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研究中心

http://t.cn/8sWegl2欢迎参与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的情景分析活动

 
 
 

日志

 
 
关于我

http://t.cn/8s0sQjD 本次模拟利率风险交易行为调查活动暨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模拟盘交易大赛由西南民族大学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利率综合指数期货项目组主办,参与者只需要从自身经济利益和交易偏好出发,扮演一个面临利率风险相关交易者的角色,依据每天公布的模拟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来进行交易,交易的本金和利润皆为虚拟。参赛者只需要填写交易合约和核对交易对账单即可以完成模拟交易,最后的获胜者将按照奖励办法获得奖励,具体奖励办法见附件一,本次活动的目的旨在金融科学研究目的,不属于任何商业性质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新兴市场必有一劫  

2013-10-10 12:32:00|  分类: 新兴市场,流动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实,新兴市场从来没有与发达国家脱钩,尽管新兴国家对发达国家需求的依赖度有所下降(中国因素是主要原因),发达国家的流动性仍是它们跳不出的如来手掌。新兴经济热,根本就是全球超高流动性、超低利率的产物。   一旦美联储打算放缓QE的步伐,潮水退下,裸泳者自然浮现。新兴市场中,有一批高杠杆、高贸易赤字、高财政赤字国家。这些“三高”国家,资金呈收支赤字,需要海外资金不断流入来填补资金短缺。一旦海外货币环境有变,资金外流,则货币供需失衡,汇率下挫,触发更大的恐慌性资金外逃,央行被迫加息来稳定市场情绪,其结果是经济形势迅速恶化,导致更多资金出走避险。   值得一提的是,各国央行在处置资金出走上,均有政策失误。资金外逃初期,它们处在心理否认状态,拒绝承认本国经济有问题,更多指责投机者。当汇率暴贬时,要么推出不合时宜、效果不佳的行政干预,要么大幅加息令本国经济雪上加霜。政策不当,令资金信心更加脆弱,加速资金外流。   当然,尽管“三高”国家可能遭遇资金外逃、股市浴血,笔者暂时还看不到亚洲金融危机式的经济全面崩盘。新兴国家今天的外汇储备已非当年吴下阿蒙,银行体制大体健全,汇率也有浮动空间。短期来看,这是信心危机,而非国际收支危机。联储暂缓tapering,为新兴市场提供了一个喘息的机会,但是风险并未消失,高外汇储备反而给政策制定者一个错觉,以为自身的力量足以抵御风暴,耽误了自主展开结构性改革的机会。   美国的QE退出早晚要开始,估计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流动性的缓慢收紧,势必减少甚至逆转资金流入,国际收支逐步弱化,内需必须收缩,经济基本面转差。同时,不少国家和企业近年趁美元债成本低而大肆举债,进行基建或海外并购。一旦出现利率升、汇率跌的局面,一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声势浩大、长达十年之久的新兴市场热开始散去,危机的阴霾越聚越深。一轮抛售之后,之前汇率狂贬的那些国家近来略有企稳,不过笔者看来那只是风暴之间的平静。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声势浩大、长达十年之久的新兴市场热开始散去,危机的阴霾越聚越深。一轮抛售之后,之前汇率狂贬的那些国家近来略有企稳,不过笔者看来那只是风暴之间的平静。 第三世界,曾是世界的不毛之地,每隔数年便爆出汇率危机、债务危机或军事政变。不过近十年,它们就风光了起来,经济起飞,股市兴旺,2008年的金融危机不仅没有令它们凋零,反而使之变得更强大、更具活力。好事者从BRIC(金砖四国)开始,为新兴市场起下各种名字,编织出一个又一个神话。 三大要素,打造出了新兴市场的神话。首先,生产线转移、产品外包,为以中国为首的一批新兴国家带来了就业。这个罕见的历史性机遇,制造出东亚的腾飞,也为南亚地区经济提供动力,产生出内需。其次,中国需求为大宗商品带来超级牛市,成为拉美和非洲经济的转折点,令它们的经常项目大为改观,由此经济出现生机。第三,全球流动性泛滥,利率降至不可思议的超低水平。低利率使重债国的债务负担大减,热钱涌入使经济建设和消费变得可能。   生产线转移、商品需求热和资金涌入三大要素中,前两个属基本面因素,但是第三个要素资金涌入则属虚火。海外热钱流入令当地货币升值,拉低通货膨胀,央行有空间减息,更多热钱流入本国货币债市,形成自我循环。更有甚者,发达国家央行近年大肆扩张货币发行,但是银行并未将流动性中介至本国企业或个人手中,大量游资涌入新兴市场,炒高了当地的资产价格,推高了当地的借贷水平。   