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研究中心

http://t.cn/8sWegl2欢迎参与利率综合指数期货的情景分析活动

 
 
 

日志

 
 
关于我

http://t.cn/8s0sQjD 本次模拟利率风险交易行为调查活动暨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模拟盘交易大赛由西南民族大学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利率综合指数期货项目组主办,参与者只需要从自身经济利益和交易偏好出发,扮演一个面临利率风险相关交易者的角色,依据每天公布的模拟利率综合指数期货来进行交易,交易的本金和利润皆为虚拟。参赛者只需要填写交易合约和核对交易对账单即可以完成模拟交易,最后的获胜者将按照奖励办法获得奖励,具体奖励办法见附件一,本次活动的目的旨在金融科学研究目的,不属于任何商业性质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SHIBOR上升的背后  

2013-10-31 12:48:00|  分类: shibor,利率,货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就是央行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改变了,目标不再是“教训银行”,而在于稳定市场 。 不过,撇开短期市场的起伏和央行的操作不谈,笔者认为中国经济的货币环境已经在改变。六月份“钱荒”乃信贷大环境由宽松走向收缩的分水岭。银行的风险意识和借贷意识已经改变,影子银行的集资能力已经改变。只是目前体系内流动性十分充沛,央行抽取流动性又十分温和,经济和市场一时感受不到资金的压力,不过货币环境和央行政策已在悄悄收紧。一叶知秋。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SHIBOR(上海银行间拆借利率)又升了,而且升了足足一个星期,勾起人们对月份钱荒SHIBOR(上海银行间拆借利率)又升了,而且升了足足一个星期,勾起人们对六月份“钱荒”的回忆,勾起对金融稳定的担忧。 当中国人民银行连续几次不进行逆回购、不向银行体系注入流动性时,货币市场交易员开始担心中国的货币政策开始收紧,银行囤积银根。甚至10月29日央行重新进行逆回购,也无法阻止银行间利率的上扬脚步。 首先,10月29日隔夜拆息为4.45%,高过今年平均的2.5%,但是远不及六月份钱荒时25%那么夸张。一周期拆息利率为5.3%,高过今年平均的3.3%,但是远不及六月高峰期的7.6%。目前市场有担心,资金也偏紧,但是未到恐慌的地步。再者,六月份时有个别银行在拆借市场违约或近似违约,交易对手风险飙升,目前还没有见到类似的信用风险。 其实,将过去几年的一周银行间利率和七天掉期利率的曲线,按月份排列,然后叠放在一起,可以看到每年十月份末均会出现一次上扬,今年较往年略高,但不的回忆,勾起对金融稳定的担忧。  

同,就是央行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改变了,目标不再是“教训银行”,而在于稳定市场 。 不过,撇开短期市场的起伏和央行的操作不谈,笔者认为中国经济的货币环境已经在改变。六月份“钱荒”乃信贷大环境由宽松走向收缩的分水岭。银行的风险意识和借贷意识已经改变,影子银行的集资能力已经改变。只是目前体系内流动性十分充沛,央行抽取流动性又十分温和,经济和市场一时感受不到资金的压力,不过货币环境和央行政策已在悄悄收紧。一叶知秋。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当中国人民银行连续几次不进行逆回购、不银行体系注入流动性时,货币市场交易员开始担心中国的货币政策开始收紧,银行囤积银根。甚至1029日央行重新进行逆回购,也无法阻止银行间利率的上扬脚步。 

