终逃脱不了悲剧的命运。盖茨比故事因今年的一部电影而受到翻炒,其背景是今日机会的固化。 盖茨比曲线的一条由左向右上升的曲线,X轴为基尼系数,即收入分配均匀度,Y轴为代际流动性,即下一代与上一代相比在经济社会地位上发生变化的难易程度。盖茨比曲线的一个重大理论是,收入越不平均的国家,个人的经济社会地位越受其父辈地位的影响,子辈摆脱父辈经济阶层向轴为代际流动性,即下一代与上一代相比在经济社会地位上发生变化的难易程度。盖茨比曲线的一个重大理论是,收入越不平均的国家,个人的经济社会地位越受其父辈地位的影响,子辈摆脱父辈经济阶层向上爬的机会越低。中国在受调查的二十几个国家中,位居右上角,仅比拉美数国好一点。

上爬的机会越低。中国在受调查的二十几个国家中,位居右上角,仅比拉美数国好一点。 房地产拉大了中国的基尼系数,如今的贫富悬殊乃共和国历史之最。人脉、资源成为现在年轻人一步步出头的必要条件,年轻人的奋斗史变成“拼爹”史,少了老爸的靠山,个人努力变成无用功,中国的成功机会在固化,由此造成社会的对立、创新力的消失、经济动力的弱化。 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在就业领域的压力小一点,中产阶层的消失慢一些,但是机会的固化更严重。这个国度,曾是一个欣欣向荣的社会,机会遍地。上世纪80年代开出租车可以成为万元户,90年代下海开工厂可以成为亿元户,平民可以凭胆识、能力与勤奋向上爬,民间的活力带来国家的活力,国家的活力催生着个人的改变与繁荣,社会由此进步。 希望中国的盖茨比们,能够靠自己的能力与创意取得成功,没有父荫也能成功。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房地产拉大了中国的基尼系数,如今的贫富悬殊乃共和国历史之最。人脉、资源成为现在年轻人一步步出头的必要条件,年轻人的奋斗史变成“拼爹”史,少了老爸的靠山,个人努力变成无用功,中国的成功机会在固化,由此造成社会的对立、创新力的消失、经济动力的弱化。

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在就业领域的压力小一点,中产阶层的消失慢一些,但是机会的固化更严重。这个国度,曾是一个欣欣向荣的社会,机会遍地。上世纪80年代开出租车可以成为万元户,90这次经济危机后,欧美的经济复苏特别困难。在美国,经济滑入衰退迄今已有21个季度,经济挣扎了15个季度才浮出水面(恢复到上周期的顶部),目前经济总体水平,仅较上周期高4%。二次大战后的8个周期中,经济一般有3季度即浮出水面,到第21季度,已较上周期的最高位高出20%,连战后三次最严重的衰退,也能在第7季度浮出水面,21季度时较上周期高点上升15%。至于欧洲,衰退更加沉重,复苏尚需时日,恢复经济元气、步出财政危机,看来更是遥遥无期。 此轮经济危机,形同金融海啸,银行资本金遭到重创。金融机构呈“去中介化”,无法将央行制造的巨额流动性转介至实体经济,无疑是经济复苏缓慢、乏力的一个重要原因。银行与个人去杠杆,政府部门也被逼削减公共开支,令复苏进程雪上加霜。 另外一个原因,是人口结构、就业结构、财富结构,出现重大变化,中产阶层萎缩,支撑社会稳定的橄榄型社会结构的腹部,随中产的减少而收缩。目前全球社会结构上出现三大趋势。首先,失业严重,年轻人在一批国家的失业率高达30-40%,低端就业机会消失了。在相当程度上,这是结构性失业,扯高失业率,打击消费信心,制造社会矛盾。 其次,中产阶层蒙受打击,中产在萎缩。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对股市的帮助明显大过房市。股价高涨,令社会高端的15%的家庭受益,但是70%主要资产为房地产的中产却得益不多。危机后财富效应的乘数效应,远低过危机前,根源在股市、房市之间的落差。中产阶级收入增长钝化,直接影响消费,间接影响投资与信贷信心。 第三,机会的固化。危机后就业机会少了,创业机会更少了。申请银行信贷难了,依靠资本市场筹资金也难了。在金融市场投机容易,在年代下海开工厂可以成为亿元户,平民可以凭胆识、能力与勤奋向上爬,民间的活力带来国家的活力,国家的活力催生着个人的改变与繁荣,社会由此进步。

实体经济投资则难于上青天。 此类趋势,不仅在发达国家有,在新兴市场国家也有,在中国也是一样,只不过表现形式略有不同。与危机中的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失业率不高,随着农民工进城潮进入尾声,某些行业甚至面临低端劳动力短缺。不过大学生就职难越来越突出,中国白领阶层效率低下,人浮于事,一旦经济出现较大逆转,就业市场的压力可能骤增,甚至不排除类似1997年国企改制后出现的失业潮。 中国人的收入增长是有的,但是物价上涨更快,资产通胀更快。中国社会已以无房族、一房族与多房族为标的分化。哪怕收入增长再快,无房族离拥有自己物业的梦想也渐行渐远。多房族是这轮资产升值的主要得益者,不过身家到底值几何,恐怕要等套现后才知道。中国中产阶层,基本上是一房族。这批人居住无忧,不过实质收入增长有限。 从收入分配与收入前景上看,中国经济目前的最大问题不是失业或房地产,而是机会的固化。年轻人靠自身努力向上爬的机会越来越少,门坎几乎变得难以逾越,屌丝、愤青成为相当普遍的社会符号。 经济学中,有一个盖茨比曲线(The Great Gatsby Curve),以在美国家喻户晓的穷小子盖茨比奋斗史命名。盖茨比为赢得女友芳心而奋力打拼,在经济、社会的漩涡中挣扎,小有成功但最终逃脱不了悲剧的命运。盖茨比故事因今年的一部电影而受到翻炒,其背景是今日机会的固化。 盖茨比曲线的一条由左向右上升的曲线,X轴为基尼系数,即收入分配均匀度,Y轴为代际流动性,即下一代与上一代相比在经济社会地位上发生变化的难易程度。盖茨比曲线的一个重大理论是,收入越不平均的国家,个人的经济社会地位越受其父辈地位的影响,子辈摆脱父辈经济阶层向希望中国的盖茨比们,能够靠自己的能力与创意取得成功,没有父荫也能成功。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