从纯基本面因素看,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结构、生产率并未见明显改善,只是它们的借贷成本由5年前的12%变成5%,分摊到30年的国债上,财政可持续性自然大幅改善,基础建设纷纷上马,内需故事被吹嘘为与发达国家“脱钩”的本钱。   其 第三世界,曾是世界的不毛之地,每隔数年便爆出实,新兴市场从来没有与发达国家脱钩,尽管新兴国家对发达国家需求的依赖度有所下降(中国因素是主要原因),发达国家的流动性仍是它们跳不出的如来手掌。新兴经济热,根本就是全球超高流动性、超低利率的产物。   一旦美联储打算放缓QE的步伐,潮水退下,裸泳者自然浮现。新兴市场中,有一批高杠杆、高贸易赤字、高财政赤字国家。这些“三高”国家,资金呈收支赤字,需要海外资金不断流入来填补资金短缺。一旦海外货币环境有变,资金外流,则货币供需失衡,汇率下挫,触发更大的恐慌性资金外逃,央行被迫加息来稳定市场情绪,其结果是经济形势迅速恶化,导致更多资金出走避险。   值得一提的是,各国央行在处置资金出走上,均有政策失误。资金外逃初期,它们处在心理否认状态,拒绝承认本国经济有问题,更多指责投机者。当汇率暴贬时,要么推出不合时宜、效果不佳的行政干预,要么大幅加息令本国经济雪上加霜。政策不当,令资金信心更加脆弱,加速资金外流。   当然,尽管“三高”国家可能遭遇资金外逃、股市浴血,笔者暂时还看不到亚洲金融危机式的经济全面崩盘。新兴国家今天的外汇储备已非当年吴下阿蒙,银行体制大体健全,汇率也有浮动空间。短期来看,这是信心危机,而非国际收支危机。联储暂缓tapering,为新兴市场提供了一个喘息的机会,但是风险并未消失,高外汇储备反而给政策制定者一个错觉,以为自身的力量足以抵御风暴,耽误了自主展开结构性改革的机会。   美国的QE退出早晚要开始,估计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流动性的缓慢收紧,势必减少甚至逆转资金流入,国际收支逐步弱化,内需必须收缩,经济基本面转差。同时,不少国家和企业近年趁美元债成本低而大肆举债,进行基建或海外并购。一旦出现利率升、汇率跌的局面,一汇率危机、债务危机或军事政变。不过近十年,它们就风光了起来,经济起飞,批企业债务违约只是时间的问题。尽管危机短期不至爆发,新兴市场普遍面临借贷杠杆过高的问题。在去杠杆的收缩中,笔者相信债务危机、经济危机会逐步深化。   纵观战后世界经济史,美元强势下新兴市场例必出事。美国经济复苏、房地产复苏之下,美联储货币政策缓慢收缩势在必行,其结果是美元汇率的持续强势。上一次美元连年走强始于1992年,这个大环境下,墨西哥危机(1995年)、亚洲危机(1997年)、俄罗斯危机(1998年)、阿根廷巴西危机(2001年)先后爆发。   这场全球危机,美国乃始作俑者,却又是赢家。虽然美国先陷入危机,但也率先复苏,危机打残了欧洲,逼疯了日本,现在轮到新兴市场了。笔者认为,新兴市场危机目前只是序曲阶段,一旦全球去杠杆启动并加速,新兴市场会左支右绌,慢慢地陷入泥淖。而且通过需求和流动性两大渠道,新兴市场危机可以彼此传染。美国人又笑到最后。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股市兴旺,2008年的金融危机不仅没有令它们凋零,反而使之变得更强大、更具活力。好事者从BRIC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声势浩大、长达十年之久的新兴市场热开始散去,危机的阴霾越聚越深。一轮抛售之后,之前汇率狂贬的那些国家近来略有企稳,不过笔者看来那只是风暴之间的平静。 第三世界,曾是世界的不毛之地,每隔数年便爆出汇率危机、债务危机或军事政变。不过近十年,它们就风光了起来,经济起飞,股市兴旺,2008年的金融危机不仅没有令它们凋零,反而使之变得更强大、更具活力。好事者从BRIC(金砖四国)开始,为新兴市场起下各种名字,编织出一个又一个神话。 三大要素,打造出了新兴市场的神话。首先,生产线转移、产品外包,为以中国为首的一批新兴国家带来了就业。这个罕见的历史性机遇,制造出东亚的腾飞,也为南亚地区经济提供动力,产生出内需。其次,中国需求为大宗商品带来超级牛市,成为拉美和非洲经济的转折点,令它们的经常项目大为改观,由此经济出现生机。第三,全球流动性泛滥,利率降至不可思议的超低水平。低利率使重债国的债务负担大减,热钱涌入使经济建设和消费变得可能。   生产线转移、商品需求热和资金涌入三大要素中,前两个属基本面因素,但是第三个要素资金涌入则属虚火。海外热钱流入令当地货币升值,拉低通货膨胀,央行有空间减息,更多热钱流入本国货币债市,形成自我循环。更有甚者,发达国家央行近年大肆扩张货币发行,但是银行并未将流动性中介至本国企业或个人手中,大量游资涌入新兴市场,炒高了当地的资产价格,推高了当地的借贷水平。   从纯基本面因素看,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结构、生产率并未见明显改善,只是它们的借贷成本由5年前的12%变成5%,分摊到30年的国债上,财政可持续性自然大幅改善,基础建设纷纷上马,内需故事被吹嘘为与发达国家“脱钩”的本钱。   其金砖四国)开始,为新兴市场起下各种名字,编织出一个又一个神话。