过分,甚至不算最高。换言之,十月份是缴税高峰期之一,企业将税金纳上,财政部尚未将资金存回银行,体系内资金便有一段真空期。和农历新年、半年度审计一样,十月份一般有季节性的短期利率上抽,不久便会回落。 市场的担心是,人民银行停止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注入流动性(10月21日那周净回收980亿元),意味着货币政策趋紧。的确货币政策在慢慢收紧,但央行暂停逆回购并非其中的一部分。九月份外汇储备大幅上升,表明热钱流入加快,央行没有必要向市场进一步添加银根。 事实上,中国人民银行此刻并不想抽紧银根。三中全会召开在即,经济稳定、金融稳定乃头等大事,央行不会在此刻玩火。它于10月29日重开逆回购便是最好的例证。尽管没有政策上的需要,人民银行也象征性地注入了一点流动性,试图安抚市场情绪。笔者认为,央行短期内还会进一步透过公开市场操作及其他手段来实现金融“维稳”。目前SHIBOR上扬与六月份情况的根本不 首先,1029日隔夜拆息过分,甚至不算最高。换言之,十月份是缴税高峰期之一,企业将税金纳上,财政部尚未将资金存回银行,体系内资金便有一段真空期。和农历新年、半年度审计一样,十月份一般有季节性的短期利率上抽,不久便会回落。 市场的担心是,人民银行停止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注入流动性(10月21日那周净回收980亿元),意味着货币政策趋紧。的确货币政策在慢慢收紧,但央行暂停逆回购并非其中的一部分。九月份外汇储备大幅上升,表明热钱流入加快,央行没有必要向市场进一步添加银根。 事实上,中国人民银行此刻并不想抽紧银根。三中全会召开在即,经济稳定、金融稳定乃头等大事,央行不会在此刻玩火。它于10月29日重开逆回购便是最好的例证。尽管没有政策上的需要,人民银行也象征性地注入了一点流动性,试图安抚市场情绪。笔者认为,央行短期内还会进一步透过公开市场操作及其他手段来实现金融“维稳”。目前SHIBOR上扬与六月份情况的根本不4.45%,高过今年平均的2.5%,但是远不及六月份钱荒时25%过分,甚至不算最高。换言之,十月份是缴税高峰期之一,企业将税金纳上,财政部尚未将资金存回银行,体系内资金便有一段真空期。和农历新年、半年度审计一样,十月份一般有季节性的短期利率上抽,不久便会回落。 市场的担心是,人民银行停止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注入流动性(10月21日那周净回收980亿元),意味着货币政策趋紧。的确货币政策在慢慢收紧,但央行暂停逆回购并非其中的一部分。九月份外汇储备大幅上升,表明热钱流入加快,央行没有必要向市场进一步添加银根。 事实上,中国人民银行此刻并不想抽紧银根。三中全会召开在即,经济稳定、金融稳定乃头等大事,央行不会在此刻玩火。它于10月29日重开逆回购便是最好的例证。尽管没有政策上的需要,人民银行也象征性地注入了一点流动性,试图安抚市场情绪。笔者认为,央行短期内还会进一步透过公开市场操作及其他手段来实现金融“维稳”。目前SHIBOR上扬与六月份情况的根本不那么夸张。一周期拆息利率为5.3%,高过今年平均的3.3%,但是远不及六月高峰期的SHIBOR(上海银行间拆借利率)又升了,而且升了足足一个星期,勾起人们对六月份“钱荒”的回忆,勾起对金融稳定的担忧。 当中国人民银行连续几次不进行逆回购、不向银行体系注入流动性时,货币市场交易员开始担心中国的货币政策开始收紧,银行囤积银根。甚至10月29日央行重新进行逆回购,也无法阻止银行间利率的上扬脚步。 首先,10月29日隔夜拆息为4.45%,高过今年平均的2.5%,但是远不及六月份钱荒时25%那么夸张。一周期拆息利率为5.3%,高过今年平均的3.3%,但是远不及六月高峰期的7.6%。目前市场有担心,资金也偏紧,但是未到恐慌的地步。再者,六月份时有个别银行在拆借市场违约或近似违约,交易对手风险飙升,目前还没有见到类似的信用风险。 其实,将过去几年的一周银行间利率和七天掉期利率的曲线,按月份排列,然后叠放在一起,可以看到每年十月份末均会出现一次上扬,今年较往年略高,但不7.6%。目前市场有担心,资金也偏紧,但是未到恐慌的地步。再者,六月份时有个别银行在拆借市场违约或近似违约,交易对手风险飙升,目前还没有见到类似的信用风险。同,就是央行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改变了,目标不再是“教训银行”,而在于稳定市场 。 不过,撇开短期市场的起伏和央行的操作不谈,笔者认为中国经济的货币环境已经在改变。六月份“钱荒”乃信贷大环境由宽松走向收缩的分水岭。银行的风险意识和借贷意识已经改变,影子银行的集资能力已经改变。只是目前体系内流动性十分充沛,央行抽取流动性又十分温和,经济和市场一时感受不到资金的压力,不过货币环境和央行政策已在悄悄收紧。一叶知秋。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SHIBOR(上海银行间拆借利率)又升了,而且升了足足一个星期,勾起人们对六月份“钱荒”的回忆,勾起对金融稳定的担忧。 当中国人民银行连续几次不进行逆回购、不向银行体系注入流动性时,货币市场交易员开始担心中国的货币政策开始收紧,银行囤积银根。甚至10月29日央行重新进行逆回购,也无法阻止银行间利率的上扬脚步。 首先,10月29日隔夜拆息为4.45%,高过今年平均的2.5%,但是远不及六月份钱荒时25%那么夸张。一周期拆息利率为5.3%,高过今年平均的3.3%,但是远不及六月高峰期的7.6%。目前市场有担心,资金也偏紧,但是未到恐慌的地步。再者,六月份时有个别银行在拆借市场违约或近似违约,交易对手风险飙升,目前还没有见到类似的信用风险。 其实,将过去几年的一周银行间利率和七天掉期利率的曲线,按月份排列,然后叠放在一起,可以看到每年十月份末均会出现一次上扬,今年较往年略高,但不 其实,将过去几年的一周银行间利率和七天掉期利率的曲线,按月份排列,然后叠放在一起,可以看到每年十月份末均会出现一次上扬,今年较往年略高,但不过分,甚至不算最高。换言之,十月份是缴税高峰期之一,企业将税金纳上,财政部尚未将资金存回银行,体系内资金便有一段真空期。和农历新年、半年度审计一样,十月份一般有季节性的短期利率上,不久便会回落。 

过分,甚至不算最高。换言之,十月份是缴税高峰期之一,企业将税金纳上,财政部尚未将资金存回银行,体系内资金便有一段真空期。和农历新年、半年度审计一样,十月份一般有季节性的短期利率上抽,不久便会回落。 市场的担心是,人民银行停止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注入流动性(10月21日那周净回收980亿元),意味着货币政策趋紧。的确货币政策在慢慢收紧,但央行暂停逆回购并非其中的一部分。九月份外汇储备大幅上升,表明热钱流入加快,央行没有必要向市场进一步添加银根。 事实上,中国人民银行此刻并不想抽紧银根。三中全会召开在即,经济稳定、金融稳定乃头等大事,央行不会在此刻玩火。它于10月29日重开逆回购便是最好的例证。尽管没有政策上的需要,人民银行也象征性地注入了一点流动性,试图安抚市场情绪。笔者认为,央行短期内还会进一步透过公开市场操作及其他手段来实现金融“维稳”。目前SHIBOR上扬与六月份情况的根本不

市场的担心是,人民银行停止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注入流动性(1021日那周净回收980过分,甚至不算最高。换言之,十月份是缴税高峰期之一,企业将税金纳上,财政部尚未将资金存回银行,体系内资金便有一段真空期。和农历新年、半年度审计一样,十月份一般有季节性的短期利率上抽,不久便会回落。 市场的担心是,人民银行停止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注入流动性(10月21日那周净回收980亿元),意味着货币政策趋紧。的确货币政策在慢慢收紧,但央行暂停逆回购并非其中的一部分。九月份外汇储备大幅上升,表明热钱流入加快,央行没有必要向市场进一步添加银根。 事实上,中国人民银行此刻并不想抽紧银根。三中全会召开在即,经济稳定、金融稳定乃头等大事,央行不会在此刻玩火。它于10月29日重开逆回购便是最好的例证。尽管没有政策上的需要,人民银行也象征性地注入了一点流动性,试图安抚市场情绪。笔者认为,央行短期内还会进一步透过公开市场操作及其他手段来实现金融“维稳”。目前SHIBOR上扬与六月份情况的根本不亿元),意味着货币政策趋紧。的确货币政策在慢慢收紧,但央行暂停逆回购并非其中的一部分。九月份外汇储备大幅上升,表明同,就是央行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改变了,目标不再是“教训银行”,而在于稳定市场 。 不过,撇开短期市场的起伏和央行的操作不谈,笔者认为中国经济的货币环境已经在改变。六月份“钱荒”乃信贷大环境由宽松走向收缩的分水岭。银行的风险意识和借贷意识已经改变,影子银行的集资能力已经改变。只是目前体系内流动性十分充沛,央行抽取流动性又十分温和,经济和市场一时感受不到资金的压力,不过货币环境和央行政策已在悄悄收紧。一叶知秋。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热钱流入加快,央行没有必要向市场进一步添加银根。 

SHIBOR(上海银行间拆借利率)又升了,而且升了足足一个星期,勾起人们对六月份“钱荒”的回忆,勾起对金融稳定的担忧。 当中国人民银行连续几次不进行逆回购、不向银行体系注入流动性时,货币市场交易员开始担心中国的货币政策开始收紧,银行囤积银根。甚至10月29日央行重新进行逆回购,也无法阻止银行间利率的上扬脚步。 首先,10月29日隔夜拆息为4.45%,高过今年平均的2.5%,但是远不及六月份钱荒时25%那么夸张。一周期拆息利率为5.3%,高过今年平均的3.3%,但是远不及六月高峰期的7.6%。目前市场有担心,资金也偏紧,但是未到恐慌的地步。再者,六月份时有个别银行在拆借市场违约或近似违约,交易对手风险飙升,目前还没有见到类似的信用风险。 其实,将过去几年的一周银行间利率和七天掉期利率的曲线,按月份排列,然后叠放在一起,可以看到每年十月份末均会出现一次上扬,今年较往年略高,但不