三大要素,打造出了新兴市场的神话。首先,生产线转移、产品外包,为以中国为首的一批新兴国家带来了就业。这个罕见的历史性机遇,制造出东亚的腾飞,也为南亚地区经济提供动力,产生出内需。其次,中国需求为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声势浩大、长达十年之久的新兴市场热开始散去,危机的阴霾越聚越深。一轮抛售之后,之前汇率狂贬的那些国家近来略有企稳,不过笔者看来那只是风暴之间的平静。 第三世界,曾是世界的不毛之地,每隔数年便爆出汇率危机、债务危机或军事政变。不过近十年,它们就风光了起来,经济起飞,股市兴旺,2008年的金融危机不仅没有令它们凋零,反而使之变得更强大、更具活力。好事者从BRIC(金砖四国)开始,为新兴市场起下各种名字,编织出一个又一个神话。 三大要素,打造出了新兴市场的神话。首先,生产线转移、产品外包,为以中国为首的一批新兴国家带来了就业。这个罕见的历史性机遇,制造出东亚的腾飞,也为南亚地区经济提供动力,产生出内需。其次,中国需求为大宗商品带来超级牛市,成为拉美和非洲经济的转折点,令它们的经常项目大为改观,由此经济出现生机。第三,全球流动性泛滥,利率降至不可思议的超低水平。低利率使重债国的债务负担大减,热钱涌入使经济建设和消费变得可能。   生产线转移、商品需求热和资金涌入三大要素中,前两个属基本面因素,但是第三个要素资金涌入则属虚火。海外热钱流入令当地货币升值,拉低通货膨胀,央行有空间减息,更多热钱流入本国货币债市,形成自我循环。更有甚者,发达国家央行近年大肆扩张货币发行,但是银行并未将流动性中介至本国企业或个人手中,大量游资涌入新兴市场,炒高了当地的资产价格,推高了当地的借贷水平。   从纯基本面因素看,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结构、生产率并未见明显改善,只是它们的借贷成本由5年前的12%变成5%,分摊到30年的国债上,财政可持续性自然大幅改善,基础建设纷纷上马,内需故事被吹嘘为与发达国家“脱钩”的本钱。   其大宗商品带来超级牛市,成为拉美和非洲经济的转折点,令它们的经常项目大为改观,由此经济出现生机。第三,全球流动性泛滥,利率降至不可思议的超低水平。低利率使重债国的债务负担大减,热钱涌入使经济建设和消费变得可能。