事实上,中国人民银行此刻并不想抽紧银根。三中全会召开在即,经济稳定、金融稳定乃头等大事,央行不会在此刻玩火。它于1029重开逆回购便是最好的例证。尽管没有政策上的需要,人民银行同,就是央行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改变了,目标不再是“教训银行”,而在于稳定市场 。 不过,撇开短期市场的起伏和央行的操作不谈,笔者认为中国经济的货币环境已经在改变。六月份“钱荒”乃信贷大环境由宽松走向收缩的分水岭。银行的风险意识和借贷意识已经改变,影子银行的集资能力已经改变。只是目前体系内流动性十分充沛,央行抽取流动性又十分温和,经济和市场一时感受不到资金的压力,不过货币环境和央行政策已在悄悄收紧。一叶知秋。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象征性同,就是央行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改变了,目标不再是“教训银行”,而在于稳定市场 。 不过,撇开短期市场的起伏和央行的操作不谈,笔者认为中国经济的货币环境已经在改变。六月份“钱荒”乃信贷大环境由宽松走向收缩的分水岭。银行的风险意识和借贷意识已经改变,影子银行的集资能力已经改变。只是目前体系内流动性十分充沛,央行抽取流动性又十分温和,经济和市场一时感受不到资金的压力,不过货币环境和央行政策已在悄悄收紧。一叶知秋。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注入了一点流动性,试图安抚市场情绪。笔者认为,央行短期内还会进一步透过公开市场操作过分,甚至不算最高。换言之,十月份是缴税高峰期之一,企业将税金纳上,财政部尚未将资金存回银行,体系内资金便有一段真空期。和农历新年、半年度审计一样,十月份一般有季节性的短期利率上抽,不久便会回落。 市场的担心是,人民银行停止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注入流动性(10月21日那周净回收980亿元),意味着货币政策趋紧。的确货币政策在慢慢收紧,但央行暂停逆回购并非其中的一部分。九月份外汇储备大幅上升,表明热钱流入加快,央行没有必要向市场进一步添加银根。 事实上,中国人民银行此刻并不想抽紧银根。三中全会召开在即,经济稳定、金融稳定乃头等大事,央行不会在此刻玩火。它于10月29日重开逆回购便是最好的例证。尽管没有政策上的需要,人民银行也象征性地注入了一点流动性,试图安抚市场情绪。笔者认为,央行短期内还会进一步透过公开市场操作及其他手段来实现金融“维稳”。目前SHIBOR上扬与六月份情况的根本不及其他手段来实现金融维稳。目前过分,甚至不算最高。换言之,十月份是缴税高峰期之一,企业将税金纳上,财政部尚未将资金存回银行,体系内资金便有一段真空期。和农历新年、半年度审计一样,十月份一般有季节性的短期利率上抽,不久便会回落。 市场的担心是,人民银行停止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注入流动性(10月21日那周净回收980亿元),意味着货币政策趋紧。的确货币政策在慢慢收紧,但央行暂停逆回购并非其中的一部分。九月份外汇储备大幅上升,表明热钱流入加快,央行没有必要向市场进一步添加银根。 事实上,中国人民银行此刻并不想抽紧银根。三中全会召开在即,经济稳定、金融稳定乃头等大事,央行不会在此刻玩火。它于10月29日重开逆回购便是最好的例证。尽管没有政策上的需要,人民银行也象征性地注入了一点流动性,试图安抚市场情绪。笔者认为,央行短期内还会进一步透过公开市场操作及其他手段来实现金融“维稳”。目前SHIBOR上扬与六月份情况的根本不SHIBOR上扬与六月份情况的SHIBOR(上海银行间拆借利率)又升了,而且升了足足一个星期,勾起人们对六月份“钱荒”的回忆,勾起对金融稳定的担忧。 当中国人民银行连续几次不进行逆回购、不向银行体系注入流动性时,货币市场交易员开始担心中国的货币政策开始收紧,银行囤积银根。甚至10月29日央行重新进行逆回购,也无法阻止银行间利率的上扬脚步。 首先,10月29日隔夜拆息为4.45%,高过今年平均的2.5%,但是远不及六月份钱荒时25%那么夸张。一周期拆息利率为5.3%,高过今年平均的3.3%,但是远不及六月高峰期的7.6%。目前市场有担心,资金也偏紧,但是未到恐慌的地步。再者,六月份时有个别银行在拆借市场违约或近似违约,交易对手风险飙升,目前还没有见到类似的信用风险。 其实,将过去几年的一周银行间利率和七天掉期利率的曲线,按月份排列,然后叠放在一起,可以看到每年十月份末均会出现一次上扬,今年较往年略高,但不根本不同,就是央行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改变了,目标不再是“教训银行”,而在于稳定市场  