  生产线转移、商品需求热和资金涌入三大要素中,前两个属基本面因素,但是第三个要素资金涌入则属虚火。海外热钱流入令当地货币升值,拉低通货膨胀,央行有空间减息,更多热钱流入本国货币债市,形成自我循环。更有甚者,发达国家央行近年大肆扩张货币发行,但是银行并未将流动性中介至本国企业或个人手中,大量游资涌入新兴市场,炒高了当地的资产价格,推高了当地的借贷水平。

  从纯基本面因素看,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结构、生产率并未见明显改善,只是它们的借贷成本由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声势浩大、长达十年之久的新兴市场热开始散去,危机的阴霾越聚越深。一轮抛售之后,之前汇率狂贬的那些国家近来略有企稳,不过笔者看来那只是风暴之间的平静。 第三世界,曾是世界的不毛之地,每隔数年便爆出汇率危机、债务危机或军事政变。不过近十年,它们就风光了起来,经济起飞,股市兴旺,2008年的金融危机不仅没有令它们凋零,反而使之变得更强大、更具活力。好事者从BRIC(金砖四国)开始,为新兴市场起下各种名字,编织出一个又一个神话。 三大要素,打造出了新兴市场的神话。首先,生产线转移、产品外包,为以中国为首的一批新兴国家带来了就业。这个罕见的历史性机遇,制造出东亚的腾飞,也为南亚地区经济提供动力,产生出内需。其次,中国需求为大宗商品带来超级牛市,成为拉美和非洲经济的转折点,令它们的经常项目大为改观,由此经济出现生机。第三,全球流动性泛滥,利率降至不可思议的超低水平。低利率使重债国的债务负担大减,热钱涌入使经济建设和消费变得可能。   生产线转移、商品需求热和资金涌入三大要素中,前两个属基本面因素,但是第三个要素资金涌入则属虚火。海外热钱流入令当地货币升值,拉低通货膨胀,央行有空间减息,更多热钱流入本国货币债市,形成自我循环。更有甚者,发达国家央行近年大肆扩张货币发行,但是银行并未将流动性中介至本国企业或个人手中,大量游资涌入新兴市场,炒高了当地的资产价格,推高了当地的借贷水平。   从纯基本面因素看,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结构、生产率并未见明显改善,只是它们的借贷成本由5年前的12%变成5%,分摊到30年的国债上,财政可持续性自然大幅改善,基础建设纷纷上马,内需故事被吹嘘为与发达国家“脱钩”的本钱。   其5年前的12%变成5%实,新兴市场从来没有与发达国家脱钩,尽管新兴国家对发达国家需求的依赖度有所下降(中国因素是主要原因),发达国家的流动性仍是它们跳不出的如来手掌。新兴经济热,根本就是全球超高流动性、超低利率的产物。   一旦美联储打算放缓QE的步伐,潮水退下,裸泳者自然浮现。新兴市场中,有一批高杠杆、高贸易赤字、高财政赤字国家。这些“三高”国家,资金呈收支赤字,需要海外资金不断流入来填补资金短缺。一旦海外货币环境有变,资金外流,则货币供需失衡,汇率下挫,触发更大的恐慌性资金外逃,央行被迫加息来稳定市场情绪,其结果是经济形势迅速恶化,导致更多资金出走避险。   值得一提的是,各国央行在处置资金出走上,均有政策失误。资金外逃初期,它们处在心理否认状态,拒绝承认本国经济有问题,更多指责投机者。当汇率暴贬时,要么推出不合时宜、效果不佳的行政干预,要么大幅加息令本国经济雪上加霜。政策不当,令资金信心更加脆弱,加速资金外流。   当然,尽管“三高”国家可能遭遇资金外逃、股市浴血,笔者暂时还看不到亚洲金融危机式的经济全面崩盘。新兴国家今天的外汇储备已非当年吴下阿蒙,银行体制大体健全,汇率也有浮动空间。短期来看,这是信心危机,而非国际收支危机。联储暂缓tapering,为新兴市场提供了一个喘息的机会,但是风险并未消失,高外汇储备反而给政策制定者一个错觉,以为自身的力量足以抵御风暴,耽误了自主展开结构性改革的机会。   美国的QE退出早晚要开始,估计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流动性的缓慢收紧,势必减少甚至逆转资金流入,国际收支逐步弱化,内需必须收缩,经济基本面转差。同时,不少国家和企业近年趁美元债成本低而大肆举债,进行基建或海外并购。一旦出现利率升、汇率跌的局面,一,分摊到30年的国债上,财政可持续性自然大幅改善,基础建设纷纷上马,内需故事被吹嘘为与发达国家“脱钩”的本钱。

  其实,新兴市场从来没有与发达国家脱钩,尽管新兴国家对发达国家需求的依赖度有所下降(中国因素是主要原因),发达国家的流动性仍是它们跳不出的如来手掌。新兴经济热,根本就是全球超高流动性、超低利率的产物。

  一旦美联储打算放缓QE的步伐,潮水退下,裸泳者自然浮现。新兴市场中,有一批高杠杆、高贸易赤字、高财政赤字国家。这些“三高”国家,资金呈收支赤字,需要海外资金不断流入来填补资金短缺。一旦海外货币环境有变,资金外流,则货币供需失衡,汇率下挫,触发更大的恐慌性资金外逃,央行被迫加息来稳定市场情绪,其结果是经济形势迅速恶化,导致更多资金出走避险。

批企业债务违约只是时间的问题。尽管危机短期不至爆发,新兴市场普遍面临借贷杠杆过高的问题。在去杠杆的收缩中,笔者相信债务危机、经济危机会逐步深化。   纵观战后世界经济史,美元强势下新兴市场例必出事。美国经济复苏、房地产复苏之下,美联储货币政策缓慢收缩势在必行,其结果是美元汇率的持续强势。上一次美元连年走强始于1992年,这个大环境下,墨西哥危机(1995年)、亚洲危机(1997年)、俄罗斯危机(1998年)、阿根廷巴西危机(2001年)先后爆发。   这场全球危机,美国乃始作俑者,却又是赢家。虽然美国先陷入危机,但也率先复苏,危机打残了欧洲,逼疯了日本,现在轮到新兴市场了。笔者认为,新兴市场危机目前只是序曲阶段,一旦全球去杠杆启动并加速,新兴市场会左支右绌,慢慢地陷入泥淖。而且通过需求和流动性两大渠道,新兴市场危机可以彼此传染。美国人又笑到最后。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值得一提的是,各国央行在处置资金出走上,均有政策失误。资金外逃初期,它们处在心理否认状态,拒绝承认本国经济有问题,更多指责投机者。当汇率暴贬时,要么推出不合时宜、效果不佳的行政干预,要么大幅加息令本国经济雪上加霜。政策不当,令资金信心更加脆弱,加速资金外流。