SHIBOR(上海银行间拆借利率)又升了,而且升了足足一个星期,勾起人们对六月份“钱荒”的回忆,勾起对金融稳定的担忧。 当中国人民银行连续几次不进行逆回购、不向银行体系注入流动性时,货币市场交易员开始担心中国的货币政策开始收紧,银行囤积银根。甚至10月29日央行重新进行逆回购,也无法阻止银行间利率的上扬脚步。 首先,10月29日隔夜拆息为4.45%,高过今年平均的2.5%,但是远不及六月份钱荒时25%那么夸张。一周期拆息利率为5.3%,高过今年平均的3.3%,但是远不及六月高峰期的7.6%。目前市场有担心,资金也偏紧,但是未到恐慌的地步。再者,六月份时有个别银行在拆借市场违约或近似违约,交易对手风险飙升,目前还没有见到类似的信用风险。 其实,将过去几年的一周银行间利率和七天掉期利率的曲线,按月份排列,然后叠放在一起,可以看到每年十月份末均会出现一次上扬,今年较往年略高,但不

SHIBOR(上海银行间拆借利率)又升了,而且升了足足一个星期,勾起人们对六月份“钱荒”的回忆,勾起对金融稳定的担忧。 当中国人民银行连续几次不进行逆回购、不向银行体系注入流动性时,货币市场交易员开始担心中国的货币政策开始收紧,银行囤积银根。甚至10月29日央行重新进行逆回购,也无法阻止银行间利率的上扬脚步。 首先,10月29日隔夜拆息为4.45%,高过今年平均的2.5%,但是远不及六月份钱荒时25%那么夸张。一周期拆息利率为5.3%,高过今年平均的3.3%,但是远不及六月高峰期的7.6%。目前市场有担心,资金也偏紧,但是未到恐慌的地步。再者,六月份时有个别银行在拆借市场违约或近似违约,交易对手风险飙升,目前还没有见到类似的信用风险。 其实,将过去几年的一周银行间利率和七天掉期利率的曲线,按月份排列,然后叠放在一起,可以看到每年十月份末均会出现一次上扬,今年较往年略高,但不 不过,撇开短期市场的起伏和央行的操作不谈,笔者认为中国经济的货币环境已经在改变。六月份钱荒乃信贷大环境由宽松SHIBOR(上海银行间拆借利率)又升了,而且升了足足一个星期,勾起人们对六月份“钱荒”的回忆,勾起对金融稳定的担忧。 当中国人民银行连续几次不进行逆回购、不向银行体系注入流动性时,货币市场交易员开始担心中国的货币政策开始收紧,银行囤积银根。甚至10月29日央行重新进行逆回购,也无法阻止银行间利率的上扬脚步。 首先,10月29日隔夜拆息为4.45%,高过今年平均的2.5%,但是远不及六月份钱荒时25%那么夸张。一周期拆息利率为5.3%,高过今年平均的3.3%,但是远不及六月高峰期的7.6%。目前市场有担心,资金也偏紧,但是未到恐慌的地步。再者,六月份时有个别银行在拆借市场违约或近似违约,交易对手风险飙升,目前还没有见到类似的信用风险。 其实,将过去几年的一周银行间利率和七天掉期利率的曲线,按月份排列,然后叠放在一起,可以看到每年十月份末均会出现一次上扬,今年较往年略高,但不向收缩的分水岭。银行的风险意识和借贷意识已经改变,影子银行的集资能力已经改变。只是目前体系内流动性十分充沛,央行抽取流动性又十分温和,经济和市场一时感受不到资金的压力,不过货币环境和央行政策已在悄悄收紧知秋。

 

同,就是央行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改变了,目标不再是“教训银行”,而在于稳定市场 。 不过,撇开短期市场的起伏和央行的操作不谈,笔者认为中国经济的货币环境已经在改变。六月份“钱荒”乃信贷大环境由宽松走向收缩的分水岭。银行的风险意识和借贷意识已经改变,影子银行的集资能力已经改变。只是目前体系内流动性十分充沛,央行抽取流动性又十分温和,经济和市场一时感受不到资金的压力,不过货币环境和央行政策已在悄悄收紧。一叶知秋。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