  当然,尽管“三高”国家可能遭遇资金外逃、股市浴血,笔者暂时还看不到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声势浩大、长达十年之久的新兴市场热开始散去,危机的阴霾越聚越深。一轮抛售之后,之前汇率狂贬的那些国家近来略有企稳,不过笔者看来那只是风暴之间的平静。 第三世界,曾是世界的不毛之地,每隔数年便爆出汇率危机、债务危机或军事政变。不过近十年,它们就风光了起来,经济起飞,股市兴旺,2008年的金融危机不仅没有令它们凋零,反而使之变得更强大、更具活力。好事者从BRIC(金砖四国)开始,为新兴市场起下各种名字,编织出一个又一个神话。 三大要素,打造出了新兴市场的神话。首先,生产线转移、产品外包,为以中国为首的一批新兴国家带来了就业。这个罕见的历史性机遇,制造出东亚的腾飞,也为南亚地区经济提供动力,产生出内需。其次,中国需求为大宗商品带来超级牛市,成为拉美和非洲经济的转折点,令它们的经常项目大为改观,由此经济出现生机。第三,全球流动性泛滥,利率降至不可思议的超低水平。低利率使重债国的债务负担大减,热钱涌入使经济建设和消费变得可能。   生产线转移、商品需求热和资金涌入三大要素中,前两个属基本面因素,但是第三个要素资金涌入则属虚火。海外热钱流入令当地货币升值,拉低通货膨胀,央行有空间减息,更多热钱流入本国货币债市,形成自我循环。更有甚者,发达国家央行近年大肆扩张货币发行,但是银行并未将流动性中介至本国企业或个人手中,大量游资涌入新兴市场,炒高了当地的资产价格,推高了当地的借贷水平。   从纯基本面因素看,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结构、生产率并未见明显改善,只是它们的借贷成本由5年前的12%变成5%,分摊到30年的国债上,财政可持续性自然大幅改善,基础建设纷纷上马,内需故事被吹嘘为与发达国家“脱钩”的本钱。   其亚洲金融实,新兴市场从来没有与发达国家脱钩,尽管新兴国家对发达国家需求的依赖度有所下降(中国因素是主要原因),发达国家的流动性仍是它们跳不出的如来手掌。新兴经济热,根本就是全球超高流动性、超低利率的产物。   一旦美联储打算放缓QE的步伐,潮水退下,裸泳者自然浮现。新兴市场中,有一批高杠杆、高贸易赤字、高财政赤字国家。这些“三高”国家,资金呈收支赤字,需要海外资金不断流入来填补资金短缺。一旦海外货币环境有变,资金外流,则货币供需失衡,汇率下挫,触发更大的恐慌性资金外逃,央行被迫加息来稳定市场情绪,其结果是经济形势迅速恶化,导致更多资金出走避险。   值得一提的是,各国央行在处置资金出走上,均有政策失误。资金外逃初期,它们处在心理否认状态,拒绝承认本国经济有问题,更多指责投机者。当汇率暴贬时,要么推出不合时宜、效果不佳的行政干预,要么大幅加息令本国经济雪上加霜。政策不当,令资金信心更加脆弱,加速资金外流。   当然,尽管“三高”国家可能遭遇资金外逃、股市浴血,笔者暂时还看不到亚洲金融危机式的经济全面崩盘。新兴国家今天的外汇储备已非当年吴下阿蒙,银行体制大体健全,汇率也有浮动空间。短期来看,这是信心危机,而非国际收支危机。联储暂缓tapering,为新兴市场提供了一个喘息的机会,但是风险并未消失,高外汇储备反而给政策制定者一个错觉,以为自身的力量足以抵御风暴,耽误了自主展开结构性改革的机会。   美国的QE退出早晚要开始,估计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流动性的缓慢收紧,势必减少甚至逆转资金流入,国际收支逐步弱化,内需必须收缩,经济基本面转差。同时,不少国家和企业近年趁美元债成本低而大肆举债,进行基建或海外并购。一旦出现利率升、汇率跌的局面,一危机式的经济全面崩盘。新兴国家今天的外汇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声势浩大、长达十年之久的新兴市场热开始散去,危机的阴霾越聚越深。一轮抛售之后,之前汇率狂贬的那些国家近来略有企稳,不过笔者看来那只是风暴之间的平静。 第三世界,曾是世界的不毛之地,每隔数年便爆出汇率危机、债务危机或军事政变。不过近十年,它们就风光了起来,经济起飞,股市兴旺,2008年的金融危机不仅没有令它们凋零,反而使之变得更强大、更具活力。好事者从BRIC(金砖四国)开始,为新兴市场起下各种名字,编织出一个又一个神话。 三大要素,打造出了新兴市场的神话。首先,生产线转移、产品外包,为以中国为首的一批新兴国家带来了就业。这个罕见的历史性机遇,制造出东亚的腾飞,也为南亚地区经济提供动力,产生出内需。其次,中国需求为大宗商品带来超级牛市,成为拉美和非洲经济的转折点,令它们的经常项目大为改观,由此经济出现生机。第三,全球流动性泛滥,利率降至不可思议的超低水平。低利率使重债国的债务负担大减,热钱涌入使经济建设和消费变得可能。   生产线转移、商品需求热和资金涌入三大要素中,前两个属基本面因素,但是第三个要素资金涌入则属虚火。海外热钱流入令当地货币升值,拉低通货膨胀,央行有空间减息,更多热钱流入本国货币债市,形成自我循环。更有甚者,发达国家央行近年大肆扩张货币发行,但是银行并未将流动性中介至本国企业或个人手中,大量游资涌入新兴市场,炒高了当地的资产价格,推高了当地的借贷水平。   从纯基本面因素看,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结构、生产率并未见明显改善,只是它们的借贷成本由5年前的12%变成5%,分摊到30年的国债上,财政可持续性自然大幅改善,基础建设纷纷上马,内需故事被吹嘘为与发达国家“脱钩”的本钱。   其储备已非当年吴下阿蒙,银行体制大体健全,汇率也有浮动空间。短期来看,这是信心危机,而非国际收支危机。联储暂缓tapering,为新兴市场提供了一个喘息的机会,但是风险并未消失,高外汇储备反而给政策制定者一个错觉,以为自身的力量足以抵御风暴,耽误了自主展开结构性改革的机会。

  美国的QE退出早晚要开始,估计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流动性的缓慢收紧,势必减少甚至逆转资金流入,国际收支逐步弱化,内需必须收缩,经济基本面转差。同时,不少国家和企业近年趁实,新兴市场从来没有与发达国家脱钩,尽管新兴国家对发达国家需求的依赖度有所下降(中国因素是主要原因),发达国家的流动性仍是它们跳不出的如来手掌。新兴经济热,根本就是全球超高流动性、超低利率的产物。   一旦美联储打算放缓QE的步伐,潮水退下,裸泳者自然浮现。新兴市场中,有一批高杠杆、高贸易赤字、高财政赤字国家。这些“三高”国家,资金呈收支赤字,需要海外资金不断流入来填补资金短缺。一旦海外货币环境有变,资金外流,则货币供需失衡,汇率下挫,触发更大的恐慌性资金外逃,央行被迫加息来稳定市场情绪,其结果是经济形势迅速恶化,导致更多资金出走避险。   值得一提的是,各国央行在处置资金出走上,均有政策失误。资金外逃初期,它们处在心理否认状态,拒绝承认本国经济有问题,更多指责投机者。当汇率暴贬时,要么推出不合时宜、效果不佳的行政干预,要么大幅加息令本国经济雪上加霜。政策不当,令资金信心更加脆弱,加速资金外流。   当然,尽管“三高”国家可能遭遇资金外逃、股市浴血,笔者暂时还看不到亚洲金融危机式的经济全面崩盘。新兴国家今天的外汇储备已非当年吴下阿蒙,银行体制大体健全,汇率也有浮动空间。短期来看,这是信心危机,而非国际收支危机。联储暂缓tapering,为新兴市场提供了一个喘息的机会,但是风险并未消失,高外汇储备反而给政策制定者一个错觉,以为自身的力量足以抵御风暴,耽误了自主展开结构性改革的机会。   美国的QE退出早晚要开始,估计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流动性的缓慢收紧,势必减少甚至逆转资金流入,国际收支逐步弱化,内需必须收缩,经济基本面转差。同时,不少国家和企业近年趁美元债成本低而大肆举债,进行基建或海外并购。一旦出现利率升、汇率跌的局面,一美元债成本低而大肆举债,进行基建或海外并购。一旦出现利率升、汇率跌的局面,一批企业债务违约只是时间的问题。尽管危机短期不至爆发,新兴市场普遍面临借贷杠杆过高的问题。在去杠杆的收缩中,笔者相信债务危机、经济危机会逐步深化。

实,新兴市场从来没有与发达国家脱钩,尽管新兴国家对发达国家需求的依赖度有所下降(中国因素是主要原因),发达国家的流动性仍是它们跳不出的如来手掌。新兴经济热,根本就是全球超高流动性、超低利率的产物。   一旦美联储打算放缓QE的步伐,潮水退下,裸泳者自然浮现。新兴市场中,有一批高杠杆、高贸易赤字、高财政赤字国家。这些“三高”国家,资金呈收支赤字,需要海外资金不断流入来填补资金短缺。一旦海外货币环境有变,资金外流,则货币供需失衡,汇率下挫,触发更大的恐慌性资金外逃,央行被迫加息来稳定市场情绪,其结果是经济形势迅速恶化,导致更多资金出走避险。   值得一提的是,各国央行在处置资金出走上,均有政策失误。资金外逃初期,它们处在心理否认状态,拒绝承认本国经济有问题,更多指责投机者。当汇率暴贬时,要么推出不合时宜、效果不佳的行政干预,要么大幅加息令本国经济雪上加霜。政策不当,令资金信心更加脆弱,加速资金外流。   当然,尽管“三高”国家可能遭遇资金外逃、股市浴血,笔者暂时还看不到亚洲金融危机式的经济全面崩盘。新兴国家今天的外汇储备已非当年吴下阿蒙,银行体制大体健全,汇率也有浮动空间。短期来看,这是信心危机,而非国际收支危机。联储暂缓tapering,为新兴市场提供了一个喘息的机会,但是风险并未消失,高外汇储备反而给政策制定者一个错觉,以为自身的力量足以抵御风暴,耽误了自主展开结构性改革的机会。   美国的QE退出早晚要开始,估计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流动性的缓慢收紧,势必减少甚至逆转资金流入,国际收支逐步弱化,内需必须收缩,经济基本面转差。同时,不少国家和企业近年趁美元债成本低而大肆举债,进行基建或海外并购。一旦出现利率升、汇率跌的局面,一

  纵观战后世界经济史,美元强势下新兴市场例必出事。美国经济复苏、房地产复苏之下,美联储货币政策缓慢收缩势在必行,其结果是美元汇率的持续强势。上一次美元连年走强始于1992年,这个大环境下,墨西哥危机(1995年)、亚洲危机(1997年)、俄罗斯危机(1998年)、阿根廷/巴西危机(2001年)先后爆发。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声势浩大、长达十年之久的新兴市场热开始散去,危机的阴霾越聚越深。一轮抛售之后,之前汇率狂贬的那些国家近来略有企稳,不过笔者看来那只是风暴之间的平静。 第三世界,曾是世界的不毛之地,每隔数年便爆出汇率危机、债务危机或军事政变。不过近十年,它们就风光了起来,经济起飞,股市兴旺,2008年的金融危机不仅没有令它们凋零,反而使之变得更强大、更具活力。好事者从BRIC(金砖四国)开始,为新兴市场起下各种名字,编织出一个又一个神话。 三大要素,打造出了新兴市场的神话。首先,生产线转移、产品外包,为以中国为首的一批新兴国家带来了就业。这个罕见的历史性机遇,制造出东亚的腾飞,也为南亚地区经济提供动力,产生出内需。其次,中国需求为大宗商品带来超级牛市,成为拉美和非洲经济的转折点,令它们的经常项目大为改观,由此经济出现生机。第三,全球流动性泛滥,利率降至不可思议的超低水平。低利率使重债国的债务负担大减,热钱涌入使经济建设和消费变得可能。   生产线转移、商品需求热和资金涌入三大要素中,前两个属基本面因素,但是第三个要素资金涌入则属虚火。海外热钱流入令当地货币升值,拉低通货膨胀,央行有空间减息,更多热钱流入本国货币债市,形成自我循环。更有甚者,发达国家央行近年大肆扩张货币发行,但是银行并未将流动性中介至本国企业或个人手中,大量游资涌入新兴市场,炒高了当地的资产价格,推高了当地的借贷水平。   从纯基本面因素看,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结构、生产率并未见明显改善,只是它们的借贷成本由5年前的12%变成5%,分摊到30年的国债上,财政可持续性自然大幅改善,基础建设纷纷上马,内需故事被吹嘘为与发达国家“脱钩”的本钱。   其

  这场全球危机,美国乃始作俑者,却又是赢家。虽然美国先陷入危机,但也率先复苏,危机打残了欧洲,逼疯了日本,现在轮到新兴市场了。笔者认为,新兴市场危机目前只是序曲阶段,一旦全球去杠杆启动并加速,新兴市场会左支右绌,慢慢地陷入泥淖。而且通过需求和流动性两大渠道,新兴市场危机可以彼此传染。美国人又笑到最后。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